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修整完毕之后,幸运毒手说道:“接下来,就只差最后一头妖兽了。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霸王娇花:“嗯,随便杀头无为境的了事。”

    富甲天下:“差不多,小狼,赶紧去宰一头无为境的猪。”

    天狼星:“好嘞!”

    萧何闪到天狼星身后,墨陨剑距离天狼星的咽喉只有o.o1公分。

    萧何:“这是想赖账么?”

    天狼星冷汗直流:“萧大爷,我们开玩笑的......”

    离歌笑:“萧何,这下,看你运气了,不过,万魂山已经标明了没有天悟境以上的妖兽,我想,应该找不到,比罪炎兽更强的妖兽了。”

    萧何:“那可说不定!”

    离歌笑:“噢?”

    萧何从怀中掏出了天魂铁,说道:“你的天魂铁一直放在纳戒中,可能没有现,在遇上罪炎兽之前,这天魂石,会热。”

    离歌笑眼睛一眯:“什么时候的事?”

    萧何:“在距离罪炎兽一公里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现象了。”

    离歌笑:“原来,你早有准备。”

    萧何抛了抛手里的天魂铁:“能不能找到更强的,就看它了。”

    说着,萧何就开始带路。

    一路上,萧何仔细感受着天魂铁的变化。

    天魂铁热这一点,是在萧何最开始在万魂山杀掉第一头妖兽之后,就现的特殊之处。

    妖兽越是强大,靠近之后,天魂铁的热度就会越高。

    所以,天魂铁,还具有探查的功能。

    凭着天魂铁的温度,萧何可以大概推算出妖兽的强度和与妖兽之间的距离。

    只不过,众人漫无目的地在万魂山中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能犹如罪炎兽一般,在一公里外就让天魂铁热的强大妖兽。

    幸运毒手丝毫不顾自身形象地用小拇指掏着鼻孔,问道:“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不会是真没有了吧。”

    “嘘!”

    萧何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手中的天魂铁,开始逐渐热起来,并且,这次的温度,似乎有些非比寻常。

    萧何在周围绕了一圈,现越是往北走,手中的天魂铁温度就越高。

    “在这边。”

    萧何确定了方位,带着众人在丛林中急前行。

    “停!”

    走了不到一分钟,萧何就阻止了众人继续前进,然后说道:“你们,感受到了么?”

    幸运毒手:“感受到什么?”

    “令人心颤的气息!”

    这句话,是离歌笑跟梧桐,同时说出口的。

    萧何面色凝重:“这次的妖兽不简单,你们先别往前走了,我先去探探情况。”

    王清雅担忧道:“萧何......”

    萧何:“没事的,我有天外逍遥,还有自己的隐匿手段,应该很安全。”

    离歌笑:“我的幻魔身法也可以隐匿气息,我跟你一起去,有个照应。”

    萧何:“成!”

    说着,两人直接动身,施展身法一溜烟不见踪影。

    天狼星:“乖乖,看这阵势,这次的妖兽,不会是神玄境吧?那还打个毛啊!”

    富甲天下:“万魂山是皇室掌管的特殊禁地,这个地方没有神玄境,就是有,也已经被皇室的高手给灭了。”

    天狼星:“那萧何怎么可能是那种表情,连猎杀罪炎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严重。”

    霸王娇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掏出一壶酒饮了一口:“杞人忧天,担心个啥,等消息就好。”

    萧何跟离歌笑全前进,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面潭水,不大,直径也就一百来米。

    只是,在那里面肆意游荡的生物,可是让萧何跟离歌笑有些说不出话。

    【荒蛟】

    类别:妖

    境界:天悟境巅峰

    特殊:蛟

    介绍:蛇,先成妖,得机缘,十年生死关,可成蛟。蛟,夺天地造化,百年,可化龙。龙,乃妖界最强物种,蛟,也可以说是最接近龙的存在。

    同境界之下,蛟,不惧任何除了龙之外的妖类。

    荒蛟,更是蛟类中的翘楚。

    传闻,在远古时期,大荒中,有一片绿洲,在绿洲里,有一片湖畔,其中,就住着一只蛟,只是,这只蛟并非由蛇演变,而是父辈有蛟的纯粹血脉。

    这只蛟极为骄傲,认为自己的血脉不比真龙弱,因此坚决不肯化龙,直至这头蛟的实力通天之后,与同境界的真龙大战,丝毫不落下风,因此得到万妖尊敬。

    由于这头蛟居住于大荒,万妖便将其称为——荒蛟。

    而荒蛟的血脉,也因此而流传至今。

    在搜集到荒蛟的信息之后,萧何跟离歌笑急返回。

    看着两人归来,幸运毒手连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萧何跟离歌笑对视一眼,纷纷苦笑。

    离歌笑:“若不是因为万魂山的阴气影响,或许这头荒蛟,早就已经神玄境了吧?”

    幸运毒手迷茫:“荒郊?我还野岭呢,到底说的什么啊?”

    萧何:“我知道荒蛟的详细记载,这头天悟境巅峰的荒蛟......差不多等于两头罪炎兽!”

    “天悟境巅峰?”

    幸运毒手夸张地把手指并排放到了嘴里死死咬住:“你是说,那个蛟龙的蛟?蛟!艾玛......”

    梧桐煞有其事地说道:“前段时间,俄国那群战斗民族曾经在论坛上爆出来,说俄服有一个玩家是个神偷,偷了一头神玄境初期蛟刚怀出来的幼崽,结果那头蛟疯了,跑到附近的主城中大肆杀戮,据说当天仅仅两个时辰,俄服的玩家死了三万人,最后,还是好几位神玄境的npc一齐出手,才杀掉了那头蛟,不过,其中有两位神玄境npc,被蛟反杀了。”

    萧何一把抓住了幸运毒手的腰带:“阿衰,你干什么去?”

    幸运毒手:“我我我我,尿尿......”

    萧何:“你看玩笑吧?我走之前你不还说下线去方便么?肾亏也不至于去这么频繁吧?”

    幸运毒手:“我不想去......”

    萧何:“那可不行,咱不是说好了,帮你弄到天悟境中期的器魂,你要帮我打工的么?”

    幸运毒手带着哭腔:“但是打工不等于送命啊老板......这游戏挂一次忒疼啊!”

    萧何:“怕疼算什么男人?”

    幸运毒手:“啊哈?三婶摸男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