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梨花针?”

    霸王娇花认出了这玩意儿,夜落也不多做解释。

    夜落这暴雨梨花针可是真家伙,比起先前百人混战的简化版不知道强上多少。

    而且,距离上次和萧何对战时的情形,如今这枚大杀器,再度被夜落升级了一次。

    黑匣子体积不变,其内藏有的钢针从一万一千根增加到两万四千根,并且,每一根除了带有特殊破罡效果,还具有相当于生死境初期玩家上乘武学全力一击的杀伤力。

    攻击范围也从方圆二十米变成了四十米,在四十米之外到六十米之内仍然具有不小的威力。

    先前唐家堡的二十枚一次性简化版暴雨梨花针加起来攻击范围也才五十米,如今夜落这一枚,就已经可以抵得上了。

    在如今近距离的情况下,当今中原所有玩家中,能在暴雨梨花针的漫天针雨之下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人王清雅。

    “千羽幕”堪称变态的防御力,以及天羽幻身自身绝世级的身法度,两者缺一不可。

    霸王娇花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能在如此密集的暗器攻势之下还能一心二用瞒过众人的眼睛埋下这一道暗手,夜落在这次比斗中,技高一筹。

    霸王娇花在镇定下来之后,说道:“为什么不启动机关?不是说生死各安天命么?”

    夜落:“嘿嘿,我今天不取你性命,你以后来百花平原找我唐家堡捣乱的时候,也多少会收敛一点。”

    “哼,话别说早了,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霸王娇花撵撵地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脸色阴沉得可怕,输给这个老对手,让她觉得有些丢人。

    富甲天下宽慰道:“哎呀,花妹子你别担心,一会儿我们帮你找回场子。”

    唐家堡那边,已经派出了霸王盟的援军日后再说,来进行第三局比武。

    “md,日后再说,老子上!”

    天狼星看到日后再说,怒气就噌噌噌往上涨。

    萧何提醒道:“天狼,我们输了两局了,不能再输了,你多留个心眼。”

    天狼星:“放心!”

    看着天狼星出战,日后再说不禁笑道:“哟,这不是那个被我捅了后庭花的手下败将么?屁股又痒了?算了吧,别奉献菊花了,我对男的没兴趣。”

    天狼星盯着日后再说,眼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扬起手中的剑,恨声道:

    “我苦练武学这么久,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个正式的场合,一个公平的机会,这一次,我要用这把剑,捅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日后再说手中血气弥漫:“你tm活在梦里,接招!”

    待看日后再说的杀拳,俨然已经步入第九层的境界,随手一拳都有着大量的杀气涌动,威力不凡。

    令人惊讶的是,天狼星从气势上,貌似更胜一筹。

    连城剑法,大圆满!

    这门剑法,出自一本武学归纳典籍连城诀,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剑法连城剑法还有内功神照经。

    哪怕是连城剑法阉割版的唐诗剑法,也有着九星上乘的品级评价。

    单论武学强度,比起日后再说的杀拳,无疑高出一个档次。

    原本萧何以为,天狼星会因为和日后再说的恩怨而心境不稳,却是没想到,在对战中,天狼星的出招冷静得可怕。

    连城剑法剑招奇妙无穷,虽然杀拳的每一招威力都极大,但是却被天狼星一一破解出来。

    天狼星长久的隐忍苦练,如今终于得到了印证,面对日后再说是越打越顺,反观日后再说,因为招式接连被破,而陷入了被动之中。

    在杀拳的第二状态“杀神”被天狼星彻底瓦解之后,反倒是日后再说的心态不稳了。

    “md,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

    天狼星的进步让日后再说有些难以接受。

    原本在煮酒论剑大会之时,日后再说还能很留有余地打败天狼星,如今却是被压得喘不过气。

    “接我杀绝!”

