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光泽于指间闪耀,翻停的那一秒,电磁场赋予的巨大动能正式加注于一枚小小的硬币之中。

    旋即,“轰”的一声长久崩鸣,比机械重炮发射还要更为狂猛夺目的人为超电磁炮,仅初速度便达到了骇人的三倍音速,且在射出之后也仍旧不断加速,生生地平推出一条大道!

    “还来?你这样真的会没人要的。”

    “啰嗦,就是要他们都看好了,我们科学侧能力者,才是未来的主流。不论是身处何位,皆能胜任突出!”

    可暂时就你们七个等级五,再是强大,人家也有说法。

    “怎么说也才真正兴起了不到十个年头,别较这个真儿好吗?你也说了是未来嘛。”

    哼,我就是没耐心啊,臭圭吾。

    “然后像你这样理直气壮的偷懒是吗?”

    骂归骂,新的硬币却还是先收了起来。相比本就不喜的战斗,傲娇的玉木绘美更喜欢臭骂失忆鬼尾上圭吾,看着就来气。

    “额,我就一只手有点用,这密密麻麻冲上去,纯送啊。”

    能力很强但应用范围极有限且受制于纯物理攻击的尾上圭吾,最开始还能到处乱挥左手逮几个潜伏的倒霉鬼,现在,可没人还会傻到往这片区域来。

    “现在说这有什么用,早先偏不听劝,纯粹是添麻烦。”

    一近一远守着这热血笨蛋,哼。

    “啊不说这个了,强负面状态出现,我又能派上用场了。”

    多种力场波动混杂的诅咒,凭一般驱除手法消耗较大较麻烦,但换了他,也就左手挨上便会自动消除那异常的能量纠缠。

    “嘁,完全成了医护兵了。来时是谁说要跟干涉者比比肩的,没志气。”

    “是你要我跟着喊口号,我可没什么跟人比较的心思。况且话说回来,一只手的消除跟全方位的干涉,不比也知道。”

    救下两人停了奔跑,圭吾回过身的作答,很诚恳。

    但就是这份诚恳,让一向好强到不容许别人比自己更强却唯独愿意承认他一人的最强放电使,更为气闷。

    “什么叫不比也知道,输给你那么多次,我不也完全的扳回了一局么,那是不比就能知道的?”

    汗,不一样的好吗?

    “好吧,遇到了我会打起精神认真尝试的。”

    “不止是尝试,你必须要有全力阻止他的觉悟!”

    气氛随着这一句话的出口,变得有些凝重了。

    “玉木,你别相信那些鼓吹威胁论的人,干涉者,不是那种会迁怒到平民的人。”

    目光交接。

    “这就够了?如今,大有大的团结,小有小的凝聚。真让操持着主要武力的当局跟他对上牵累过多,国民在往后的利益,又有谁来保障?尾上圭吾,别忘了那些你我都不喜欢的家伙,却也实实在在是维护稳固国体的一部分,是不能够猛然变换的一部分。”

    原本的玉木绘美并不关心扯来扯去没大变的政治,战争到来后却由着自身圈子的实力瞩目而不得不关心一二,泛性意义上属于轻改革派。对扶桑内阁现行政策和趋向不满,更不满他们这时候也还要捆绑着国民跟干涉者乃至华夏硬刚,道歉认错就那么难吗?真真令人火大……可再是火大,外部推倒和内部革新之分,她也不能说自己是看不清。所以,作为高个儿就是得先顶上,顶不住,也得拉人顶住。

    “什么时候,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一定竭尽全力阻止冲突的爆发。”

    答应的还是有些勉强,但这不是失忆了注意不到自己的立场,而是,成长性上明显比不过人家啊,唉。

    “知道你为难些什么,只能被动等待他实力增长确实很不利。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必须要时刻保持着对等力量的跟进。而这在当今扶桑,只有你和禁区通行在能力性质上有同级一拼的可能性。”

    “喂,这话我可不敢点头了,你太高估我、也太小看各方豪杰了吧。”

    英眉一撇,整个科学侧新兴型能力开发排位第三的超能力者玉木绘美,对自己的认知判断毫不动摇。

    “这些年交手下来,加对我基本透明可查的电子存档,我坚持我的判断。仅于国内而言,就你们两个靠谱一点。”

    “哎哎哎,这里的本国能力者好歹有几个,你们两位这是拉的什么仇恨?传回去还不等大敌过来,先就要乱一阵了。”

    活动完手脚回到尾上圭吾身边的长谷部飒汰,对这两个自说自话的天然呆,也是无奈。

    “双面间谍闭嘴,你个满心想着讨好别人拿好处的家伙。”

    魔法侧英联邦国教送入科学侧联合学园的卧底长谷部,入学三十六小时即被发现身份,转而成了双面间谍。现今,又因着身具冲突性魔法回路和能量回路,想要得到干涉者的出手调和。是个本身非常热血执着的不怕死兼喜好享受生活的非典型特工。

    “拜托,管管你家傲娇大小姐啊,每次都戳人伤疤,看,都流血了。”

    “少嬉皮笑脸的,自己又用魔法怪谁,凭体术拿不下还去装,活该。”

    科学开发形成的能量回路跟冥想修炼形成的魔法回路之冲突,随随便便就是大到肉体撕裂乃至身死的程度,长谷部敢用,却是其能力为肉体再生。当然,这也不代表就没有危险,事实上,连续用个三次四次,是必死无疑。

    “哈啊?要不是你们两个跑远了不给我压阵,我至于被人恼羞成怒的围殴吗?嗯?”

    仍是不屑的一弹指,超电磁炮的余波也掀起了狂风,让某人的鼻血更飚!

    “哦漏!尾上你还看戏,就真的友尽了!”

    “风我是消不了,但之前,确实是以为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不至于不顾脸面。何况,你又不会真吃亏,那肯定是要先顾着正在战斗的远程能力者。”

    尾上圭吾的左手能够触碰消除非自然能量变化,但对于能量变化引发的纯物理性变化,却做不到直接影响。

    “休要狡辩,你这明明就是重色轻友!枉我放弃了接近干涉者的机会来护你,简直太伤我心了!”

    “喂,你这是,咦,你不扁他吗?”

    脸蛋微红的玉木绘美傲娇的一昂首:“关我什么事,长得可爱有错吗?哼,他针对的是你个大木头。”

    咦?暴力女说自己可爱?然后我是木头?脑部曾经受创到失忆程度的尾上圭吾一脸懵然……

    唉,枉我又给制造机会,这真是块超大木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