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修改一遍,可以稍等下再看)进入八人庇护所后,艾德里安的眼神便主要锁定在了沉眠中的福守缘身上,想了想,他将此战所获之巨量功勋花了大半去加快其恢复苏醒。且即便系统再三告知是干涉者功勋比之更足,仍处沉眠乃正常休憩,此时多用药有浪费嫌疑,却也耐不住这位各种意义上财大气粗的大叔就是想要表示下。

    于是很快的,福守缘面带苦笑的睁开眼。

    “叔,你这都快够老爷子直接回溯体能状态了,我可没要这么高的价。”

    相对地球上的人们而言是无所不能的兑换选项中,直接获取某种助益和拿到相关功法途径间接缓慢地自行获取之价位差别,一般在七八倍以上,且越困难越特殊则越是倍差拉大。像这种并不单纯只是获得能力属性而是要令已衰老之身体机能焕发第二春的事项,也即通俗意义上的返老还童,所需款额之巨更不用说。若非是参与到龙脉核心之战还拿出极多尖端武器设备布设阵地,阵斩之敌又俱是功勋奖励额度极高的强者,他艾德里安也分不到当初看来是遥遥无期的巨款。说他舍得,那是真舍得。

    “哈哈,那只是咱们两家交情的起点,现在可不单单是那点情分了。你都叫着叔,送你点东西怎么了,难道也要怪我浪费?我可不认这说法。”

    “嗯,那本来就不算浪费,是那位不想我上去凑热闹,但按自由原则,拒绝不了你的兑换。”

    本以为是之前分了功勋给九个人导致缺乏……结果却是,一直都是笑吟吟的艾德里安可有点儿无语了。

    “搞半天,这还不如说是浪费。”

    再睡会儿也许就错开了。

    “没事儿,这是咱们的主场,敌人的主要目标也不是我。”

    “行了,他自己醒过来也无非这一两秒的事,让他去吧。”

    曼努埃尔一进庇护所也就感觉到了,福守缘的精神波动所反映出的表层意识活跃度,根本不像正常睡着时多数激发潜意识的人,显然其参战欲望极强烈,该状态下说不定哪一秒就自己醒了。

    “我也没说拦着,自己小心吧。”

    “放心吧,我主要就是看看。”

    “随你随你,要走快走,不然,越看越觉得我们是真老了。”

    他申请的还只是观战……

    “日子还长着呢叔。”

    “要你说啊,去去去。”

    门拉开,福守缘笑了笑不再言语,一步跨入。

    “这小子不乘保护舱就走了,气人。”

    “你啊,嘚瑟吧。”

    ……

    “小子,很嚣张啊,无视姐姐大人们的警告执意上来!说吧,怎么支付姐姐们的额外消耗。”

    看着甩动小拳头的无良萝莉,福守缘表示很无奈。

    “都快被外边人锤死了,就这么急着再给我添上两拳?”

    “喔嚯嚯嚯,这可是你敬爱的某人默许的。”

    拨开唬人的拳影,福守缘想绕过某个飘起来张牙舞爪的家伙,却绕不过。

    “少扯大旗,堵门也不会给你机会。”

    “那可不行,不刷爆它一两张卡是升不了VIP的。”

    敲诈就敲诈,台词花样还挺多。

    “喂,别以为没有违禁词就可以口胡啊。”

    “退场那波的回收材料,全部半价给你,不许再加。”

    “前面的三副虚空铁甲和那本符文刻痕书也半价。”

    “成交。”

    说完迈步,仍未能过。

    “唉,一趟交易挺好的完成,就是没点实物过手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差了点什么呢?”

    “白雾迷镜,不能再多。”

    “嘛,算你挑的不错,走吧,去见你的瑷姐姐。”

    路一让开,就看到瑷姐在布阵。

    “之前不是布好了?”

    “她觉得不够,但其实嘛,纯属浪费。”

    “于是就来敲诈我?”

    “找点损失回来,心里舒畅多了。”

    “别听她误导,这些都是我的藏品。所以你们两个的事,还是你们两个的事。”

    “哟噢,那就是说真在你这儿吃了亏,也可以算作他的事咯?哟哟。”

    “是不让你胡乱牵扯我进去。你啊。”

    “睿智如我,一切都别想能逃过我的眼睛。”

    回首一笑:“所以呢?”

    “额,所以,你小子如果真有想法,那也离成功太远太远,要努力啊。”

    呵呵,就喜欢看你认怂。

    “呵呵呵,你小子是找打呢。”

    “但你好像没时间了。”

    刻意留着没快速消除的精神污染放射源,已接近放射尾声。

    “嘁,攘内必先安外,一分钟解决战斗。”

    两边的准备都已是相对充分,外间的欢呼是持续,还是变动,很快便能见分晓。

    “来了。”

    无声无息,空的身形已不见。

    “开启结界。”

    久违的“八卦封绝”。

    “叠加上脚跨的这两阵做好防备,不准主动出击。”

    “明白。”

    融入了更高阶的阵法之中,八卦封绝的结界进一步凝缩,转眼达成质变。

    至此,瑷才放放心心的全力发动了所有大阵助战。

    “别直接去找法则运用痕迹,先看能量流转。”

    并没有太多异象的力量内敛后对决,福守缘仅能看到一丝丝的能量流转路线。手上连连比划了半天,才确定这大多是各种法则按御使者的意志混凝后完全不同于常规法则之力的能量调用体现。

    “到了这一层面,必须将各种法则混合使用么?是避免某一种力量形式被克制?”

    “并不完全是,单一运用也能强到跨越出常规意义上的克制。只不过他们是比较特殊的,涉猎绝大多数法则,由此可组合衍生的针对很强效,便基本不会拿出较单纯形式。”

    点头无言,嘴角溢血。

    “换干涉力。”

    没有对应体质和相应能量,仅凭精神意念驱使法术网络中的各式力量,多数催发不到法则层面。而干涉力于本质上乃是法则层面的稀释化运用,对上这顶尖之战的余波会要好应付些。

    “看着,更刺眼了。”

    换了干涉后的观测,信息量获取的更直接更庞杂更玄奥,也就更令福守缘的感官和心脑承受不住。

    “停下吧,现在就这样去看,其实无益。”

    之所以不预先提醒,却是要让他稍稍感受一下其中差异。

    “呼,刚刚,能感觉,空完全是压着对面打,是错觉吗?”

    “当然不是,做了这么多准备又是在主场,如果还打不出这等威势,谈何日后之胜。”

    “所以他为什么会来?是败了也损失不大?”

    “大,但他必须要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