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家琴乐!”

    “奴家棋香!”

    “奴家书红!”

    “见过四位公子!”

    其余三位女子已经报上名字了,而那个“波涛胸涌”的女子却没有说,只是眼神盯着萧何一直没有挪开,让萧何感觉好不自在。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萧何假装色眯眯地说着:“那个,你叫啥名儿啊?”

    那位大波美女微微欠身笑道:“奴家如花,见过公子!”

    萧何瞪大了双眼:“如花......好名字!”

    萧何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想起某位著名喜剧大师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那位长相惊为天人的配角,再对比了一下面前的大波美女,顿时又想起近日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新名词“**萌妹”,顿时对面前这位如花没有了半点兴趣。

    萧何:“来!琴乐!到爷旁边来!”

    幸运毒手悄悄说道:“我靠!这大波美女你不要?”

    萧何:“那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些辣眼睛的东西,没兴趣。”

    幸运毒手:“你不要我可要了哈!”

    萧何:“别假戏真做就行!”

    幸运毒手笑呵呵地把如花拉到了旁边,断魂客和红袍则是分别选了棋香和书红。

    萧何丢了一块牌子给老鸨,说道:“等大爷我玩痛快了再来结账,没问题吧?”

    老鸨端详了一下手中的令牌,那可是中原最大“财团”皇甫世家最高贵宾的资金令!

    虽然一般情况下是要先付钱,但是,针对某些贵宾,自然是要变通。

    老鸨陪笑着说道:“四位公子,玩好,奴家就先退下了。”

    萧何摆摆手:“去吧去吧!”

    两个时辰后......

    “喝!我还要喝!”

    “再给我来坛女儿红!”

    “药!药!切克闹!再来五瓶也不倒......”

    萧何、幸运毒手、断魂客三人都是面色通红,双眼无神,看上去像是被酒和美人给迷得神志不清。

    只有红袍,饮酒比较少,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四人中,反而是红袍把身边的书红摸得饥渴难耐,毕竟,都是妹子,下手一点负担都没有。

    其他三人纯粹就是演戏,心里到底多色不清楚,反正是不想动手,因此才会以醉酒的形式来避免跟身边女子的亲近,也避免穿帮。

    然而,能演到萧何等着三人这般逼真的地步,红袍也只能在心里唱着:“该配合你演出的我,眼视而不见。”

    “公子,奴家,奴家忍不住了,我们回厢房休息可好?”

    红袍身边的书红面色潮红,而红袍本身面容姣好,女扮男装有着说不出的俊俏,很显然靠着脸蛋把书红给迷住了。

    可红袍却说道:“罢了,我四人明天要接待一位贵客,因此今日才过来看看迷香宫的女子是否美貌,免得到时候丢了面子,搞砸了生意,今天就到这吧,我这三个不争气的伙伴,居然还真的喝醉了,麻烦你们帮我把他们三个抬回我在黄沙城的住所里。”

    书红迟疑道:“公子,这......”

    红袍掏出了五张万两银票,说道:“放心,不会亏待你的,等我明天过来,还找你!”

    书红看到银子,与其余三位女子眼神交流了一下,没有再迟疑:“好嘞,公子,您怎么安排,奴家们就怎么做。”

    于是乎,红袍领头,身旁跟着书红,身后,那三个“影帝”级别的醉酒之人则是分别被一位美艳女子扶着,一路出了迷香宫的大门。

    迷香宫距离黄沙城,八十里,说远不算太远,但也不算近,若是这么扶着走,就算几人都是有武功在身,也得两三个时辰。

    书红叫来了迷香宫配备的马车,赶路方便。

    夜晚,山间的小路上,一辆马车疾驰。

    迷香宫到黄沙城这一段路,因为势力原因,没什么脑子生锈的山贼敢在这条路大劫。

    马车前端,书红拿着缰绳,一边赶着马儿,一边说道:“公子,你看,我说我们迷香宫的马车跑得快吧?路程都跑了一半了。”

    红袍仰望着天空:“嗯,的确快了。”

    书红:“公子,你干嘛看着天上,今日月黑风高,这天上连星辰都难以看见嘞。”

    红袍:“好一句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啊!”

    书红震惊:“公子你!”

    砰!

    这辆马车突然炸开,马儿受到惊吓开始不受书红的驾驭。

    当然,书红已经没有闲心去驾驭马儿,而是施展轻功拉开了与红袍的距离。

    萧何、断魂客、幸运毒手以及其余三位女子也从马车上跳下,分列两旁。

    “装醉?”

    书红怒喝:“你们是什么人!”

    “哎哟装得真累。”

    萧何伸了伸懒腰,笑道:“几位美女这武功,可不弱呀,想必,是七十二地煞的成员吧?”

    “你!”

    书红正准备动手,如花却是阻止,说道:“我们的身份既然暴露,那其中必有蹊跷,别恋战,找机会回去禀报宫主!”

    这四人之中,如花的地位,才是最高的。

    这可不是因为胸大,是因为其余三位女子,实力是天悟境初期,而如花,是天悟境中期。

    萧何:“好不容易把你们引出来,怎么可能会放你们走?”

    如花:“你们走!我来挡住他们!”

    萧何:“走?开什么玩笑!”

    如花正准备动手,却突然现萧何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度?”

    如花只在心中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腹钻心般地疼痛。

    眨眼之间,如花下意识开出的护体罡气被萧何摧枯拉朽地破开,并且右手伸出一指点中如花的肚挤。

    手势一遍,萧何把整个手掌附在如花的小腹上,随之而来的是如花痛苦的喊叫。

    如花胸前那一对硕大的......那啥?

    现在却是像有了破洞的气球,慢慢开始缩小,不仅如此,如花天悟境中期的境界突兀地急剧下降,一直到地回境中期。

    这诡异的现象让人咋舌,不等其余三位女子有太多的反应,萧何掏出云荒剑,寒芒一闪,如花人头落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