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十场的时候,一个对于其余玩家来说相对比较陌生的高手成为了日后再说的对手。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逐天楼北淼!

    晋级之后的玩家,会固定在一块区域休息,萧何与离歌笑倒是相距不远,干脆就问道:“我说,离歌笑,这次怎么就来了北淼啊?南焱怎么不见人影?”

    离歌笑:“南焱有要事在身,这次英雄会,他没有参加。”

    萧何:“看这样子,北淼是从雪山派学成归来了吧?”

    离歌笑皱眉:“你御天阁的情报,可有些骇人,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多。”

    萧何暗道:“废话,好歹我也是重生,还不知道你左膀右臂的情况?”

    雪山派只能算是二流门派,其内算得上绝世武学的,只有一门内功无妄神功。

    但是,由于无妄神功的特殊性,雪山派内的雪山剑法和金乌刀法两门九星上乘武学,在无妄神功的内力加持之下,可以挥出绝世级别的威力。

    日后再说最近貌似是因为在现实中跟着赵日天醉生梦死,仿佛身体被掏空一般,这么久了依旧还是靠杀拳撑场面,实力倒是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如今碰到了以无妄神功作底,使用雪山剑法的北淼,居然一时间落入了下风。

    离歌笑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嘴里却问道:“你御天阁的浮生若梦,似乎,还没有拿到绝世传承吧?”

    萧何:“快了。”

    离歌笑:“南焱,北淼二人的游戏天赋非常高,一直以来,都是我亲自在教导,如今,也该是到他们登场的时候了。”

    萧何:“可惜啊,北淼这雪山剑法虽然行云流水,但是顶多,也只能算把这门武学融会贯通罢了,还差得远!”

    离歌笑:“比起你来,当然还是差得远,不过,收拾那个什么日后再说,倒是够了。”

    萧何则是陷入了沉默。

    离歌笑麾下的南焱北淼,在前世可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虽然后期因为各种妖孽的接连冒头,只能排在天榜末尾,但是两人联起手来,天榜前十的高手,都足以一战!

    北淼的雪山剑法暗含水之卸力技巧,碰上以杀伤力著称的杀拳,反倒是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

    日后再说的内功只能算一般,耗下去,肯定是及不上北淼的无妄神功的。

    日后再说虽然最近实力进展缓慢,但毕竟游戏天赋还在,眼看不能持久作战,日后再说当机立断掏出了自己杀拳的最强一招杀绝!

    然而,本来这威力极大的一式拳法,却被北淼先以雪山剑法“暗香疏影式”削弱了威力,再以“老枝横斜式”再度卸去一部分力道,最后以无妄护体,完美挡住了日后再说的“杀绝”!

    萧何:“北淼这卸字诀用得不错啊。”

    离歌笑转身带着莫舞直接离开了,今天的对战,就只到决出十六个名额就结束了。

    “希望,不要太早碰到你,不然,也不知道咱们谁的名次,就要被其他人压下去了。”

    离歌笑的话,萧何自然是懂。

    若是二人在十六进八中相遇,很明显的一点就是,有一人会留在十六强止步不前。

    离歌笑离开,萧何也懒得久留,带着慕容仙、王清雅和寻花客三人来到了门派npnetbsp;   那里,有老熟人。

    萧何上前抱拳道:“剑圣前辈!易天行前辈,好久不见!”

    “嘿嘿?萧何?”

    易天行正在和明王李君羡扯淡,看到萧何过来,立马上前,拍了拍萧何的肩膀,说道:“哎哟,是你小子!刚才打架的时候怎么不用九玄剑典?看不起我名剑山庄?”

    萧何:“不敢不敢,只是那些对手,还没必要用出九玄剑典。”

    易天行:“算你会说话!”

    剑圣亦是直接舍了李君羡,走了过来,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呀!”

    王清雅甜甜一笑:“剑圣前辈,你好!”

    慕容仙:“剑圣前辈,好久不见!”

    寻花客:“剑圣老前辈雄风依旧啊!”

    三人与剑圣都是老相识了,自然是要打招呼的。

    剑圣:“哈哈,好好好,新生一代,你们可都是翘楚啊,我看再过些年,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可以去颐养天年了,清雅小妮子,我看你如今实力突飞猛进,啥时候把你的天羽幻身再两招给我瞧瞧啊!”

    王清雅:“剑圣前辈别急,会有机会的。”

    “嗯!”

    剑圣点点头,这才把目光转向萧何,也如易天行一般,准备拍一拍萧何的肩膀。

    谁知,剑圣刚一接触到萧何的肩膀,自己的剑意就不自主地冒了出来。

    剑圣这才现,萧何身上的剑意,不知不觉已经强大到能被动地引动他圣灵剑法的剑意了!

    感受到从萧何体内反被剑圣所引动的强大剑势,易天行大叫:“什么?这这这......”

    李君羡这时候,也把目光转向了萧何,嘴角微微一笑,喃喃道:“这小子,不一般啊!”

    “唉,萧何你这个混小子,是想气死老夫啊!”

    剑圣自然是从萧何身上看出了什么,不由得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原本我以为,我如此迅地到达神玄境后期就足够自傲,却不想,你这小家伙,进步比我还要惊人,唉,老了,老了......”

    萧何笑道:“剑圣前辈莫要妄自菲薄,我只是一时运气罢了。”

    剑圣:“运气?哼!妄自菲薄的是你吧?也好,英雄会的决赛,倒是有得看了。”

    易天行:“我说,剑圣啊,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大懂啊?”

    剑圣:“凭你神玄境初期的修为和九玄剑典刚跨入宗师级的境界,我解释给你,你也很难听懂。”

    易天行:“......”

    易天行难以置信地用手指指着自己,对一旁的李君羡问道:“我,我神玄境修为很低?”

    李君羡:“准确地说,是你的剑道修为太低,好吧,反正也差不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