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那为何,帝释天一定要凑齐七武器?说实话,如果帝释天不是那头紫皇龙的对手,那就算加上无名、聂风、步惊云、怀空、断浪、皇影,再以我和离歌笑来代替原本手执天刃和贪狼的破军,说实话,面对为天道境,还是这等上古妖兽,应该也没有办法屠龙吧?”

    空悔:“这世间,总会有各种玄奇的现象出现,帝释天所找到的七武器,其实就是因为这七武器在同时作战的时候,会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就像......聂风和步惊云联手,才可以施展摩柯无量一样。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只不过.......”

    萧何:“只不过什么?”

    空悔:“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那头紫皇龙,只能经由你们七武器杀死,才会把毕生的力量化作龙元,所以,在屠龙结束之前,你们不会面对更多的压力。”

    萧何:“你的意思是,之后,会有人来从中作梗?”

    空悔:“龙元乃是真龙毕生力量所化,本身就具有莫大的能量,寻常人吃下,只要能撑得过吸收之时所带来的狂暴,则必定成为一方高手,一直到神玄境巅峰,都可以没有任何修炼障碍,并且,成就不灭之体,只要不是被打得烟消云散,就可在短时间内重塑肉身,并且,还有很多其他的妙用。这般可以说是神物级别的东西,哪个势力不眼馋?”

    “中原正道,邪道、天魔殿、万劫谷,甚至,海外的一些势力,都会前来,到时候......”

    萧何:“那帝释天,就算靠着天门的力量,怎么有把握能将龙元纳为己有?”

    空悔:“他体内是凤血,对紫皇龙的龙元,有特殊的吸引,就算是他人服用了龙元,只要还未完全吸收,帝释天都可以利用凤血和龙元之间的血脉联系,把龙元强行抽出来。不然,帝释天这个活了千年还不愿意死的老家伙,怎么可能愿意去为他人做嫁衣?”

    萧何:“哦,这样啊。”

    空悔:“你怎么还这么淡定?”

    萧何:“很简单啊,这是会挑起多方势力大战,我一个地回境别说控制局面了,连酱油都不一定打得起来,既然如此,我就不去了。”

    空悔的目光有些深邃:“你真的不去?”

    萧何:“干嘛要去?就算帝释天事后答应给我丰厚的报酬,我也不去。”

    空悔:“那如果我告诉你,紫皇龙的龙元,可以帮花无痕重塑肉身呢?”

    萧何一愣。

    “无痕姐姐,空悔说的是真的?”

    花无痕的声音在萧何脑海中响起:

    “小家伙,你,你不用在意这些,我现在做蔷薇剑魂也挺好的。屠龙太危险了,你现在实力尚浅,重塑肉身的办法不止这一种,没关系的,你千万别去冒险,你死了,姐姐哪去找这么俊俏的剑主啊,真的,我这样挺.......”

    萧何:“你爱玉狐么?”

    花无痕话还没说完,就被萧何打断了。

    不过,面对萧何的提问,花无痕下意识就回答道:“爱!”

    萧何:“那你愿意就这样让玉狐天天捧着蔷薇剑在心里哭么?”

    “我......”

    萧何没有再听到花无痕的声音,只是,蔷薇剑,似乎比寻常时候,更冰凉了一点。

    “蔷薇剑内大半个月,还有我试炼完成之后到现在,你一直都在默默帮我,我知道我其实蛮笨的,融会贯通,我根本就只是学了一点皮毛,你依旧让我通过了。那什么寻找破碎虚空强者重塑肉身,也只是你的玩笑话,三百年了,没有破碎虚空的人,甚至,天道境,也就你一位而已,你根本就对我没有过什么要求。”

    “你其实都已经放弃重新踏在这片土地上了,你现在只想着可以看着我,把《夺命连环三仙剑》练到巅峰造极,把无痕剑君所追求的问情之道,继续延续下去。”

    “但是,无痕姐姐,你与我有恩,有义,有情,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让你重新出现在这世间,和玉狐重续良缘,玉狐这段时间一直都跟着我,虽然不怎么笑,但是一直都尽职尽责,真的把我当主人看.......我萧何,不过一个新生一代的毛头小子,不是天眷之子也不是什么救世主,又是何德何能值得你们如此。”

    萧何对着空悔说道:“大师,这一趟屠龙我一定会去的,到时候还请......”

    空悔摆摆手:“小子你放心,龙元,如果落在心怀不轨之人手中,会出大事,于情于理,贫僧都要去管一管的。”

    “多谢!”

    萧何转身就走。

    空悔:“你去哪?”

    萧何:“帝都......”

    ——————分割线。

    三日后,帝都,皇城。

    萧何坐在御书房的椅子上,闭着眼睛静静等待。

    不一会儿,天子李修缘便推门而入。

    “师弟.....”

    萧何睁开眼睛,笑道:“师兄,忙完了?”

    李修缘:“嗯,唉,这天天都要上朝,可是累得紧啊。”

    萧何:“谁叫你是皇帝啊。”

    李修缘:“皇帝,也只是一个身份罢了,这天天日理万机,都没什么时间好好练功了。”

    萧何:“李万机是谁?”

    李修缘:“......”

    能这么跟当今中原第一高手,九五之尊如此开玩笑的,估计也只有萧何了。

    李修缘:“你呀你,现在都敢开师兄的玩笑了。”

    萧何:“没办法,你天天面对的都是一些对你低声下气的人,要是不跟你开点玩笑,我怕你憋久了脑子出毛病,诶?嫂子呢?”

    李修缘:“你嫂子最近累坏了,我让她在寝宫养身。”

    萧何大吃一惊:“嚯!可以啊!师兄,这天天忙得焦头烂额也不忘跟嫂子翻云覆雨。”

    李修缘:“你想到哪去了,你嫂子那么知书达理之人......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只是在帮我。”

    萧何:“好吧,唉,我是不懂你,手底下那么多谋士,帮你管理下朝政日常都不行?”

    “还不是因为你!”

    说到这个,李修缘就来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