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心不在焉地和幸运毒手以及霸王娇花聊着天,注意力却一直都放在离歌笑那里。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前世所有荣耀加身的第一玩家,哪怕如今的展轨迹早就已经变换,也没办法更改人自身的天赋。

    况且,不见得这一世离歌笑的运气,就比上一次差。恰恰相反,原本应该在开服半年才到手的绝世武学——《衡山五神剑》,如今才两个月就已经被离歌笑提上日程了!

    《衡山五神剑》作为五岳剑派的绝世武学之一,虽然比不得《六脉神剑》或者《莫名剑法》那么强横,但是,只要被列入绝世这一行列的武学,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大杀器”!

    如若不然,也不会前世三年,得到绝世武学的玩家百里无一了。

    到了绝世这一个级别的武学,很多武学的修炼都会给玩家设立一定的条件。

    要学习《衡山五神剑》,需要先学会衡山派的前置的上乘武学,其中包括《芙蓉剑法》、《紫盖剑法》、《石廪剑法》、《天柱剑法》、《祝融剑法》一共五门,全是五星级别的上乘剑法!

    打死萧何也不可能会信如今的离歌笑仅仅只有天榜上显示的那一门《祝融剑法》。

    两门、三门,甚至四门,萧何都不觉得奇怪,而且,按照离歌笑那堪称变态的武学修炼度,每一门武学至少也是第七层的状态!

    不仅如此,离歌笑的内功心法肯定不可能只是高等武学,有莫舞以及逐天楼的帮助,离歌笑弄到上乘级别的心法、轻功甚至炼体武学,萧何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萧何暗暗比较着自己与离歌笑摆在明面上的数据优劣,现他自己除了《易筋经》的属性加成、大圆满的《梵心诀》以及目前全服唯一一把名器——千寒剑,这三项可以胜过离歌笑。

    而天赋,应该不相伯仲。

    《夺命连环三仙剑》身为九星上乘武学,按照级别来看完全可以碾压离歌笑,但是别忘了离歌笑现在身上的上乘剑法可不是只有一本。

    《衡山五神剑》的这五本前置剑法,每多学一门,剑法招式就强上一分,而且剑法之间可以完美配合,做到攻防一体,无论自身处于何种境地都有招数可用。

    而三仙剑,说明白一点,压根儿就只有三招,并且没有一招是用来防御的,而萧何手中并无其他可以对敌的上乘武学,一旦与离歌笑对上,凭着离歌笑对武学的运用,绝对可以利用手中的多门剑法压制住《夺命连环三仙剑》!

    不仅如此,如果离歌笑的轻功武学是上乘级别,那么萧何又要劣势一分。

    秘技“天连”,也不是说用就用的,对于离歌笑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先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打中,万一时机没抓住被躲开,那么接下来就要迎接离歌笑眼花缭乱的索命剑招。

    况且,天连的使用方式也早就公布出去,以离歌笑的天赋,如今至少也是略有小成,随便叠出个1.8倍的剑招绝对不在话下!

    萧何这一分析,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太自信了!

    这是萧何对自己这段时间的评价,原本以为自己重生后步步领先,前世可以稳胜萧何的天榜顶尖高手很多都已经败于萧何手下,御天阁成了玩家中的第一门派,如此展,天下无敌迟早是囊中之物。

    如今离歌笑的出现给萧何敲响了警钟。

    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何其多?有着机遇奇缘的玩家数不胜数,这江湖,从来都不会属于一个人的,自信是好,太过自信,则是自负。

    若不能一步一步踏稳,迟早得从这登天梯上摔得粉身碎骨。

    萧何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邃地看了看离歌笑,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谢了,离歌笑!”

    “萧何,你说啥?”

    “没什么,阿衰,来,跟你说个事。”

    萧何在幸运毒手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幸运毒手疑惑地看着萧何,点了点头。

    只见幸运毒手隐秘地把右手缩进了衣袖,一只不足拇指大的黑色虫子从其袖子中掉了出来,隐入草中不见踪影。

    幸运毒手的动作,除了萧何,没有人看到。

    幸运毒手朝着萧何点点头,而萧何则笑道:“ok,我们先走吧,去我下榻的地方唠嗑,我这有醉仙楼的女儿红。”

    ......

    剧情人物以及数位玩家的到来,让步惊云和剑魔的比斗没有办法继续,只有剑魔留下一句:

    “明天祭剑大会,我倒要看看,这绝世好剑,到底落入谁手。”

    说完剑魔就先行离去。

    热闹没得看了,在场的剧情人物和玩家们也都6续离开,离歌笑在走之前,也是深深地看了萧何一眼。

    萧何学着离歌笑的方式,点点头回敬他。

    步惊云也回到萧何这边,把千寒剑随手丢给了萧何,说道:“剑太差了。”

    说完步惊云直接就往客房的路走去。

    萧何脸都黑了,举着千寒剑喊道:“你大爷的懂不懂啊?这是名器!名器!”

