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实话实说,神玄境高手,不是那么好杀的。? 八一中?文?? W?W?W?.㈧8?1?ZW.COM

    别看萧何刚才轻松地用缠龙丝困住了金牌杀手,但,如果金牌杀手真的要全力爆的话,缠龙丝,还真就不一定制得住他,毕竟,萧何的境界摆在这里,再加上与缠龙戒的契合度为零,缠龙戒能挥出来的威力,虽然可以威胁到神玄境,但绝不致命。

    金牌杀手之所以被困住后没有再挣扎,一是因为他感受到缠龙戒的神器气息所产生的判断失误,还有一点,就是——

    试炼归试炼,金牌杀手已经暗杀失败,那么也就算是结束了,无冤无仇,没有必要继续争斗。

    若不然,真要死磕,萧何也保不准一定能赢下来。

    索性,已经结束了。

    萧何点点头,说道:“不知,可还有第四重暗杀?”

    金牌杀手回答道:

    “第四重暗杀是有的,不过,你可以选择要不要进行,若是进行,那么成功后你可以获得我们烛龙组织暗魁杀手免费出手一次的权利,若是不进行,也无妨,你已经是我们烛龙的贵宾了。”

    萧何:“想必,第四重试炼,出手的人,就是暗魁杀手了吧?”

    金牌杀手:“是。”

    “那就没必要了,我不傻,不会去找死的。”

    萧何转头对着玉面狐女说道:“说好的要保护我呢?”

    玉面狐女:“你又没有生命危险,我干嘛要动手?”

    萧何摇了摇头:“唉,我一个地回境的小人物,面对神玄境高手的刺杀,你居然说没有生命危险?”

    玉面狐女:“我还不知道你?动真格,有生命危险的是他!”

    金牌杀手完全搞不清楚两人的交谈,一位地回境,拥有如此强大身法以及神器的高手,会让一位上觉境的女子来保护他?

    金牌杀手知道自己不适合多问,所以直接说道:“敢问阁下,来到这里是所为何事?”

    萧何:“我有一桩大生意,要找你们刃魁详谈。”

    金牌杀手犹豫了一下:“阁下,刃魁是我们苍云岭据点的头把交椅,只怕......”

    萧何:“这是一桩五千万银两的交易,你能做主?”

    说着,萧何掏出了五张银票。

    中原面值最大的银票,一张一百万两!

    萧何:“不信的话,我先付五百万两定金,你再让刃魁出来见我,如何?”

    五千万两银子,在江湖oL是什么概念?

    上等品种的战马,可以买下三万匹!

    哪怕是这苍云岭的庄园,造价,也不过一千万两!

    金牌杀手知道来了位真正的金主,所以,连忙说道:“请阁下稍事等待,我这就去请刃魁大人。”

    “不用了,有贵客前来,我这个主人倒是没能早点出来迎接,还莫见怪。”

    这时候,一位身高足有六尺,身材壮硕,右眼的眼皮上,有一道狰狞伤口的中年男子,朝着萧何走了过来。

    萧何:“想必,这位就是刃魁了吧?”

    金牌杀手:“刃魁大人!”

    刃魁:“你先下去吧。”

    金牌杀手:“是!”

    刃魁细细打量了一下萧何,说道:“年轻人,不简单啊,小小年纪,剑境居然达到如此地步。”

    说到这里,刃魁把视线放到了萧何身后的玉面狐女身上。

    “还有一位神玄境巅峰的强者作为保护,年轻人,你的身份,我好奇得很。”

    还未远去,听到刃魁说话的金牌杀手一愣。

    “神玄境巅峰?”

    神玄境巅峰强者出手会是何等情形?

    金牌杀手想着自己真的刚刚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不禁冷汗直流,赶忙走得远远的。

    神玄境巅峰,这个境界的强者非同一般,可以将自身境界的气息返璞归真,如果神玄境巅峰强者想要伪装自己的气息,要想看出来,至少也要神玄境后期实力!

    先前的三轮试炼,三位杀手都是以萧何为主要击杀目标,而完全无视了玉面狐女的原因,就是因为,玉面狐女的气息,也就是个上觉境。

    再加上玉面狐女手里捧着剑,三位杀手全都把她当做剑侍。

    的确,玉面狐女的身份是剑侍,但......哪位大佬有这个本事,让神玄境巅峰强者来做这种活儿?

    在三位杀手看来,解决了萧何,玉面狐女,也就是顺手的事儿......

    三人却没有意识到.....当他们开始刺杀萧何的时候,玉面狐女的表现,太过于平静了。

    萧何:“刃魁前辈,五千万的生意,不会是在这里谈吧?”

    刃魁一笑:“这是自然,开门做生意,怎会怠慢贵客,正好,我刚准备泡一壶上好的碧螺春,一起品一品吧。”

    萧何:“请!”

    在刃魁的带路下,萧何和玉面狐女,进入了庄园内,一个装饰非常淡雅的屋子里。

    刃魁用手势示意两人坐下,而自己,则是去泡茶,随口说道:“我烛龙的人,都是些刀口上舔血之人,泡茶这些细致活,倒是做不来,只有我这个当领的,自己来。”

    萧何:“领?刃魁前辈,看来你是觉得,自己现在的地位不够高啊。”

    刃魁:“哦?我烛龙向来以四大暗魁为尊,我在烛龙地位已经顶天,何来不够高一说?”

    萧何:“你要是地位最高,那还要仲圣屠来干嘛?”

    啪嚓!

    刃魁正在倒茶,听到这句话,竟是失了力道,把茶壶捏碎。

    刃魁用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萧何,说道:“阁下,是敌是友?”

    萧何一语道破烛龙的最高机密,这让刃魁有些拿不准。

    之所以拿不准,还因为萧何身边的玉面狐女。

    神玄境巅峰的战斗力有多强,刃魁太清楚,而刃魁自己,也不过刚刚踏入神玄境后期,七品而已!

    萧何没有拐弯抹角,那刃魁,自然也可以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但,萧何的回答,却是让刃魁,有点吃不准。

    “是敌是友?我是仲圣屠的敌人,跟你嘛,算是朋友。”

    刃魁:“阁下的话,在下不明白,我与你非亲非故,何来朋友一说?”

    萧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刃魁,你看,这是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