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阵营这边,萧何、富甲天下、霸王娇花、断魂客、红袍,五大势力的五位当家人,伫立在莫煌城外。??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断魂客:“萧何,妖兽群,你是怎么引来的?”

    萧何:“说来话长,简而言之,黑煌山脉里,神玄境初期实力的金刚猿猴,产下了幼崽,然后,我有一门可以隐匿气息的特殊法门。”

    红袍:“那幼崽,被你偷出来了?”

    萧何:“嗯,为了防止留下自己的气息,我专门杀了一个北龙军士兵,然后去洗了个澡,再把士兵的衣服穿上,要不是我的天外逍遥跑得够快,就被现了。”

    霸王娇花:“那个幼崽呢?”

    萧何:“我在那幼崽的腿上割开了一条小口,偶尔滴一点血液在地上,最后,把它藏在莫煌城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

    富甲天下:“高,实在是高!”

    萧何:“好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

    富甲天下:“如何等?”

    萧何:“妖兽从背面进攻,凌落石只有两种选择,弃城,守城,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凌落石被迫守城!”

    “富甲大叔,你和花姐负责西面,断魂客,你和红袍负责东面,我御天阁守南面,出城者,杀!”

    红袍:“北龙军十万人,我们一共就五千玩家,还要兵分三路?”

    萧何:“北龙军要挡住妖兽群体的进攻,绝对不那么容易,就算是想要弃城,也需要大量的资源去拖延妖兽的进攻,能分出来防守其他方向的力量,并不多。”

    断魂客:“如果我是凌落石,我就会抛开那些不重要的物资,然后留下一部分士兵防守,剩下的人火逃离!”

    萧何:“抛开不重要的物资,那,火药呢?你昨天自己去看了,莫煌城内的火药少说四五吨,这不是现代,要用人力运输,不知道需要花多大的力气,况且,这种战略物资,一旦沾上了火,那可就.......”

    断魂客:“这么说来,凌落石也怕把火药运出城后出意外,所以,一定会守城?”

    萧何:“凌落石能暗杀掉不死神龙冷悔善,那很明显的一点,这人没有那么鲁莽,火药出城会被毁,那不如,拿来对付妖兽,在凌落石看来,我们都是小角色,没了妖兽,要解决我们轻轻松松,我们在这守着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如果不出我所料,凌落石根本不可能派人出来,只会命令其他几个方向城门的守卫严加防守而已。”

    富甲天下:“那我们就这么耗着?倒是省心省力。”

    “怎么可能就这么耗着呢?”

    萧何笑了笑,拿出了一把弓,放上箭,把弓一拉到底。

    三里之远,寻常弓箭就算再厉害都不可能飞得了这么远,然而,萧何在箭矢上融入了自己的九阳内力,并且,以《九玄剑典》六剑齐飞环绕于箭矢周围,使得箭矢在飞行过程中的阻力下降到最低。

    萧何,对准着城墙之上。

    “凌落石,我倒要看你的脾气是否火爆,一点就燃!先吓吓你再说!”

    咻!

    利箭在瞬间破风而去。

    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那城墙上一位守卫直接倒下。

    富甲天下竖起大拇指:“nB!这么远都能瞄这么准,一箭要人命!”

    断魂客:“这等箭术,怕是那些研究弓箭武学很久的玩家,也要自惭形秽呀!”

    “咳咳!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萧何嘴上打着哈哈,心中却是吐槽:“我去,运气真好,我想射凌落石来着,没想到偏了这么远,兄弟,算你倒霉!”

    萧何这一箭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摆明了说:

    “无视我们?那就别怪我们搞事情!”

    凌落石只要派出士兵跟萧何等人厮杀,妖兽那边的正面战场自然压力就更大。

    但,萧何还是小看了凌落石的魄力。

    死一个就死一个,他凌落石有十万大军,死一个完全没感觉。

    富甲天下等人,已经各自去自己负责的城门方向守着了,萧何等了好一会儿,莫煌城内都没有动静,只有北面妖兽的嘶吼以及那火药爆炸的轰鸣。

    萧何:“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清雅,跟我来。”

    王清雅:“哦。”

    萧何与王清雅用身法快靠近了莫煌城的南面城门外。

    凌然的天剑气息瞬间被萧何释放了出来,接二连三的剑气在萧何身后被凝聚,随之而盘旋。

    而王清雅,《天羽幻身》独有的羽毛也是一簇一簇在翻涌。

    任何一座主城的城门,都是用极其坚硬的材质制作而成的,别说是无为境,就是神玄境,也不是说轰烂就能轰烂的。

    萧何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轰烂城墙,只要,轰断城内那一根卡住城门的木板,就行了!

    《万剑归宗》、《天羽幻身》,两大旷世奇学,剑气和羽毛相互配合,疯狂对着城门进行着冲击!

    萧何与王清雅作为天榜之上赫赫有名的存在,不是一般无为境能比得了的。

    卡住城门的木板还没有坚持十秒钟,就被两人合力震断。

    两人这么一弄,把城墙上的守卫吓得疯狂拉弓射箭。

    萧何开出护体罡气,一手环住王清雅芊芊一握的腰,保护着王清雅在箭雨中退去。

    王清雅:“萧何,其实你不用保护我,我的《天羽幻身》大圆满了,也可以开护体罡气的,这些普通箭矢伤不到我的。”

    萧何平淡地说道:“哦,没事,保护你就是个借口,我只是想抱着你而已。”

    王清雅:“萧何。”

    萧何:“嗯?”

    王清雅:“慕容姐姐说得对,你这人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哪有沾人家便宜还这么老实说出口的。”

    萧何:“哦,毕竟咱俩关系都到这个份上了,没必要瞒着是吧?”

    王清雅笑道:“什么关系呀?”

    萧何:“咳咳。”

    看着萧何尴尬,王清雅笑道:“萧何,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是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是夫妻别去撩。”

    萧何:“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