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造型抢眼的战车,从对抗节奏激烈的战场之边沿,慢慢悠悠的驶过,场景颇有几分违和。尤其战车的造型,还是只死卖萌死卖萌的兔子。

    符文之地大多数人下意识的以为这是地球人对他们的故意蔑视挑衅,却不知,这其实是某人故意做给地球这边某些人看的。

    某人当然不是睡在车里的人,最为关注这一幕的某些于远方坐办公室的人,也不会单纯的认为这只是干涉者的个人意向。

    所以,在地球这边也鲜为人知的一场多方会谈中,某些事项开始变的好说了不少。

    约摸只二十分钟,大出血的一方和小退步的很多方,正式达成了一致并呈报系统审阅和备档。然后,便见到那兔子战车,果然是立刻就加速奔向了龙脉……

    “喂,该醒了,起来上课!”

    迷迷蒙蒙地睁开眼,随即一身超负荷运转过久的懒骨不出意外的发作抗议,就又给闭上眼,半点都不想挪动,更不想说话,甚至连一段完整的思维活动都懒得续接。

    “嚯嚯嚯,这才是你的本性啊怠惰。”

    不搭理,继续眯。

    “不说话也好好听着,这就是太拼的下场。本来身体绷的太紧太久就不科学,彻底放松下来更会无限放大你的休眠需求到渴求。尤其是你,紧的时候绷地太过,松的时候沉地极深,这样总有一天会送你彻底沉眠。”

    噢、哦……

    “哦个屁的理想状态,明明就是病态……哈,更别想着用其规避失控暴走,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极端失控,时间久了心境会更跟不上干涉力的成长。而且,你若真要是‘睡’了过去,可不一定有人能唤醒你。因为你的干涉力会回应你的休眠渴望,令你在不醒来的情况下也能操纵身体作战乃至‘十分正常’地生活。”

    瞬间,福守缘完全清醒了。

    “哟嚯,吓到了。”

    的确是必须警惕,这干涉,真处处是坑,一不小心就自己把自己给埋了。

    “说人话,本姑奶奶现在不喜欢捕捉神念了。”

    是不喜欢好像单方面有交流需要的感觉吧。

    “错,是尊重思维的自由。”

    扯,想看就看的时候,怎么不说尊重。

    “那是你言不由衷词不达意的时候太多了,我必须把握清楚,才能更好的对你进行针对性教学。”

    哦,那还真是辛苦了。

    “主要是心累。”

    可以,这很要脸。

    “当然,倾倒银河的脸,必须保养好。”

    呵呵,倾尽银河也洗不白的脸。

    “啪!”一大团黑泥,将福守缘给裹了起来。

    “吸完灵气之前,这个才是真洗不下来。”

    无所谓。

    “有所谓也洗不下来。”

    盘腿运气,不理睬。

    “哼哼,本尊也该去忙了,但不会忘了多看看你的进度。”

    心静无波。

    “嘁。”

    ……

    龙脉周边彻底平静下来,艾德里安收回逡巡的目光,稍稍调低了随身和遥控探查仪器组的运转功率。

    “我还想再往外去点,挨着的这边能不能麻烦你多费心?”

    和艾德里安的巡区右侧相邻的索菲娅点了点头:“你只管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少我们这个方向上不可能有问题。”

    干涉者的战车越来越近,其承载的众多关注目光亦随之而来,没谁会傻到在协约已定的此时来这边造次,他们保持着巡视也不过是责任在肩力求完美罢了。

    “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授人以柄,这话送你,至于我自己,得承认想跟他先聊上两句的心情,压过了经营口碑的欲求。”

    “把握好现实的同时能够不拘束了自我,这正是贴近我们心教的宗旨,艾德里安先生,也可以考虑下……”

    “确实,我们会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先行拿话避开了某些尴尬,艾德里安还是挺看好心教的未来,但要说去信仰,可能性却是太低。

    “明白了,希望能始终合作愉快。”

    早已被拒绝的习惯了,索菲娅的微笑,并未有丝毫改变。

    “一定。”

    ……

    有着轻微洁癖的福守缘,引导着水流完成了第三遍清洁,才换上一套偏重感知和敏捷的风灵战衣,从战车绑定的小世界内走出。

    “送你到龙脉边上我就暂时下班了,之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我来开车,有句话得先跟你提一下。”

    “前辈请讲。”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如果下次还是这辆战车,你就自己跟系统说声换人吧。”

    额。

    “实在抱歉了前辈,这事儿我一定会跟某人认真交涉的。”

    “好,到了。”

    时间点掐的刚刚好,且话落的瞬间,人便已下车远去,可见怨念之深。

    “这。”

    谢礼和赔礼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

    “给我呀,我帮你转交。”

    “这个就不麻烦了,倒是车你收回去。”

    此前是存放在福守缘的空间盒子里。

    “收就收,下次叫你拒绝不了的喊好。”

    能喊好就怪了,福守缘懒得再多说,推开车门就走。

    没多久,他穿过了阴兵巡守的防线,看到了前方正在等他的艾德里安。

    “叔,我们那边可不兴长辈等晚辈的。”

    “你都说了是你们那边,况且,我是有事得先跟你说说。”

    “您说。”

    “前边你走的太久,中间又出了点,你知道的。所以,龙脉核心处新来了位SS-级巫师,脾气,有点躁。”

    听得出来,新来的这位,恐怕不止是脾气有点躁。

    “针对我的态度很明显吗?”

    想了想,艾德里安这样描述:“也不算针对,就是好像对你的名声很有点不服。嗯,他所处的团队一贯是亦正亦邪的行事作风,他又偏偏是在孩提年代就加入,受到较深影响是难免。而虽然现在年岁增长不少,其名号却也还是巫童。”

    “懂了,让着点是吧?这个没问题。但有一点我很好奇,这样的风格,也能入选龙脉重地?”

    “形势所致,处处酣战难调整的有限人选里,也就他一个近战不弱的强力法术炮台。”

    “就算这样,说句不好听的,现下不可以调回原位吗?我是很乐意偷懒的,可他的精神状态,怎么听都感觉顶不住外力侵袭。”

    “唉,其实他,遭遇过那种状况,有了抗性的同时也才反过来更加变得不合群,所以我才来先跟你提一提。不然,换一个类似脾性的人,我倒是很乐意看你直接压一压。”

    耸了耸肩,SS-级,巫师职业,谁压谁真不好说。

    “另外,战斗打响后各方都一致认为,起先对敌方冲击力量的预估有一些偏差,因此就暂时不调他回去了。等之后能调入更多,可能也只是继续添加人手而不是调换。”

    “明白了,会好好跟他交涉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