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萧何追寻着声音来到事地点,看见了幸运毒手怀里抱着一个垂着脑袋的金女人,还有一旁坐在地上鼻青脸肿的龟田扺丈。??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萧何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来到幸运毒手身边,看着龟田扺丈,眼中全是敌意和戒备。

    幸运毒手虽然有时候行为夸张了点,但萧何知道他的本性,如果不是触碰到他底线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在现实中出手打人。

    萧何:“阿衰,什么情况?你怀里的女人是谁?”

    幸运毒手:“这个混账,精虫上脑,居然给女人下药准备迷女、干!这女的是艾琳娜。”

    “卧槽?”

    萧何呆滞。

    如果,如果前世的轨迹没有错的话,艾琳娜八强赛突然宣布退出比赛的原因,竟然是因为......

    生了这种事?

    命运的轨道偏了,前世,幸运毒手跟慕容仙,都没有参加这次名动天下,但今世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

    蝴蝶效应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完全在预料之外了。

    ——————分割线。

    天耀集团此次盛会所包下的五星级酒店,编号999总统套房内,天耀集团总策划天空泪正在和自己的老婆煲电话粥。

    “哎呀,老婆,你放心,你还不相信我么?我这个人从不乱来,放心,这次比赛过后,我跟总裁请了长假,肯定回来好好陪着你。”

    天空泪的电话里,出现了温柔的声音:

    “那,那你记得,照顾好身体,不要因为忙工作把身体忙坏了。”

    “好,老婆,遵命。”

    “那,那你记得.....要想我。”

    “那是一定的,我找总裁请假,还扣了不少工资,就是因为想你,想回来陪陪你嘛。”

    “算你有良心!那,那我先挂啦,你赶紧去洗澡早点休息吧,你今天肯定忙一天了。”

    “嗯,好。”

    “么么哒。”

    ......

    挂了电话的天空泪长叹了一口气:

    “一直忙工作,都冷落你了,唉......老婆,等我,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这时候,天空泪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这么晚了什么事?”

    “泪哥,出事了!那个叫龟田扺丈的参赛选手对艾琳娜选手下了迷药,然后被那个已经淘汰的幸运毒手还有萧何撞见,这些选手身份特殊,您还是亲自过来处理一下吧。”

    “卧槽!”

    所以,“卧槽”这两个字的用法,实在太多了。

    天空泪恨不得把手里的手机砸了:

    “老子忙了一天都不让我消停一下,龟田扺丈是吧?这次老子就让你变智障!”

    天空泪火急火燎地赶到了保卫科,萧何、幸运毒手、龟田扺丈、以及刚刚清醒过来的艾琳娜,都被酒店保安带到了这里。

    天空泪进门就说到:“这里交给我,你们出去吧。”

    “泪哥,我也走么?”

    在场还有一人,是此次名动天下盛会的负责人之一,也算是天空泪的下属。

    天空泪:“你......算了你留下吧。”

    负责人:“是。”

    天空泪朝着坐在长椅上的三人,以及那个站在一边鼻青脸肿的龟田扺丈轮流扫视了一下。

    “你们,可以啊,在我的地盘闹事。”

    天空泪像是一个****大哥一样,带点痞气地直接坐在办公桌上,掏出了一根烟,那位负责人很有眼力,为天空泪点燃。

    吐了一口烟,天空泪问道:“龟田扺丈下药的证据有没有留下?”

    负责人:“有,已经抽取了艾琳娜的血液样本。”

    天空泪:“好!”

    说着,天空泪把眼神放在了龟田扺丈身上。

    龟田扺丈站得笔挺。

    当然,不是龟田扺丈愿意站着,而是长椅坐不下四个人,况且,就算坐得下,只怕那座位上三个人也不会答应让他坐下。

    眼看着天空泪似乎要说什么,龟田扺丈抢先回答:“嘿嘿,你们搜集了证据又如何?顶多取消我的参赛资格,想要让警察抓我?哼!我可是日本国籍!你们无权抓我!除非我杀人或者携带违禁物品,否则,就只能找上海的日本大使馆来对我进行裁决!不好意思,我的父亲是政员,恐怕,你们拿我没有太多办法。”

    龟田扺丈的中文说得很溜,但,天空泪貌似懒得回答他。

    “你可以走了,后天记得来比赛。”

    “纳尼?”

    龟田扺丈难以置信,而萧何、幸运毒手和艾琳娜已经忍不住准备站起身抗议了。

    天空泪压了压手,说道:“没事,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相信我。”

    龟田扺丈以为,天空泪这是怕了!瞬间就趾高气昂起来。

    路过长椅上的三人,龟田扺丈还不忘说道:“呵呵,再见了,美女.....”

    “再见,你这个多管闲事的淘汰者!”

    龟田扺丈离开后,幸运毒手直接说道:

    “天空泪,我看在你是天耀总策划的份上,忍住没动手,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态度,不然......”

    “好了,愤青,淡定点。”

    天空泪从办公桌上移开,来到艾琳娜面前,诚恳地说道:“艾琳娜小姐,生这样的事,是我们天耀集团的疏忽,我在这里跟你道歉。”

    艾琳娜脸上没有表情,只回答道:“我想要那个该死的小胡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如你所愿,我这里有你们所有选手的基本信息,包括你们近亲的职业,这个龟田扺丈说得不错,他的父亲,的确是日本的政员,职位还不低。并且,按照法律规定,他这种下迷药,强女、干未遂的案子,也确实是只能交给大使馆接手,不过......”

    说到这,天空泪故意拉长了语气,脸上笑得很邪恶:“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这个龟田扺丈,得到让他一生都没办法摆脱阴影的惩罚!”

    萧何:“咳咳。”

    幸运毒手:“萧何你干嘛咳嗽?”

    萧何:“没什么。”

    之所以咳嗽,那是因为,天空泪在游戏界还有一个称号,叫做“恶搞天王”!

    经常喜欢在自己制作游戏里恶搞的天空泪,按照心理学的推断,一旦要整人......

    会往死里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