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来得有些突兀,这种感觉在敌军强兵纷撤后的十多秒里也仍有残留,再到全面转入收割模式,不少的地球将士们也都还是偶尔有些恍惚。

    一方面,长达十八个小时的激烈鏖战,令人一时之间脱不开战争性视角;另一方面,漫长战线上的巨量炮灰兵种半点未变的纠缠送死,令一众战士始终警惕着敌军强兵反扑。哪怕系统明确指出敌军不会再组织外冲,也并未令士兵们的自我心理调适明显加快。

    当然,这一切并不影响大部分将士露出笑容或高声欢呼。

    再到越来越多的炮灰真正变成飞灰,将士们的笑容与欢呼,终于越发畅快无疑。

    只是,在这样越发轻松的围剿中振奋近一分半钟后,人们脚下忽的传来了连绵震感,精神也再连不上术网?很多反应较快的人,才又错愕的回过头看向了龙脉。

    “敌方星球意志投影化身被斩于龙脉,龙脉稍稍受创,相关区域法术网络暂时瘫痪,请相对依赖术网作战之序列即刻退出清剿。术网预计半小时后重新开启。”

    有时候语言的排列顺序非常重要,就好比这段通告,先抛出一个够震撼的超大胜果,再带出龙脉微损术网瘫痪,便令大多数人自然而然觉得这个代价能够接受。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事实上就是战果大于代价,除了米国人稍有些心痛国运的动荡外,其他人顶多也就可惜一下紧接着的反推作战失了一大利器。

    而随后,作战人员的大规模轮换调整,参照无术网作战预案,理所当然地开始执行。没有了外敌重压,嚷嚷着不肯退的人,也就相对更容易劝离。

    唯独在已经灭尽敌军的龙脉内外三重阵线,大多有伤在身的战士自发组织起来祭拜牺牲者,被批允了多做停留。

    整场战斗进行至此,牺牲者最多最壮烈的便是这内外两重(中间阴兵生还率较高),当中失去肉身仅剩残缺或完整灵魂的有一千四百多人,未来多少还有着复活希望,而两百多身魂俱灭者,却是从此真正告别……

    外间大片的反推呼啸也盖不下的沉痛,给关注着此间的人们,带去了对未来战事的更深思考。其中自也免不了对当前反推压制作战的些许忧思。

    遥遥可见的炮火阵地,不断建起在敌方占领区内的安全地带,待敌军无法用炮灰拦截地球大军之时,谁也不知道地球的炮火压制能为己方进攻带来多大程度的掩护。只若依照此前数据,敌军轰出的炮弹导弹,最多有百分之三点七会穿过火力封锁,这等密度基础上能造成的人员杀伤并不大,如此则又稍稍安心了些。

    再有,半小时后术网重启,则普通战士也将拥有一两次借力防护躲避常规炮火或术法的可靠底牌,而不是完全依靠本能、运气、强者的庇护。到了那时,全面提速就是必然,不像现在,还被坚持无损宗旨的系统要求放慢收割节奏。

    由此再话说回去,敌方星球意志果然也不是出的昏招,被他拖去这半小时里,恐怕敌军真的能站稳脚跟了。之后想要消耗敌方的有生力量,难度上升的大概不是一点半点。

    但,也还好在仍是把敌军压在一个固定区域内吊打,想打哪里打哪里,想怎么打怎么打。主动权,终归是明确的握在己方手里,且至少会维持到星际第四战结束。

    在此之前,一定要打得敌方短时间内无力窥探更多疆域。

    为此,再申请一次趁敌方兵员设施没能完全由外攻转内防而大力突进,无损宗旨,真的该放宽一点了……

    “七十亿比两亿就可以不顾惜人命了?这帮家伙,真是太不懂体会上意体恤民力了。”

    “是你太苛求完美了,我是有限度赞同他们的加大投放。”

    “附议。”

    “附什么附,有你说话的地儿么,信不信立马让你回去睡。”

    “也行啊,反正这模样,你也不会让我上战场了,在这儿看着干痒痒。”

    包得像个木乃伊样的躺在床上,福守缘绝对不惯着某人的转移话题。况且他走了说不定会更好,没了他当缓冲,空就必须直面瑷的不同意见。

    “哼,现在想走了,没那么简单。”

    “能有多不简单?不是说了碍眼吗?快送我走啊。”

    “哟哟,就剩一张嘴皮也能把挑衅表现的这么到位,果然把你封起来是正确的决定。不然碍眼加上刺耳,我怕是没这么能忍哦,嚣张少年。”

    “嚣张?少年?呵,我一个堂堂二十多岁的理智青年,请不要把我强行拉低到某些人摆脱不了的心理和生理年龄线上。”

    “你,想死!”

    “你来啊。”

    “好,好,你别管,我绝对不打死他!”

    “好了好了,你先去处理三四号的调换吧。”

    华胜盾战区原本的防卫子系统是偏重研究和经济事务的四号,因为此次大战的缘故换上了京都战区偏重战斗和政治事务的三号,现下最紧要的战事阶段过去,是时候调回四号去主持下一阶段全新模式的战斗了。

    “然后你,又想回又怕被看到这样子,送去哪儿合适?”

    “去四小那儿呆两天吧,正好顺便帮他们加快一下,对外也好交代。灵脉为重嘛,不能回家也可以理解吧。”

    “更顺便加快自己的恢复,赶上京都之战是吧。”

    “嘿嘿,知我者瑷姐也。”

    “问题在于,陈香和方晓雯这里,一面都不见,不可能不引发猜想。”

    “我准备换个相对看得过去的伤情面貌留个影像信息,里面着重谈下时间不等人。一个是各自时间错开;二个,米国这边龙脉受创会加重大家对接下来京都战况的担忧,说灵脉问题的时间紧还是很可信的。”

    “既然你都想好了,可以。”

    “谢谢瑷姐。”

    点头,挥手,福守缘的形象立变。

    “咦?姐,伤情效果很合适,但,气色是不是差了点?看着总觉得,有点那个啊。”

    “噢喔?你不是一向说不在乎外表吗?”

    “不在乎不代表不该打扮啊,无论面对谁,总得看着像样才够尊重吧。”

    “可是怎么办呢?精气神衰败自然会看起来不一样,这才是最与程度适中之伤情匹配的真实。”

    又被调戏了一波……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办?

    “姐,我强撑着把气色搞好一点,也是很符合我自身性格的真实吧?”

    “的确,这样一绕还更能让人信服了。所以说,老实人蔫儿坏起来,才最是防不胜防。”

    晕,这话我不接。

    “还有,彭青那儿也要去信吧,不然肯定舍不得走。”

    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