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间焦灼的战斗,化为影像投放在龙脉核心的半空,两块虚拟大屏幕让每个人都能有一个较为舒服的角度去观看。九宫格的分区之中,处于边角上的空白格代表龙脉区域内暂时并未被敌人侵入,另外的八个分区,则由系统挑选着场景轮放。

    透过这一时段里系统特意挑出的一幕幕或热血或肃穆或壮烈的战斗场景,福守缘等六人对带着使命出行的卢克,很有信心。

    “算时间,该说的都说了,估计在假公济私的研究魔法骰子。这家伙,要是研究病犯了没拿捏好第一段沉默的时间和氛围,就把他做成第二个冰雕。”

    说着笑着,教授看向正紧盯着大屏幕第六分区一位变身能力者的萨瓦娜。

    “罗斯女士,我记得你上一次这么看着一位小女孩儿的时候,是看中了她的水系天赋,那么这一位?变身你也有兴趣调教?”

    “我跟系统申请了调阅他的资料,里根?维克菲尔德,九天前在修行普发版炼体功法时半刺激半自然觉醒的巨人血脉。”

    得到名字信息,众人也随即浏览到了里根的资料,这位刚刚十七岁的大男孩儿,被测定为神级血脉激活者。当然,神级这两个字虽说是挺吸引眼球,却到底还只是血脉而非即时成就。所以真正有趣的是,系统标出的两项核心配套能力,大小变化和巨人之力——这个组合,很有些眼熟。

    “莫非,是可以追溯查知的同源血脉?”

    “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我相信,即便不是同一源流,也一定是离得不远的分支。我已经支付了功勋和能量请系统帮忙验血比对,鉴定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稍有些冒头的,萨瓦娜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更认为巨人血脉才是真正同胞的心态,引起了场间本也在单纯的为她为人类未来而高兴的五人,那一丝丝的不舒服。

    “女侠,请恕我冒昧的说一句,巨人他首先,也是人,是系统并未标注说不属于地球的血脉。”

    抢在气氛进一步生变之前,福守缘先把话给挑开了。

    “这点我从未忘记。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基于巨人血脉和大自然天生更亲近的感知联系,恐怕比在座的几位还要更清晰一些。而具体到人与人之间,你们也都是有亲人的,就那么几个的亲人和太多的可能一辈子没交集的陌生人,只是这种感觉罢了。可不敢跟某些能力稍稍凸出一点,就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本质不同的新人类那种傲慢的疏离感去相提并论。”

    正自喜悦的时候被误会搅扰,萨瓦娜心底里是有一丝火气的,只是在场的都是为了他人也能够得到平等对待而奋斗坚持,自身行事端的很正,才仅是稍显平淡的这么小刺了一句。否则,哪怕有一个自身态度就不正的,她也绝不会话止于此。

    “是我太敏感了,因为有星磁王这个持着变异人种至上观念且搜罗了一大批人的老对手。所以谢谢福上校适时点开话题,也谢谢罗斯女士,大度的体谅。”

    教授一手组建的“S战警”队伍,主要的行动内容就是对抗星磁王及其团队“新家会”。而后者一贯是宣称出生即存在超能基因的变异人种(无法自行激活也算)就应该统治世界而不是被统治,并多数采用激进手段来达成他们的目的。甚至曾先后打造出过能够在短时间内大规模灭绝和控制普通人的器物,虽最终被阻止销毁,却至今也都仍令知情的众人心有余悸。

    “新家会近期借着全球一致对外的机会重新亮相,通过系统,你们两家组织的事我也了解的更细了一些。不过别误会了,我说的傲慢型疏离感,可不包括这位以进化程度而言会切实的产生诸如人种不同之感的星磁王。反过来先说你们自己或者亲朋,真的不会偶尔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常人了吗?是撇开了傲慢骄狂的生理上确实与他人不同。最典型的,如外观变异,外界的不接受乃至迫害直接让他们必须改变生活方式;又或者某些生理器官的变化,即便外人看不到,你的味觉你的食谱你的生活,也还是被改变。差异,是切切实实的存在,但不也仍在人类这个概念里?为什么要一味否认,而不能大家都认清后去更好的调和?说到底,这件事其实就类似于肤色不同也分出几个人种的现实,让两边互相接受很难吗?不难,除了新家会,其他能力者群体在过往在当下,不管采取何种方式都终归是半公开或全公开的融入了社会……因此就我个人观点,还是你们各自早期的处理不当引发了看似化不开的矛盾。那么在矛盾已有了完全化解基础的当下,我希望教授,不要再那般的挂怀往事过于敏感而忽视了握手的时机。”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现场,很安静。几十年的对立,哪怕平日私下里再怎么说是亦敌亦友般的复杂观感,在这种关键的问题上,也显然不能轻下决断。

    “顺便插一句,两次在当时来说是很大的事件,在系统的非公开备案当中,有很多人都在关注。老实说,太想立刻就办成大事而早早进入伪半神状态被拖累进步的他,一点机会也没有。”

    台阶是给了,却显然,还有点不够。毕竟能不能办成,和是不是在办,实属于本质层面上的天大差别……

    无奈,福守缘甩出了绝对会得罪人的重磅炸弹。

    “他,通过运用地球磁场体悟到一定的星球运转规律后,隐约的知道自己办不成。”

    这一来,性质就又变了,不能办也要强办还是才敢去办,其能够衍生的解读,可就多了。

    对此,教授的沉思有些出乎意料的短。

    “有一段时间,麦克斯曾与S战警携手面对一个共同的威胁。结束临走时他说,你会怀念我的处理方式……他肯定想不到,这句话的含义,会这么早的被我摸清大概。”

    顿了顿,他问理论上能够通过系统知晓一切的干涉者:“当局是能够阻止或者请人阻止,但坐看着我们去对决拼命,是么?”

    眉峰不由的皱起,因为这话其实不必问,问了,就代表着裂痕的明显产生;答了,就起码是他和苗家在这事儿上确定了倾向性。

    “我相信你们三方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当然,我们都更习惯于在北美这块儿,发挥自己的力量。崩了对谁都没好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