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淡定地把刀“唰”地一下收回了刀鞘之中。?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寒刃入鞘的同时,小琴和小月两女的咽喉喷洒出鲜血,身影倒下,没了生息。

    幸运毒手揉了揉鼻子:“我去,这刀法帅啊!”

    红袍也从密林中现身。

    幸运毒手说道:“萧何呢?”

    红袍:“他说,这里不需要他。”

    幸运毒手:“那他.......”

    正说着,萧何的声音就响起了。

    “哟?你们搞定得挺快的吧?”

    幸运毒手:“我说,我们在这里奋战,你去打酱油了?”

    萧何:“你以为,那凤夫人,真的就只派了这两个人出来?”

    幸运毒手:“你的意思是?”

    红袍:“现在皇室和反叛联盟打得火热,铁胆神侯已死,护龙山庄势微,迷香宫作为护龙山庄分部,在这种情况自然要小心翼翼,有意外出现,凤夫人也会为了保险多做出一点措施。”

    萧何:“红袍美女果然是聪慧!”

    红袍:“过奖!”

    萧何:“我利用天外逍遥和独门的气息隐匿法门,找到了一直在远处跟随小琴、小月的两位天罡成员,我猜,凤夫人这手准备,就是怕小琴小月也出了意外回不来,那,还能有人把情况汇报给她。”

    幸运毒手:“那两个人呢?”

    萧何:“杀了。”

    幸运毒手:“我靠!”

    萧何:“怎么?觉得我太厉害?”

    幸运毒手:“不是,我是想说,你就这么把他们杀了,没人回去汇报,凤夫人肯定猜出一些猫腻,我们还怎么引蛇出洞啊?”

    萧何:“你就这么肯定不会引蛇出洞了?”

    红袍:“说说看。”

    萧何:“凭着凤夫人的秘密身份,还有这次出事的人员,为了保险起见,凤夫人有七成的几率会隐藏身份或者干脆易容,然后亲自带人出来查。”

    红袍:“还有三成呢?”

    萧何:“还有三成,就是凤夫人料事如神,直接带着人就从迷香宫一些隐秘通道撤走。”

    红袍:“若是真的带人走了怎么办?”

    萧何:“那就要从长计议了,毕竟,在完全没有任何证据,仅有一个地煞成员的口头描述作为线索的情况下,凤夫人都能把这一切想明白并且如此魄力地直接丢掉迷香宫如此久的经营撤退,那凤夫人这个人......就有点可怕了。”

    断魂客:“若是,只是因为凤夫人太胆小呢?”

    萧何:“你认为哪个胆小的人能不要名分为了铁胆神侯甘于暗自展出一个迷香宫出来?并且,为了掩人耳目干脆就敞开大门做生意?这些手段,不是胆小性格的人会用的。”

    断魂客:“那我们怎么做?”

    萧何:“顺水推舟,计中计,既然凤夫人条‘蛇王’被引了出来,我们就可以再去她的老巢探探,找找迷香宫有没有什么秘密通道,顺便可以悄悄解决一些迷香宫弟子。”

    红袍:“幸运毒手老说萧何是个永远不会机关算尽的心理学大师,老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断魂客:“呵,我能不信么?看来,要早点把人情还了,不然,万一哪天萧何你要算计我,我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萧何:“好了,不开玩笑,天已经蒙蒙亮了,该动身了,打扫战场!”

    幸运毒手:“不用打扫了。”

    萧何:“为啥?”

    幸运毒手:“小琴和小月是天悟境后期,生命力比较顽强,被断魂客割喉了之后居然还没有完全死透,我随手就补了刀。”

    “我靠!”

    萧何紧闭着眼,捂着额头,一副心疼的样子,说道:“走吧走吧。”

    断魂客:“不是!魂器,秘籍都不要了?”

    说着,断魂客就去小琴、小月的尸体钱掏出了装备。

    “我靠!什么玩意儿?精粹级装备?”

    断魂客难以置信的吼声让萧何摇了摇头,说道:“走吧,路上,我给你们讲讲幸运黑手阿衰的光荣事迹。”

    一行四人一边聊一边赶路。

    在听闻了“幸运黑手”那堪称倒霉界帝王般的运气指数,断魂客和红袍饶是在西北地区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是浑身颤抖。

    “哎呀,没事,三十六天罡,也就没了两个的掉落而已,不差这点,我一下子忘了自己不能补刀嘛,谁叫阿断你刀法练得不到家没把两人给直接砍死呢?”

    幸运毒手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了断魂客的肩膀上企图套点近乎。

    “卧槽!”

    看着幸运毒手的“神之黑手”搭在自己肩上,断魂客吓得跳开三米远,满脸纠结地看着自己的肩膀,突然拔出了锃亮的刀,大喝一声斩掉了自己的左臂!

    幸运毒手嘴巴都合不上了:“我去,真汉子啊!”

    断魂客一边吃着药一边苦涩地说道:“毒手你能不能别用手碰我,你用脚用其他任何地方都行,我不想打怪爆的装备从魂器掉到精粹级啊!”

    萧何摇了摇头:“唉,我说,断魂客,你何必呢?阿衰,来,搭我肩膀!”

    幸运毒手感动道:“好!果然是兄弟,你不嫌弃我我真的太高兴了唔......”

    幸运毒手直接抱住了萧何。

    萧何冲着断魂客和红袍说道:“看到没有?要学会利用自身所拥有的力量,阿衰要碰,你用点内力隔绝掉和他最直接的接触不就行了?”

    断魂客看得仔细,果不其然,幸运毒手抱着萧何,但,两人之间总有那么一丝距离,碰不到一起。

    红袍笑了,伸出玉手竖起大拇指:“剑仙高人也!”

    幸运毒手连忙松开了萧何,骂道:“萧何你个没良心的!我就说为什么后来你从来不介意我双手的倒霉运气会传染了,原来是这样!”

    萧何:“嗯,这是最好的办法,免得谁都不让你碰,你玻璃心。”

    幸运毒手:“我才不玻璃心呢!”

    萧何:“不是玻璃心就走吧,快要到迷香宫了,先化点妆了再进去。”

    红袍:“易容的话,我手法还可以,有什么要求?”

    幸运毒手:“那正好!我还嫌萧何易容搞出来太丑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