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克早已重返交谈圈子,却正逢气氛稍紧,便没有立即出言,而是觑准了气氛松弛下来但也还略有点话题难续时,抛出了此行所带来的喜讯。

    “柯西伊的精神面貌已经有了较大的改观,我觉得,可以先将滞留力量撤消了。”

    秉着对集体出谋划策的信心,曼努埃尔等四人都点了头,于是萨瓦娜也点头挥手,将冻气的核心组成部分青光冰灵招引了回来。剩下的,约摸在三秒内他便能自行化解。

    “果然,他强撑着先往外去了。”

    “换我也不至于这就过来……而且你们注意到没,他提起点唱机的动作基本没有犹疑。能够自发接受非战帮助到这种程度,进步很明显了。”

    的确,这说明他的根本认知逻辑已有了变化,程度甚至超出了预期。

    “说到这个,教授准备什么时候将那几首曲子普及出去?”

    “普适性上还有点不够完美,趁着这一次全世界的精英聚集,我向几位兼顾心灵和乐曲领域的大师发出了邀约,并申请了无限制的各层面能力者试听名额,准备再细细的雕琢一遍。最好,是能再出个只求平淡稳定的简化版。”

    谈到自己近几年来最引以为豪的专业贡献,教授的兴致一下就被撩了起来,禁不住地就把心中的那点野望给透了出来。

    “还简化?是瞄着精神初定的人?”

    之所以这么诧异兼慎重地问,是因为精神信念初步固定阶段,仍有一不小心就退溃的可能,概率约在百分之三左右。放到能力者的艰苦修行过程之中,这个概率实在已不算小。外加上心灵意念领域是最为神秘复杂,每个人的所思所想都不一样,谁也不敢保证某种引导方式就对任何人都是良药。因此大部分人在这个阶段,都是求稳求稳再求稳,外人也不敢随意的指点什么。

    “最后会有系统的把关,所以这份荣誉,我承认我克制不住地想要抓在手里,真的,若能有这样一份贡献,我此生无憾了。”

    道韵、禅唱、圣歌、祝咏这四大以音乐形式助力心境修行的排序后面,若能有心曲的名字紧跟在后面甚至赶超……

    “了不起,大师不愧是大师。”

    真的了不起,尤其对于一贯重力不重心的西方文化圈,这一份主要适用于西方文化人群的时代瑰宝,按照常理可轮不到SS级人物来开发。毕竟,缺乏相关的传承就意味着少了很多直接感触和参考素材,这就需要至少半神乃至真神以更为便利的视角去一点点极为耗时的亲自发现和挖掘,且越是要适用范围够广,就越是在时间精力上要求越高。

    于是这里就又出现了一个死结——有限的时间要大幅放缓甚至停滞了自身的进步去为他人谋一个不一定能做到何等程度的奉献?平心而论,会这样做选的都有其特殊的因由在。

    具体到曼努埃尔,前半生便已是在为大众谋平安,却也是兼顾了自身的进步,且不敢想的太宽泛,是有多少力出多少力。随后是由于一桩大变而无法再进步,才兴起了这个难度超高的野望。

    那一次,他在星磁王的谋算推动下凭超大型脑波增幅装置链接了足足两亿人的精神波并施加隐性控制,虽未深入同步(后果只会是瞬间变白痴),其反向影响力也让他就此止步隐患深埋。唯一的收获是,在针对这部分人和文化相近群体的心力开发事项上,他有把握做到极高的普适性。

    是以在三年前星磁王彻底败退隐遁之后,工作压力骤减的曼努埃尔,正式邀请联合了二十多位心灵相关领域的强者,开始研究开发多个项目,其中就包括了洗涤、导引心灵的乐曲项目。

    更之后,地球意志的重现让曼努埃尔等人看到了开发进度加快的希望。他们也确实凭自己的前期准备和科研实力,在全球能人异士的众多帮扶申请中争得了一个立项名额,收获了系统的定期指导修正和长期的各方面资源倾斜。

    由此,曼努埃尔才在今天拿出了足以令自己青史留名的成果,且仍然精神饱满的准备向下一步更大的成就发起冲击……

    “大师的名号,我不敢自承,但我也不讳言,希望能在未来的记载中,得到这样一个称谓。为此我会继续努力,只是现下,大家就先放过我老头子吧。你们的成就,不是已经超过我,就是必然超过我,一直捧我,我可受不住。”

    放言未来而又谦于当下的教授,把话题只这么一拨,便把被赞捧的压力给送了出去。又由于这话谁都不好接,所以开启话题的主动权,也顺便的握在了手里。

    “都不来接,那我可点人了,两位,东西都献出来了,话还不能说?”

    说是点人,却也还是留了份余地,点了两人便不至于给出一种谁必须得说的感觉。

    而被点到的艾德里安和卢克,单从目前的科研贡献来说,确已大大超过曼努埃尔。光摆在明面儿上的,前者早早的献出了家族三代整理之战士训练手册和夜蝠套装制造工序,后者也是开战后便献出了心灵点唱机和强能合成材料图解,就足够让主要还是从事战斗和教育事业的教授叹服。

    “可不敢比,我那是跟家里边儿沾了光,是三代的积累,集体的成果。”

    艾德里安一边说着,一边笑看向卢克。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没有团队一样,我那实验基地虽然小,里边儿的人可也不少……真要论个体拔尖儿,就我个人而言最羡慕罗斯女士撇开神级血脉和家族支持走出自己的路。哪像我,困于原地走不出去。”

    如果单单是他一人难以进步,卢克并不会这般苦恼的忍不住又提起这个话题,实在是,还有三位最亲近的人亦是受困于此。而他一直在心底里认为,这件事是源于他无法将当初的实验事故充分的解析并推演利用。

    “既然你点到我又说到这个话题,就别怪我又针对你。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不埋头努力,哪里那么多的自怨自艾,尤其此前福守缘已经答应了你会帮忙,真是。”

    “咳咳,他的情绪波动大概是因为另外的自责。我觉得,三位跟你处境相同的亲密战友,不会愿意看到你背负额外的压力。”

    苦笑,但也还是点头,卢克知道自己有三位最好的战友同伴。所以他才更要努力上心,也要努力敛住情绪,以免被每日陪伴最多的妻子察觉。

    “这里容我猜一下,福上校也不好说近期就能帮上忙吧?此前没有过类似的意思,这一次也没有。”

    诧异的目光顿时间纷纷转向索菲娅,大致都一个含义,你调和气氛的风格可不是这样,所以,你愿意帮忙?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