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天门神母,天门那堪称海量的武学收藏,神母基本上是可以随意翻阅学习,甚至,帝释天还把他千年智慧创出的《圣心诀》都传给了神母。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当然,凭帝释天的性格,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相信,神母的《圣心诀》,不过是残缺版。

    然而,《圣心诀》作为一门囊括了心法和招数的旷世奇学,其中令人熟知的《圣心四绝》,神母是学了个通透!

    至于《圣心诀》中最为玄奥的《圣心四劫》,帝释天是当然不可能传给神母的。

    《圣心四绝》——寒天绝、玄冰绝、万仞穿云、帝天狂雷。

    四绝各有特色,无一例外的是威力强大。

    原本无名那半成品的“剑血浮生”是抵不住剑圣“剑二十三”的侵袭的,然而,神母以寒天绝和玄冰绝融合,配合无名,硬是抵住了“剑二十三”!

    那滔天的杀戮气息、天寒地冻的圣心四绝,随着“剑二十三”的消失,一齐褪去。

    “噗!”

    “剑二十三”,终究是没能抵过两大神玄境巅峰高手的合力,剑圣也因此被两人合力而伤到。

    幸运毒手:“完了,剑圣这......萧何你想想办法啊!”

    萧何说话不带一点语气:“别急。”

    幸运毒手:“还不急,剑圣都吐血了!”

    萧何还在观察着局势,剑圣,绝对不可能有生命危险!

    萧何的底气,来自他已经握在手中的那颗丹药。

    那颗曾经让萧何变得近乎无敌,连天魔殿第五殿主鬼天冥都认怂退走的丹药——

    葬神丹!

    虽然葬神丹的反噬惩罚极为严重,但是,若是剑圣真的有性命危险,服下丹药,萧何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然而,剑圣目前的状况,虽然不算是完好,但是,伤势比较轻。

    神母:“独孤剑,神主说,你早应该是已死之人,如今又处处干涉我天门之事,特地派我来,取你性命!”

    剑圣嘴角虽然还挂着血,但气势却没有丝毫减弱:“骆仙,你知道,老夫为什么没死么?就是因为,你天门还没有灭!我剑圣,也是中原的一份子!怎么可能让帝释天的狼子野心得逞?”

    神母:“我承认,你的确是剑道奇才,但,你以为,凭你那剑二十三,能挡得住我和无名两个人么?”

    剑圣:“呵,无名啊......你们天门把一个心系天下的仁者变为如今这般只知杀戮的皮囊!老夫我,可输迟暮老人,可输天真孩童,但,绝不输弑杀之人!绝不输无情无义之人!”

    无名:“神母,神主让我屠了迷香宫。”

    神母:“杀了剑圣,迷香宫只是可有可无,知道了么?”

    无名:“是!”

    “呵,无名......”

    看着昔日亦敌亦友的无名变成这般,对神母的命令无比遵从,剑圣心中无比难受。

    “无名啊,老夫,这就带你回去,一定要让你想起来!你是武林神话!不是帝释天的走狗!”

    神母:“无名,动手!”

    无名:“是!”

    神母和无名刚准备动手,剑圣的气势却突然再度拔高!

    神母吓得连忙止住了前进的步伐,无名也是眉头紧皱,长久以来的经验,让无名察觉到了,剑圣身上,那危险的气息。

    “怎么?不敢动手?”

    剑圣脸上满是嘲笑,朝着萧何说道:“萧何小子,给我一颗血菩提!”

    “剑圣前辈接好!”

    萧何运起内力,把血菩提直接朝着剑圣丢了过去。

    血菩提一路飞到了剑圣不远处,突然拐了个弯,乖巧地进入到了剑圣的嘴中。

    剑圣感受到体内那不算重的伤在血菩提的治疗下开始飞恢复,剑圣笑了笑:“萧何小子,带着人,往后再退两里!”

    “再,再退两里?”

    凤夫人问道:“萧公子,再退两里,要是剑圣出了什么危险,不一定赶得上啊!我们......”

    萧何止住了凤夫人的话语,说道:“听剑圣的,后退!”

    萧何带着迷香宫的人继续退去,心中却是有些沉重:

    “剑圣,你终究是要用那一招了么?一定要撑住啊!”

    无名、神母,都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剑圣以一敌二,就算是“剑二十三”,也在刚才被两人彻底挡住。

    这一点,无名、神母清楚,可是,当剑圣这剑势再度呈现一个爆性地增长过后,无名和神母,都开始变得不确定了!

    剑圣的身体再度变得模糊起来,当再度凝时的时候,剑圣身边,出现了一个略有些模糊,带着些许微光的身影。

    那身影,从眼神、面庞,甚至穿着打扮,都和剑圣,一模一样!

    神母嘴唇直颤:“灵,灵魂?这......”

    剑圣冷笑:“你们都知道,圣灵剑法,毁天灭地剑二十三,但,你们可知道,圣灵剑法这些剑招称呼为何要以数字来命名?那是因为,这剑法,从来都不是完整的!从来没有最后一式!我和我爱人的毕生心血,怎会有终点?哈哈哈哈......”

    《圣灵剑法》,最初的版本,就是剑圣和其妻子宫本雪灵一起创出的。

    所谓“返璞归真”,《圣灵剑法》其实一直都是两人感情的延续,既然是延续,又何来终点?

    曾经的剑圣,无情无欲,但,如今的剑圣,领悟了“问情剑境”,早已不是当初那只会无情剑意的剑奴。

    “萧何小子!看好了!老夫一生都骄傲的剑术,与我妻子用永将延续的剑术,没有终点!剑二十三之后,还有......剑二十四!”

    剑圣用尽了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随后,剑圣身旁那属于他自己的灵魂,似乎,变了模样。

    一点点,一点点,那灵魂,变为了一个看上去恬静美丽的女子。

    剑圣偏过头,看着那日思夜想的面容,眼中满怀着深情:

    “雪灵,帮我。”

    剑圣的手,与“雪灵”握在了一起。

    两人的合手中间,凭空浮现出了一把剑。

    一把,没有剑柄,只有剑身的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