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上越来越热闹,每一道光焰划过,都代表着一名级别不低的强者赶来分享这场轻松无险的盛宴。

    与之背道相驰的,是已经开始有零星道别的原中心战圈众人。很显然,福守缘的某个干系不小的问询并非面向所有人,甚至有意的提前向大部分人表示了感谢,并建议大家减速后早些回返原序列休息,为当下的挥手告别与后续行动的衔接,节省了必要用时。

    而剩下具体的人选中,按询问顺序有江徐、周立衍、向珉右、拉兹罗、薛增遗、印枢、康平钊、朱风翰,不是个人实力超强便是身后势力不小,且互相的认可度较高。当然,符合这几个条件的还有不少,比如翟幸、提蒙、兰斯、奥洛夫等,之所以没叫上他们,主要是考虑到他们与目标事项的复杂牵扯、不宜直接出面。稍特殊点的,是如翟幸这般本身修行功法不适合参与行动。

    总之,凡问及者,皆视之为一份邀请,乐于也敢于答应,证明了福守缘的眼光基本无误。相应的,没被问及也猜算出点什么的翟幸和提蒙,不同程度上的主动表示了理解和支持,且并未强行要求同去。

    另外,最后一个问及的朱风翰,在福守缘的暗示下,并没有带上同队的任何一个人。

    “其实人多人少,也都算我站队了吧。”

    “不算,所以一旦有什么衍生问题,还得主要靠自己解决。”

    “哦,真遗憾,这轮大腿没抱牢。”

    ……

    高空中一道耀眼的火线急坠,高效的屠戮清场,从天上到地下的秀着他酷炫霸烈的火焰飞行。这位同心四人组中独爱明星职业的安东尼,毫不掩饰自己只将战斗放在次一位的态度。

    贴着地面飞行了才一小会儿,他便又想将秀场放回空中。装模作样的横竖切割了一阵敌军,他急不可耐地直直拔升向更方便人们聚焦的高空。

    于是他看到了先前对他的来援不冷不热的干涉者,此刻率队飙进的气势和方向,不太对?

    “呼!”火焰喷射加速,安东尼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那位好歹跟姐夫是一个关键战壕的高傲鬼。

    “那边是,噢?哇特法克?!”

    火焰骤然熄灭,久违的高空坠落(曾遭遇过禁魔领域)让外号霹雳火的安东尼,明白了这是真要出大事儿!

    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先靠姐夫的发明保住小命!

    喔法克!科技造物也失灵了!

    “啊啊啊啊!自己人!”

    “C级权限授予。”

    双脚及时化焰也最终撞得晕晕乎乎的安东尼,好悬没被自己给摔死。

    “站那儿就好,别掺和进这事儿。”

    “可那边。”

    “我知道,所以安静呆着。”

    “OKOK,你们忙。”

    实际也不算忙,超速行进的九人对上已有准备的百人特战队,丝毫不听狡辩,纯粹就是碾压。

    再之后的其他作战序列,更是几乎谈不上对抗。

    “按说好的,这些人就拜托大家押去前线,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好。”

    六人动身,周立衍和向珉右未动。

    “好吧,劳烦师叔和向老了。”

    点头,跟进。

    “嘿帅哥,我也加入押送行列可以吗?”

    “如果不怕你老爹的军衔被摘,请便。”

    “喔哦,谢了,早想把他拉出来了。”

    稍稍顿步看了看原本在同心四人组里最为放荡不羁的惹祸角色安东尼,貌似还有点可取的地方。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不占理,这里被击倒的人里,没有一个曾接收过什么明确的指令。”

    “那就是你的事了,别看我哦,我虽然是从这里边儿溜号的,但就像你所说的,也提供不了什么有力证据。”

    “就算有证据,你这样做,也还是会让不止自己的立场,变的尴尬。”

    “嗨我说实话吧,之前就有人找我分析过类似局面了。”

    果然。

    “谁?”

    “北美地区异能协会的代表。”

    没说具体名字而仅以代表称之,意思很明显。

    “正处当地的组织这就冒头,你们这儿倒的确‘自由’,但你姐夫那儿准备怎么办。”

    卢克若是知晓此事,绝对不会被选进龙脉驻防。

    “姐夫的大本钱不仅在武力,更在科研,不会有人急着动他。而必要的时候,我姐会说服他。”

    “既然这样,就随你吧。”

    转身加速,追向提前赶赴封锁目标区域的周立衍和向珉右。

    目送福守缘的安东尼,最后看了眼那片营房,再也压抑不住兴奋地后仰着冲天而起。

    “奈斯,耍帅的时间到了。”

    “通告:前线某驻防区部分官兵确认参与对友军的阴谋暗害,现着令干涉者率队缉拿。武力序列从犯即刻押往最前线作战,指挥序列从犯由系统接手惩处,主犯,一律就地格杀。”

    飞在空中的安东尼猛一握拳,这大腿,果然抱对了!

    接着再一看下方几乎全部表示懵逼的各方人马,哼哼,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虽然,那起初是别人的建议,中间又差点被冷淡态度和什么没证据的话给动摇,但最终,我稳住了!得分球!

    “通告:后方涉案者五人已被逮捕,在此警告各方,勿要心存侥幸扰乱对外大局,天眼之下,一切皆无所遁形。”

    哇喔,这么彻底,两分球变三分球,简直完美!

    “盼着能回护你们的人都已经下桌了,还要顽抗么?”

    刀垂血滴落,提前停止杀戮的福守缘,淡看着仅剩的从犯。

    “哐!”一件兵器掉落,引发了密密麻麻的杂乱声响。

    两秒不到,现场已无一人持有武器,且只剩三人站立。

    “今天是我们输了,但你们不经审议便直接处决了这么多各方要员,只会将更多人推向对立,我等着看你们被推翻的那天!”

    “说完了吗?”

    “言论的自由你无法剥夺!剩下的,我自会向接手此案的正式审判者陈述,说不说又与你何干?”

    长刀轻摆,血犹未干。

    “从犯的身份,不是发给谁自保用的,只是我不想多杀。”

    “狗屁!你个伪善者!一言不发的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才想要撇干净?撇不干净的!你浑身都沾满了自己人的血!”

    血刀轻举,怜其确不能干。

    “你也配?叫自己人?”

    这一问,不用谁作答。

    “咚!咚!”

    最后站着的两名从犯,看着死不瞑目的狰狞头颅从眼前滑落,再也扛不住的跪了!这人不是干涉者!干涉者不是这样的!

    “饶命!饶命啊!我们是瞎了眼,是我们瞎了眼!我其实根本不想站着!都是他逼得!都是他!饶命啊!”

    “一个理由,还在指望谁给你们后路?不会真的单蠢是指望我不受挑衅吧?谁先说,谁能活。”

    “是奥……”

    戛然而止的一幕,是意料之中却又出人意料的灭口——是福守缘挥的刀。

    “千万不要随意攀诬,瞒不过我,更瞒不过系统。”

    “我说!我老实说!地球有野心的人那么多,肯定有更多人想着跟你跟系统碰一碰,到时我们的表现就能成为优先被救的砝码。我们只是这么想的,再没有谁明确站台了,对,我没救了,没有谁会救我们了……”

    收刀。

    “你们,比很多人都要幸运,即便我想要将你们这份‘幸运’转给那些更值得拯救的人,也不能否认,现在是你们还可以自救,可以展现值得被救的觉悟。”

    “我来,不是为了带来杀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