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的喧嚣或祈求,传达不到爆鸣声嘶的战场之上,这里所充斥的,永远是鲜血与死亡。

    而继一溃九千米的快崩之后,符文之地稍挽颓势的顽抗,也仍是缓慢却不可抑止的在半小时内整体败退近六千米,换算为面积,则是七千八百多平方千米的疆域。其上所铺洒的,不止是中低阶兵种的鲜血和满地的器械残骸,更有高阶强兵的尸骨四散。

    即使那相对于主攻之时完全是不值一提,也终归是一份份资源堆出,这防守作战的闲暇时间一多,便偶尔看着还挺肉疼。当然,也仅只是肉疼而已了,这些随手可造随手可抛的物件儿,到底不过是炮灰,丢给那可笑的无损战略步步为营拖够时间,便也称得上是物尽其用了,甚至可以说是赚了吧?

    唯一麻烦的,是现在杀不多地球软蛋,以后也总归得宰。即便那些神叨叨的家伙研究的东西很够劲,存活个几亿也够宰一阵了,真麻烦,为什么最多只能留个几千万呢?杀起来很累的好吗?

    啧,有个息息相关的大靠山也不一定就是好啊,因为这意味着两边都不会给谁活路呢……

    两星的根本对立确在于,符文之地星球意志既想要占据地球又无力抵挡过两亿之数气机相连之意念流的直接或间接左右,是以他容不下地球生灵存活过多。反之,空虽能容,却前提是要灭掉一个嘴上总说是“暂时”比她强但“暂时”会挺久的伏,期间只要一次攻防余威没敛住,地球生灵就会迎来大损,这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哪怕地球起码能挨过近半折损也保持着更大的体量、底蕴、胜率,她却是不愿看到过多的牺牲,于是有了先行兑掉伏的计划。

    而对于空的打算,伏当然看出了征兆,所以在一系列有他没他的战胜准备之外,还防备着两边主宰沉眠后战局走向胜利却留下太多地球人以致他醒来后反陷困局的准备。也即是灌输两星互不能容彻底对立的观念,令符文之地一众人深刻认识到必须要赶尽杀绝,除此外的什么议和或战败,根本连概念都不能有。

    对此,空是不好越过伏去影响符文之地生灵的思想,也不想给己方数额远超的大众硬灌什么灭绝思想,她要做的,是用自己的牺牲去保证地球取胜且不致死伤过多。这两点上只要能拉着伏退场,地球本就更高的基础获胜概率便会再度拔高,伤亡,也不会大到无可接受。毕竟时间,一直就站在更具实力和底蕴的地球这边,伏的挑战,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胜算不大的豪赌。

    事实上,若非伏早先察觉到空的恢复进度不妙而觉时间紧迫,更早之前便认清符文之地在人口潜力和现有战力等方面远不及地球而筹备等待了二十多年的他,又何至于急急开战。一方内争无备一方有意筹练,各方面差距缩减的速度是极快,他又何尝不想再有个七八年来训练培养更多强兵做更多准备,以在他和空互相牵制甚或双双沉寂之时,亦能多握住几分胜机。不像现在,只能是先退避着两败俱伤的可能,却总归会有避之不及的时候。

    只可恨,空身负超脱机缘,却竟甘为一群蝼蚁自断前途性命,实非强者所为,实属可笑可恨!

    ……

    “啊~~~~嚏,好,好冷的怨念,快把那个钢铁烈阳之匣借我暖和一下。”

    “呵,从来是有借无还,还开始搞物品指定了?小火柴一盒倒是可以给你,宝匣别想。”

    一把接住专门用来点燃碧水灵灯的“小火柴”一盒塞进系统上架销售,匣子她也不准备放过。

    “顶多开出五个光盾的团队防护物品,还是个次级仿品,你作为一个眼力还不错的小伙子,研究精力就别放这儿了,快拿来姐姐帮你找个专业对口的处理了。”

    “仿品你那儿多得是,一眼就看透了还研究什么?倒是S级的仿品你给我多找一个出来?这个我要送给狼和尚,就此打住。”

    “那也得给我,不然你自己要等什么时候才能送到。放心吧,这次不多收你能量功勋了,嗯,也不要你附加什么小物品。”

    你会有这么好打发?唬谁呢。

    “到底什么条件,直说。”

    “嘛,山城那边有几个能力还行心性没救的家伙,正撑个破烂结界商量着要谋夺别人的传家宝,说是要做的干净利索不留后患,我这是送你的小兄弟一份救人的大功德啊。”

    匣子取出,但并没有立即就给。

    “现在还有人胆敢做出这等恶事?你该不是夸大了吧?”

    “总有人心存侥幸利欲熏心,觉得系统不可能时时处处紧盯,事实上很多小事确实淹没在超巨量的信息海洋里了。但,这么大的恶念恶事,也竟敢指望外界不察系统不知,我只能说他们是脑子里面有包。”

    物品交接,任务接受。

    “大概还是习惯性觉得,地球意志不会直接插手世俗。尤其山城那边,传为陪都后内外窥探交手不少,很多伤亡事件的信息都没详细公布;还有彭青前两天刚收拾了一个所谓当局‘大人物’也不了了之;加在一起或许是给了某些人一种错觉吧。”

    “嗯,前者倒是有一定相关,有些人得到信息稍多点就自以为把到了些许脉络,实际嘛,比之安安心心过好自己生活不多想的老百姓还要看得迷乱。这方面的警示还是要进一步微调一下,然后,彭青这块儿倒跟这事儿没什么相关,因为我可是帮你把尾巴扫的干干净净啊,所以顺便说说吧,什么价才合适?”

    “复杂难理清难说服的各方交锋只要不牵连无辜百姓不损及地球根本,你管过的可不多,管也是偏向有理的一方……平时我不争什么对错,你要敲就懒得多说给你了,但既然是彭青代我出的手,那我就必须明确一个前提,这件事,不是我们不占理。”

    “晕,这么严肃认真干什么,帮你扫尾当然是你有理,理还很大呢行了吧。不就是这么一说让你给点东西意思意思嘛,突然就较个真儿,太不懂配合了,弄得我这点小乐趣瞬间大减!”

    空所欲得的,当然不是一两样小物件儿,这互动贫嘴的过程,才是她少有的乐趣所在。而平时福守缘也习惯了这样陪她,却这一波撞上了两人思考视角的大不同。

    “本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对你自然是小事,对我对彭青却是大事,探讨前提必须明确。”

    “好好好,明确明确,非常明确,那也就明确点把东西拿来,前提也很明确,低于S级我明确地不要。”

    毫不为之所动的拿出A+级噬光妖木,说着不要的某人,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快。

    “哼哼,就知道你丫砍价是拦腰砍一半,不错不错。”

    呵呵,这个台阶找的,佩服。

    “什么眼神儿,给我正经点,趁着你伤上加伤记忆必定深刻,大规模疫病防治的药剂科目,授课继续。”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