李修缘:“要去屠龙的是你吧?计划覆灭反叛联盟的是你吧?要覆灭烛龙的也是你吧?你知道这背后要做多少工作么?你就只动动嘴皮子,这些事还不得我去下令安排。?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

    萧何:“我去,反派联盟貌似是你的事儿吧,烛龙是天魔殿的势力,不该你管?我帮你你还要我背锅......那你安排得怎样了?”

    李修缘:“差不多了,烛龙那边由于接下了我皇室的单子,不可能违约,为了杀掉反叛联盟的朱雀和良葛廖,烛龙也是损失惨重,五大暗魁死了一个,金牌杀手死了七个,银牌铜牌杀手就没有统计了。”

    萧何:“现在,反叛联盟可以说已经名存实亡了,各大反叛势力的当家都已经没了,剩下的军队没了脑,迟早也是要完蛋的,帝释天虽然手段非凡,但是他现在被屠龙一事拖住心神,没那么多精力来管这些了。”

    “臭小子,朕的椅子你都敢坐!”

    李修缘甩了甩衣袖,一股柔力就把萧何从椅子上吹开。

    李修缘坐了下来,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叹气道:“唉,天魔殿,万劫谷,天门......难呐,要是师父在就好了......”

    萧何:“他?他老人家都破碎虚空几千年了,还能管得到?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一步一步来呗。”

    李修缘:“好吧,唉,你今天过来是为什么事?”

    萧何:“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李修缘:“好好说话。”

    萧何:“我要龙元。”

    李修缘:“龙元?你要它干什么?提升实力?想不死不灭?”

    萧何没有回答,而是捧起手里的蔷薇剑。

    “嘿!小修修,还记不记得我?”

    “这,这个声音......”

    李修缘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花,花无痕!”

    李修缘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一度被这个无良女子所支配的恐惧。

    那个时候,李修缘还停留在“一岁开始观武学,两岁拿剑捅菊花”那个阶段。

    花无痕五十年前与各大高手大战救下玉面狐女之后,有一段时间是在皇城里修养,顺便找当时的老皇帝李淳渊来当她和玉面狐女成亲的证婚人。

    谁知,李淳渊随口一句:“无痕剑君乃一代剑之君主,希望可以多多教导一下我那不成器的孩儿。”

    李修缘的噩梦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李修缘喜欢剑,但是,花无痕就偏偏不准他练剑,李修缘想研究秘籍,也通通被花无痕收走。

    用花无痕的话来说:“这身子骨还练剑?”

    花无痕虽然在大战之后受到了无法治愈的内伤,实力至少没了七成,但要搞定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儿还是可以的。

    花无痕趁着皇室在准备婚礼的期间,对李修缘那是拳打脚踢,时不时还抱着李修缘跳到树上,假装大意把手一松......

    李修缘每天都是鼻青脸肿,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有着伤痕,这也就算了,花无痕也不知道是什么癖好,偏偏还不准李修缘穿衣服!

    李修缘这种充斥着1uo奔与虐待的日子,足足持续了一个月有余。

    当然,实际上,孩童时期身体的可塑性是最强的,花无痕只是用这些最直接的方法,配合自己雄厚的内力,帮李修缘疏通经脉,为其的武道之路打下更结实的基础。

    但,当时还年幼不知事的李修缘,哪里知道这些?那一个月噩梦般的生活,让李修缘对于花无痕,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以至于现在,当李修缘听到花无痕的声音,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又蔓延了出来,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全身都冒着冷汗。

    “怎么了?小修修?胆儿肥了不少啊,居然敢直接叫我的名字。”

    李修缘指着蔷薇剑:

    “你,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在蔷薇剑里?”

    “呸!谁告诉你姐姐死了?”

    萧何把花无痕详细的情况和李修缘说了一遍。

    李修缘也已经恢复了镇定,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凭着李修缘的心境,调整心态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李修缘:“这么说,你想要龙元,是为了帮花无痕重塑肉身?”

    萧何:“嗯。”

    李修缘:“花无痕与我皇室的关系匪浅,于情于理,我都会帮忙,只是,屠龙这一战,只怕,我还不一定做的了主。”

    李修缘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按照我分析的情况来看,到时候,冷无心可能会过来,连带着天魔殿其他几位殿主,可能也会现身,万劫谷妖皇龙王神,距离南海不算太远,也肯定会过来,万劫谷几位妖王,也不好惹。”

    萧何:“龙元又不是吃了就能破碎虚空,会有这么大阵仗?我以为,顶多也就过来一两位殿主还有妖王而已。”

    李修缘:“的确,龙元虽然神奇,但是也不至于让这些势力倾巢而出,但,你别忘了,帝释天的目的是什么?”

    “利用龙元和凤血的血脉之力突破.......”

    说到这,萧何楞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天魔殿和万劫谷的目标,不单单是龙元,还有帝释天?”

    李修缘:“目前,已经没有正常的办法可以突破到天道境了,紫翼天苍龙的血脉之力,才是让这两大势力眼馋的东西,只要杀掉紫皇龙,再控制住帝释天,抽出其体内的凤血,就有很大的几率可以利用两大血脉融合的返祖现象激紫翼天苍龙的血脉之力。”

    “届时,不管是冷无心还是龙王神拿到,这天下,都将进行一场杀戮之后的大洗牌。”

    萧何:“龙王神也可以用?”

    李修缘:“龙王神本身就是一头特殊血脉的真龙,紫翼天苍龙的血脉之力,对它的作用,比起人,或者其他物种的妖兽,还要更大。”

    萧何:“这么说,帝释天无意间搞出来了一场顶尖势力的大混战?”

    李修缘:“不是无意间,帝释天本来就是个疯子,这一切,他都应该一清二楚。”

    萧何:“那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置身于这么危险的境地?”

    李修缘:“他作呀!”

    萧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