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萧何宴请了剑圣、易天行、张三丰、王重阳、段王爷、洪七公以及神雕侠侣。』『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至于明王李君羡,萧何与其沾不上太多关系。

    当然,之所以能宴请到如此多的顶尖高人,除了好感度足够高之外,还有就是萧何掏出了江南南宫世家所开醉仙楼的顶级特产名酒月夜琼浆!

    这可是比神魂醉还要高等的珍惜名酒,喝一口,半个时辰内气血激荡,内力威力会凭空提升百分之十!

    当然,特效还是其次,度数不高,但是那香醇的味道总是让人忍不住贪了一杯又一杯,直至喝醉。

    萧何之所以能拿到这限量特产,还多亏了南宫世家的紫金令。

    这些顶尖高手中,除了段王爷和剑圣之外,其余都是爱酒之人,当然,剑圣也是忍不住来了几口,毕竟,在风云空间与雄霸大战之前,剑圣就已经破了酒戒了。

    易天行豪饮了一杯,脸上带着些许满足,叹道:“唉,萧何小子,你关系网很大啊,这么多神玄境的高手你都能请得来,这月夜琼浆,我找南宫世家要了好多次都没能到手,你倒是一掏就是五六坛。”

    萧何也是饮了一口酒,突然回想起,在江南时,幽儿那总是会被一串廉价糖葫芦哄得开心一整天的天真笑容,还有皇甫雄那最开始对自己的赏识和帮助。

    萧何:“听说,万魂山是在江南地界对吧?”

    易天行:“没错。”

    萧何:“正好可以回去看看了。”

    王重阳:“萧何啊,虽然你已经进入英雄会的决赛了,但是,千万不要松懈,头名,可是会有特别奖励的。”

    萧何:“什么奖励?”

    王重阳:“墨皇丝。”

    萧何:“墨皇丝?什么东西?”

    王重阳:“千年难得一见的特殊材料,可以制成衣服,给穿戴者带来特别的加持。”

    萧何:“是否,与我同伴,清岚的那件冰雪天丝衣类似?”

    王重阳:“冰雪天丝虽然珍贵,但是比起墨皇丝,那可是天差地别,若你能得到第一名,那么从此以后,那件衣服,就会成为你的标识,由皇室裁缝宗师为你专门定制,然后全中原公布,其余裁缝,不可以再度模仿做出样子一样的衣服了。”

    萧何暗道:“唯一性物品?”

    江湖中,唯一性物品,从来都具有特别的效果,就包括称号,都能给与一定的属性加成。

    萧何:“对了,王掌教,在下有一不情之请。”

    王重阳:“直说就是!”

    萧何:“九阴真经.......”

    王重阳:“准确地说,你指的是,九阴神功对吧?”

    萧何:“是!”

    王重阳:“九阴真经的事,老夫的确可以做主,不过,上次我俩的人情,可是已经理清楚了的。”

    萧何有些尴尬地说道:“还请王掌教别吊我胃口了。”

    王重阳:“这样吧,这次英雄会,你若能拔得头筹,天悟境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取九阴真经。”

    萧何:“要我去拿第一名?我说王掌教,今天的比武你也看了,别说我的同伴了,离歌笑、赵日天、幸运毒手、天狼星,还有那个梧桐,哪一个是好惹的主?”

    王重阳:“九阴神功好歹也是和九阳神功比肩的绝世心法,没点要求怎么行?我观你现在的实力,虽然说不准,但终究还是有机会的。”

    萧何:“好吧,那,为什么又要等到天悟境?”

    王重阳:“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过九阴九阳究竟威力如何,但是从古籍上的记载来看,这门旷世内功,远比你想象的强悍,融天功虽然是根基,但是自身实力,也是其一,若是天悟境以下,我还担心你承受不住九阴九阳最初炼化的内力筋脉尽断呢!就算是天悟境,若是你没有神器镇压住你的意识,你也有可能走火入魔。”

    萧何:“要求这么严格?”

    王重阳:“不然为什么除了你那位叫清岚的同伴,这新生一代无一人真正把一门旷世奇学融会贯通?旷世奇学的修炼,可是极为不易啊!”

    萧何:“旷世奇学修炼起来,的确不容易。”

    一旁的张三丰笑道:“噢?你好像很了解旷世奇学啊?”

    剑圣:“呵呵,这个好运的小子何止是了解啊.......不过,我倒是凭着剑势,察觉到了,新生一代,那个叫离歌笑的身上,似乎,有独孤九剑的味道!”

    萧何瞪大了眼睛:“sure?哦不!你确定?”

    剑圣:“老夫研习剑道这么多年,岂会感受错了?”

    萧何:“靠你大爷的离歌笑,动作真快啊,这次英雄会还真的没把握了。”

    剑圣拍了拍萧何的肩膀:“小子,要不要我把圣灵剑法教给你,不然你这样子,还真不一定能赢他啊!”

    萧何翻了翻白眼:“呵呵,我还不知道你?圣灵剑法你要是肯教,你早就教了!”

    剑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萧何,别怪我不教你,圣灵剑法的基本要求,你其实早就达到了,但,圣灵剑法,乃是以有情剑转无情剑,再以无情剑悟有情剑,最后参悟天道剑,你没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学不会的。”

    萧何:“怎样才算刻骨铭心的爱情?”

    剑圣:“就是,你知道你这一辈子对她无论付出什么,都甘愿。”

    萧何:“你这解释倒是挺简洁的。”

    剑圣:“解释可以有很多种,但,心是一样的。”

    洪七公:“哎呀,这好好的酒席,不吃吃喝喝,你俩在这谈什么爱情,我老叫花子不懂这些,我只知道今朝有酒今朝醉!”

    说着,洪七公又开了一坛酒,众人原本都沉寂在对爱情的一些思考,这才现洪七公已经不知不觉独自喝了三坛酒了!

    剑圣:“洪七公你个王八蛋!放下你手中的酒!”

    剑圣当即施展一招“隔空取物”,想要抢下在洪七公手里的酒坛子。

    谁知洪七公内力一震,把剑圣这招破去。

    剑圣:“好久都没打架了,今天这么多高手,正好打个痛快!洪七公你有本事,赢了我这酒随意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