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美好身具美德,并不代表就一定不会有错误言行,更不代表就从此无需了自我审视。

    去掉耀眼的光环,索菲娅很明白自己还是个普通人,会哭会笑会气恼,会想要某一天能好好地睡个懒觉,会想着能有更多厉害的人帮忙分担该多好……

    可更多时候,她很清楚自己已不是个普通人,也很明白自己的形象该是怎样。所以她的外传事迹中没有负面新闻这一点,她敢说是自己做到了严格的自我要求。但对于别的教众,尤其序列排位和资历实力都远超自己的十三位大前辈,她无力去干涉,只能在私下里以请教的名义进行委婉的劝谏。

    六次被微笑斥退,若非祈领者的身份是由圣堂测定,她大概早已保不住名号……且即便如此,她和两名走得最近的祈领者在圣堂会议上的发言力度,也在无形中受到着挤压。

    事实证明,哪怕入殿前需要全方位的心灵检视和洗涤,亦仅能保证大致的德行无亏。某些定义模糊的心理边界,就比如外界风评这一类事,以人非完人和建设维护心教形象的理由,竟就能说服自己说服他人,通过了维持零差评的荒谬表决。演变到后来甚至于,不少小节上的不严谨乃至非对应美德的隐性触犯,也堂而皇之的在心教高层中成了可以容忍几次的事情。而这可是在某些非有硬性道德条令的地方都不会明目张胆地出现的章程!她不能接受,却无力推翻,这时候就需要——

    “我自身急需加强,可这也一时无助于我提出的质疑和劝谏。所以,我更需要足够多有力量也有德望的人,携手还心教一个真正符合期望的本真局面。”

    “还?”萨瓦娜笑着瞥了瞥远处的草庐。

    “更偏名望又有十八之数轻易不会变的你们那里,其实比一般的众议局面还难处理,他,不是合适的人选。”

    点头,继而摇头。

    “他能够带给我足够多的还没有习惯了某方面松懈的人。”

    “好吧,那么话题就又回到了最初,无论是怎样的追求,过程中采取的什么态度举措都很重要,非常重要。”

    连教内矛盾都敢于说出了,自身的那点急迫失分,索菲娅显然更能够去直面寻解。

    “少点套路多点真诚。你的意见我听进去了……尽管,认知角度还是不一样,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无法接受,也点出了他们亦觉不快。我会有更多的思考和调整。”

    “不用这么看我,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无需从我这里获得什么肯定,要的是你自己真正认同认定。”

    又一次深深地沉凝对视。

    “谢谢。”

    “客气,是你自己厉害,厉害到我真有点佩服。如果不是对繁重人事处理不来,甚至都有些想去直接帮你点忙。毕竟,心教若能盖过教廷,我才是在场从公私两方面最乐意见到的人。”

    与先前拒绝联盟的态度相较,这次的表态,也当得起是一份惊喜了。

    “之前……我为我以仇恨之论请求联盟的言行,向你道歉。”

    得知当年守在教廷之敌身旁的强者是罗斯三世,索菲娅便据此提出过与罗斯家族结盟,结果被断然拒绝。

    “当年的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有没有仇恨我也说不清楚,但整体的看不惯是肯定有,所以之前的拒绝与你用什么理由无关,只是还看不到你们跟他们的本质区别和赶超可能。换句话说,现在虽有表态,却也不排除因为你的队友不靠谱而改变。”

    “请相信,心教的局面一定会越来越好。”

    “嗯,就目前来说,教义对比是你们更能为人接受,越来越好几乎就是必然……希望那种好,是真正恰当的好。毕竟真要细论,你们从上到下的强制约束缺乏和规模管理疏散的问题,在现今就已较为分明了。若然以后影响到的人更多,把控力何在?”

    显然,萨瓦娜虽无福守缘那般共享到空的视角,没有在当下就意识到掩藏于自由强调下的必然跑偏,却也从自我约束和外部监督的缺失上,隐隐看到了心教影响扩大后可能引发的复杂局面。

    “这一点上,干涉者从另一个角度也反复提醒过我,他最后能答应,说实话我也松了一口气。”

    “哦,他怎么说的。”

    “他提醒我们,内部管理运行好调整,外部人群的盲目追求自由变了味,会很不好把控。”

    “内外之分么……那看来你们,得先忙活一阵教典回收。现在流出去的不多吧?”

    本就隐隐有感,话一点到也就很快明了。另外,索菲娅这次是自己主动把不好的一面亮了出来,萨瓦娜心里很受用,也就不提多难更无收回前言的意思,反顺势亮出了她一定程度上的乐观估计,进一步帮对方稳定信心。

    “积年被压制,形势有变后联系各方加确定意向的时间,让我们的发展还没有大跨步前行。回收有难度,但不大。”

    真正的难度,还是在于未来,在发展的同时保持正面引导力,或者准确的说,确保足够的正面引导力才能赢来发展的机遇。

    “有信心是好事,然后该开口的也别给人省着,比方像那边没人催着就偷偷懒睡的家伙,能榨的油水绝不止现下这点。”

    额。

    “未来,要仰仗的还多。”

    “哈,那也不能现在就先惯着他。谈妥前是该客气,谈妥后可千万别客气。不然,我帮你叫他?”

    嗯?你这,是自己想叫他起来吧。

    “噫,你们这算什么眼神?难道还是我看不惯他偷懒不成?”

    曼努埃尔只笑笑不语,索菲娅则接道:“没有,我是想说,现在没什么必需他帮忙。”

    切,这两人绝对是误会什么了。

    “你们想的真多,我是收到系统鉴定结果为同源,得跟家里通报商议一下,顺便,告知刚刚的表态。所以才一顺嘴说让他起来,结果,一个大师一个圣女,简直让人无语。”

    此时此地一个不能忘的关键是,正处战争之焦点,虽然实际战火还没蔓延过来,也总归不能太多人忙活其他事情。算算吧,八个人里边儿,两个搞研究,两个睡大觉,直接去一半了。

    “咳,没事,这家伙也快醒了,你去吧,去吧。”

    一手提着柯西伊的耳朵,教授曼努埃尔是脸不红心不跳,老脸很能扛。

    至于索菲娅,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的微笑着,却是比教授还要云淡风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