厮杀一刻不停的主战场,人人皆有敌手,大部分无从进行即时性大幅调整收缩。

    是以当符文之地三十名S阶、十一名SS阶、四名SSS阶通过传送汇聚一线齐攻强冲,沿途还有更多潜伏已极长时间的强力死士不时的蹦出,便尽管地球这边组织了五名SSS阶率队的四十七人更强团队专门阻截,也一时间堵之不住一心前冲的强者小队亡命强穿固有阵地。

    但这当然不代表他们真能轻松穿越火线,只因,地球各阵地上的勇士们正无视将令前赴后继地强行以身体在阻挡着敌众哪怕只一眨眼的时间。也由此,两方的起起落落刀剑相交,俱都一击比一击状态破表,一方是急躁,一方是撕心。

    而在这般的双方俱是超状态输出的硬拼中,由着实力与觉悟所共同决定的阶段性结果是,地球大军将这一批强敌或斩或留了大半于沿途。只在最后集中暴起发难的一批潜伏死士牵制下,漏放了两个A+、五个S阶、三个SS阶,几乎是同时间进入到原本快要结束战斗了的龙脉核心区。

    一个照面之间,新强敌的夹攻将雾隐切为三段避退、柯西伊失去六根触手、艾德里安激活最强的一次性防御罩、诺阿被剑捅穿、萨瓦娜大范围冰封阻敌,福守缘游走救人,索菲娅用出三秒内绝对不可能被攻破的范围防护光明庇护所。

    相应的是,柯西伊咒废一个、诺阿硬换一个、卢克缠住两个、艾德里安枪杀一个、雷火麻痹两个、福守缘腰斩两个,曼努埃尔,硬生生以精神力爆头五个!

    却也仍是可惜的,若新一批敌人来得再晚那么一点点,他们就能先将前一批敌人灭绝,而非现在这般强行爆发点杀一部分后也仅能将局面堪堪维持住。

    且在零星又有敌人突进加压的困境下,很难说崩得过紧的局面会不会在某一秒超限崩塌。

    “索菲娅,净化左边的精神污染,教授别动,右边我来。”

    敌军携带的各式魔法器具中对战局影响最大的,是大批量精神意念波储放水晶所放出的精神污染。其不仅会定住龙脉,还会不分敌我的致人疯狂混乱,更可能成为敌方星球意志绕过外间封锁直接投影降临的凭依!

    因此,不管战斗如何激烈,福守缘等人也都必须要抽出空隙去消除。这之中又由于渗透性粘着性污染性太强,他们便只能是通过间接手法抵消,而不敢放任心灵层面上有任何直接的触碰。这也即是为什么,精神意念力最强但却仅有精神力运用手段的曼努埃尔反倒不好去做接触性处理。

    “萨瓦娜和柯西伊多留注意推拒水晶,雾隐别急,把伤养好再出击。”

    把水晶推远或冰封,能稍稍延缓一下紧张处理的节奏,毕竟其携带总量有限,部分更能由外圈友军帮助拖延或销毁。

    “卢克往左拉扯,右边有细胞坏凝射线,雷火等至少九秒后抽空去毁掉发射装置。”

    “砰!”不断观察别处做出提醒的福守缘,被虚空中忽的冒出之重锤轰落在地。

    “竟敢无视我们重铁一族,干涉者很了不起吗?杀了你!”

    三个出自虚空世界的S+级重铁兽,既可频繁的虚空穿行又有耐扛能打的躯体钢化,集灵活与坚固于一身,确有自傲的资本。

    “迟迟不能闯出你们的合击范围,确实没什么了不起,但至于谁杀谁,莫非来到这里还指望生还?就凭这两样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天赋本能?”

    习惯了游走速杀但主要是靠层出不穷的攻击手段针对性碾压短板的福守缘,面对这三个皮糙肉厚又很能逃命的家伙,的确挺难一棒子打死。却,也仅是不能一两击灭杀,否则他早便会呼叫狼叔或萨瓦娜这两位硬性攻坚型角色支援,他可不是会碍于面子喊不出口的人。且这时节,也没有那么多悠闲的时间让他被滞碍于此,他的战斗价值,还是得要游走起来才能最大程度的体现。

    “嗵,嗵。噗!”

    试探理清了脉络后的四加四加三次敲击,以隔山打牛内部震荡的手法,将强弱有别的三头重铁兽之内脏震爆。全程所用也不过三两句话的时间,出力消耗亦比之破坏外甲小得多。另外,顺手收下的这三副适合镌刻空间阵法的完整铁甲,无需加工便售价不菲。

    “形势尚可才让你多活两秒,哪里来的自信说那些。”

    话是这么说着,语气上却颇带了几分疑惑。战斗至此,除了此前涌入过多时危险了些,前后都竟无甚太大的压力,这与预期的紧张战况完全不一样。难道真的全压到星球意志投影降临那一阶段?不会这么天真吧?

    “嘁,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低估自己高估别人啊,战争不是小说电影,是实打实的投成本拼筹码。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被你们摁死了不给机会,还怪人家搞得阵仗不够刺激咯?”

    如果是这样,那主要还是外圈留住了大多数,是他们的牺牲。

    “警告你,别拿这个撩拨我。我能救,他能杀,要我怎么样?除非强到有一定自保力,否则也就是一个无休无止的死结!”

    我只是。

    “少只是,没心情,说别的。”

    这里可以放松了吗?

    “不能,战斗还没结束,打到这阶段铺垫了那么多资源进去,再来一波强者传送的可能性很大……直接花大代价定位破开到靠内位置也不是没可能。”

    那,拜托件事,真要来这么一波,就及时点把我被你扣算那些功勋换成保命药剂或道具送给在场九人。

    “送东西可以,扣算什么的,我是不会认的。算点战时优惠正常走账。”

    随你,东西先送到了就行。

    “敷衍谁呢,眼神可别那么含情,小心受伤。”

    前面说过了。

    “说过的知道的多了,我要你做到。”

    处在身边,这九个人不一样。

    “再不一样,生死面前也都一样。我在习惯,你也得习惯。”

    你花了多少年,我才多少年。

    “求我也没用。拿命去挡的逼我也没用,而且这一点上很认真的劝你一句,你想死,还真的挺难。”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