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说,这两个原因,任意去掉一个,那么五岳剑派的位,应该是衡山派。??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衡山派的建派祖师虽然没有独孤求败那么nB,但是能创出三门绝世剑法,也绝对是天赋奇高之人。

    三门剑法,各有妙用,《衡山五神剑》主杀伐,《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主奇招,《回风落雁剑》,主灵动。

    轻灵的剑法招数把王清雅的《三分神指》纷纷化解。

    算起来,莫舞身上,也已经有了一门旷世奇学加上四门绝世武学,这等豪华的武学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全中原的玩家,武学配置能比得过莫舞的人,估计也只有萧何、离歌笑、王清雅三人,连金面佛梧桐,身怀数门少林绝学,却因为没有旷世奇学,差了莫舞一筹。

    而王清雅,虽然武学数量比起莫舞要少,但,终究是有两门旷世奇学,并且,《天羽幻身》所包含的武学种类太多,不是一般旷世能比得了的。

    五岳剑派虽然比不上少林武当那般底蕴雄厚,但是这武学储备,可是丝毫不弱。

    离歌笑和莫舞一身的武学,大半都是出自五岳剑派。

    当然,莫舞虽然有着《回风落雁剑》作为对抗王清雅《三分神指》的方案,但是,但凡知道“清岚”这个Id的一些事迹,都知道,王清雅最强的武学,仍旧是《天羽幻身》!

    这门就连萧何都感觉伤脑筋的旷世奇学,早已被王清雅练得炉火纯青!

    此时的王清雅把大量的羽毛散布在自己周身,这是《天羽幻身》常用的防御套路。

    当莫舞企图近身施展剑法的时候,莫舞却现,自己就算用上《傲雪剑法》,居然连打散这羽毛屏障,都要费上极大的力气!

    《傲雪剑法》与《天羽幻身》同为旷世奇学,就算是武学种类不同,也不至于连这最基础的防护羽毛都打得如此费力。

    如此一来,原因就只有一个——

    “你,宗师级了?”

    莫舞再也止不住内心的波动,问出了口。

    面对莫舞的提问,王清雅只回答道:

    “刚突破不久。”

    王清雅的回答,坐实了《天羽幻身》宗师级的事实。

    第一位把旷世奇学练到宗师级的玩家,终于出现了!

    离歌笑:“喂!萧何,清岚什么时候把《天羽幻身》练到宗师级的?”

    萧何:“你问我我问谁?再说,清雅在游戏初期就得到《天羽幻身》了,时间过去这么久,突破到宗师级也不奇怪呀。”

    离歌笑:“那你有打破旷世奇学宗师级的屏障么?”

    萧何看着离歌笑:“你这算是套话么?”

    离歌笑:“突破宗师级,必然要有一定的契机,而且,就算契机有了,宗师级的屏障解锁了,根据绝世武学所需要的武学经验来看,旷世奇学要想凑够宗师级的武学经验,那可不是短时间就可以搞得定的,而且,旷世奇学所需要的契机,应该比绝世武学要高得多,总之,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获得这种契机。”

    萧何:“你杀了神玄境初期的鞠华灿,也没有?”

    离歌笑:“没有。”

    萧何:“那我就放心了。”

    离歌笑:“为什么这么说?”

    萧何:“因为,我也没得到旷世奇学突破的契机,要是你的《独孤九剑》宗师级了,我想我会被你虐得很惨。”

    离歌笑:“是么,唉.....这次,怕是小舞要输了。”

    萧何:“那我倒是要帮清雅跟你道个歉啊,小舞这一输,只怕对心境的影响很大呀。”

    离歌笑:“输了也是好事,小舞太傲了,如果不挫挫锐气,那,就会在原地踏步。”

    萧何:“莫舞太傲?应该没你傲吧?”

    离歌笑:“我以前比小舞还要傲气,碰到你之后,就变了。”

    萧何:“那还真是荣幸啊。”

    说起来,萧何很多时候和离歌笑的谈话,虽然都像是谈笑风生,但其中,也掺杂了两人之间的博弈,同样,从他们的口中说出的判断,那几乎就等于是事实。

    离歌笑和萧何,都觉得莫舞会输掉。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现在的莫舞,已经完全处于困境之中。

    宗师级的《天羽幻身》,能力上限到底有多高,只有王清雅自己清楚。

    因此,王清雅专门针对莫舞手里的多门妙用剑法,采用了特殊的对战思路。

    《天羽幻身》的各种限制类招式,甚至包括了“困龙羽”,全都被王清雅用来困住莫舞的双手!

    有些剑法,可以无需手中有剑,例如《万剑归宗》,例如《圣灵剑法》。

    但,有些剑法,却必然要有剑的配合。

    莫舞的所有剑法,都离不开手中的剑刃。

    右手被限制得连舞动剑刃都十分费力,莫舞又怎么可能施展出足够具有威胁性的剑招?

    《紫霞功》所附带的护体罡气被《天羽幻身》的“轻羽万千”彻底摧毁。

    《九韶定音剑》的音律被比赛场地中充斥的羽毛震荡所化解。

    《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根本突破不了《天羽幻身》的防线。

    《傲雪剑法》境界不够,《天羽幻身》防御得近乎完美,根本找不到缝隙。

    莫舞所有的手段用尽,然而,却摸不到王清雅一根丝。

    王清雅:“莫舞,结束了!”

    “结束?不可能!”

    莫舞的脸上满是愤怒:“不可能,我不会输的!我不会输给你的!”

    王清雅收起了曾经的温柔,此刻,她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怒气:

    “你凭什么说不会输给我!”

    “我......”

    王清雅一句“凭什么”,却是让莫舞一时间找不到理由。

    是啊,凭什么?

    这世上,有谁会是一定要比谁强的么?

    “看来,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你那莫须有的高傲,究竟有多么不堪!”

    王清雅此刻的笑,却像是在怜悯莫舞一般。

    萧何却是长叹了一口气。

    他第一次看到王清雅那张只会带着楚楚可怜或是温暖轻柔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

    自煮酒论剑之后,整整一年有余,这一战之后,王清雅心中那道伤口,终于要愈合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