    杀拳不以拳招论层次,而是以状态。

    第一状态为“杀心”,第二状态“杀神”,第三状态“杀绝”。

    最为恐怖的,就是这第三状态。

    “杀绝”,意为杀尽一切,凭目前日后再说的武学境界,施展起来,也是有些勉强。

    血红色的内力浮动在日后再说体外,日后再说像是变成了一个嗜血魔鬼,手中的招式也由拳变成了爪,随时都想着要把天狼星撕碎。

    血红照应在天狼星的脸上,却没有对其造成丝毫影响,天狼星手中剑刃绽放出金色光华。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这段诗,乃是唐代诗人李白的月下独酌其二。

    连城剑法的剑招,原本就被记载于一本“唐诗选集”之中,其剑招招式,也以唐诗为描述。

    这月下独酌,便是连城剑法中,颇为高深的剑法套路。

    只见天狼星如同醉酒一般,身形摇摇晃晃,手中剑似乎都拿不稳,却又仅仅附着在手掌之上,面对日后再说“杀绝”状态的攻击,身体展开行云流水的闪避,并且手中剑却从一个个刁钻的角度刺向日后再说。

    远处的萧何看到此景,不由得笑道:“天狼进步真的大呀,这一场,赢定了。”

    富甲天下看着天狼星大神威,也是连连笑出了声:“可不是么!小狼这阵子为了研究连城剑法,连夜总会都不去了,我叫他去洗浴中心休闲一下,也不去,一天到晚都在游戏里,现在终于可以报一捅之仇了。”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天狼星上演了一出失败者重头再来的励志好戏。

    随着日后再说那半吊子的“杀绝”状态被击溃,天狼星稳操胜券。

    胜利在望,天狼星怒喝一声:“日后再说!今天你菊花难保!”

    “我,我netbsp;   到了这个时候,日后再说终于知道怕了。

    奈何日后再说的身法比天狼星都还要差一点,哪里躲得过天狼星的追击?

    “电光毒龙钻!”

    好吧,连城剑法里显然是没有这一招的,应该是天狼星随便乱喊的,不过那做出的行为可是跟这个名字很贴切。

    天狼星先是一道剑气把日后再说击倒在地,随后双手举剑高过头顶,身体急旋转起来,剑尖瞄着日后再说的后庭花狠狠地刺了进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天狼星如同领悟了斗转星移的精髓,对日后再说的下半身构造来了一场改装。

    日后再说的“八月十五”在天狼星的搅动之下,喷出妖艳的鲜血,伴随着日后再说的惨叫声,那画面让人不寒而栗。

    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带着复仇之心的男人。

    天狼星雄赳赳气昂昂地拔出了剑,一脚把日后再说踢到了赵日天身边,潇洒转身。

    富甲天下问道:“小狼,为什么不了结了日后再说?”

    天狼星:“开玩笑,要是了结了他,他也就痛那么一下下,现在留着他,还能痛一两个小时。”

    富甲天下竖起大拇指:“高!”

    天狼星:“嘿嘿,报了仇了感觉神清气爽啊!老大,走!今天晚上我请客!天上人间!”

    富甲天下:“哎哟!你小子上道,现在也知道要孝敬一下老大了,好,今天咱们一次点他六七个!”

    “哈哈哈哈”

    天狼星出了一声堪比“星爷专有”的猥琐式笑声,吓得繁花谷的妹子们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萧何则是在一边对着王清雅说道:“清雅,以后离侠王府的人远一点知不知道。不然真的会学坏的。”

    王清雅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嗯嗯嗯,清雅知道了。”

    另一边,日后再说咬着牙,捂着自己的屁股,悲愤地说道:“天哥,我”

    “没事!”

    赵日天掏了一瓶药递给日后再说,说道:“特殊的止痛药,抹上去就行。”

    “谢谢天哥。”

    说实话,那后庭花烂成泥的滋味,真的很让人崩溃,日后再说也快承受不住了。

    而赵日天则准备自己去进行下一局的对拼了。

    夜落迟疑道:“赵盟主,你准备挑谁?”

    赵日天:“我还是挑萧何把。”

    夜落:“你”

    赵日天:“没事,正好我也想跟萧何试试手了,看看这么久下来,这家伙有没有退步。”

    退步,这很明显是玩笑话,无论是煮酒论剑的冠军得主,还是风云空间中的大杀四方,亦或者后来绝世传承纷纷现世,以上乘破绝世的逆天战绩,甚至是目前仍旧是第一门派的御天阁。

    萧何身上,似乎被镀上了永不黯淡的光芒。

    赵日天曾数次败于萧何手下,夜落是清楚的。

    而他自己在曾经与萧何的对战中也体会到,这个人真的就是个变态。

    赵日天无所谓地笑道:“没事,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就算输了,还有后手不是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