    幸运毒手拍了拍萧何的肩膀:“算了算了,人家步惊云是要拿神器的人,名器自然看不上了。”

    萧何吓了一跳:“我靠阿衰!你又碰我,完了,会不会霉三天。”

    霸王娇花笑道:“好啦,我们也走吧,萧何你说的要请我喝女儿红的。”

    萧何:“走吧。”

    三人也是利索地赶回了萧何所在的客房里,步惊云一句“练内功”,就霸占了屋子,三人只能待在外面的院子里。

    幸运毒手和霸王娇花都是爱酒之人,有三千两一坛的女儿红灌着,三人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

    霸王娇花前世不愧被称为“血玫瑰”,性格那真的是泼辣豪爽,那性感的外表里隐藏的是一颗汉子的心,绝对的女中豪杰!

    不说其他的,喝酒都是仰头干一坛,喝完了脸都不红一下,让萧何大喊佩服。

    身为天榜为数不多的女性玩家之一,能混到这个程度,自然有其厉害之处。

    萧何了解到,目前霸王娇花在中原的东北一带展,手底下也招收了不少玩家,只是苦于没有得到建帮令牌,不能建立门派。

    而她与幸运毒手则是在煮酒论剑大会上熟悉的,幸运毒手被霸王娇花以雇佣的形式进行合作,两大天榜高手配合一群等级不低的玩家,的确是在这主线空间中搞出了不少事。

    对于萧何称呼幸运毒手“阿衰”这件事,霸王娇花是一万个赞同的,两人合作期间,可没少被幸运毒手那“迷之黑手”坑害。

    幸运毒手显然已经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说道:“萧何,你刚才让我放虫子跟踪剑魔,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哦,没什么。”萧何随意道:“我想宰了他而已。”

    “噗!”

    幸运毒手刚灌下一口酒,全喷了出来,霸王娇花也是一脸愕然地看着萧何。

    萧何:“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幸运毒手:“你是不是疯了?就算你nB,天榜第二,你现在也只有上觉境五品,你告诉我要宰了剑魔?”

    霸王娇花:“是啊,我们对抗天池十二煞的时候,都是十几个高手齐出才能拿下来的,十二煞里被我们宰掉的那几个都只是生死境初期而已,剑魔可是生死境巅峰啊。”

    萧何小酌了一口,说道:“你们前段时间也应该知道,御天阁救下剑圣,并且灭杀了五位天池十二煞的成员,其中包括他们的老大童皇。”

    幸运毒手:“你御天阁全员都是上觉境的一流高手,五百人当然可以。”

    萧何:“那如果我告诉你,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单挑童皇呢?”

    幸运毒手:“......”

    萧何:“我可以告诉你们,童皇是生死境八品,我勉强可以杀掉,但是剑魔比起童皇要强上几分,我单独一人没什么把握,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幸运毒手:“我要越级杀个生死境初期的人物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你倒好,目标都放在生死境巅峰的高手身上了,你丫到底心有多大?”

    霸王娇花:“你应该问,萧何到底有多强。”

    萧何笑道:“一句话,愿不愿意帮忙。”

    “咳咳,这个嘛......”

    幸运毒手伸出两根手指搓了搓。

    霸王娇花倒是很坦诚:“说实话,萧何,我们之间是第一次见面,交情什么的不谈,想来你前段时间愿意公布天连的使用方法,人品应该有保障,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强,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冲突,要帮你倒是可以,但对于我们来说,剑魔毕竟太强了,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想来你是想要剑魔身上的东西,我不可能白白打工吧。”

    萧何点点头:“自然不会亏待你们,杀掉剑魔的积分是系统分配的,我没有办法干预,我只想要剑魔身上的《断剑诀》,要是爆出其他东西,归你们,而且。”

    萧何从虚弥戒中掏出了两枚血菩提,递到了二人手中,说道:“我出的价就是这样,看你们的意思了。”

    萧何考虑得很周全,有两大天榜高手相助,杀掉剑魔,至少也有七分的把握。

    原本萧何是没有这个想法的,但是离歌笑的出现,给了萧何极大的危机感,他现在急需要充实自己的武学种类。

    看剑魔的《断剑诀》招式玄妙,而且威力不凡,正好可以弥补掉《夺命连环三仙剑》招式太少太单一的缺陷。

    在这次夺取绝世好剑的过程中,或许免不了和这个前世的第一玩家交手,多一分手段,就多一分胜算。

    幸运毒手把玩着手里的血菩提,说道:“好,这活儿我接了。”

    霸王娇花更直接:“什么时候动身?”

    萧何微微一笑:

    “就今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