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无声息的坐直身体,看着已然睡熟的福守缘,朱风翰内心是极为满意对方初次见面便能给予这般的信任。哪怕这其中是已从系统那里了解到足够的情报,也绝非一般的投缘程度和心性素养能做到这等自然的连潜意识都彻底放松。

    投桃报李,他轻柔地按了按身前的驾驶座,示意转过头来的司机帮他打开车门。

    然后,就是心情更加愉快的再砸点宝贝出来,让这小子多睡一会儿。

    那么问题来了,听说下雨天,跟酣睡更配?

    ……

    密而不急的小雨落下,于半空中和地面上隐藏的人,大多被逼出了身形。几轮抢攻排除之后,中心战圈所需要防备的暗袭来源,也就只剩地下的潜伏者,压力进一步减轻。于是中心战圈的位置后调之速度,更显得快了起来。

    也由此,阵地整体前推的态势,开始抓的更紧。因为一旦干涉者距离敌方可以无损运兵的占领区过远,当下已表现出不愿承受更大损失的符文之地,就会正式中止这一次成本过高的作战行动。

    至于说冒然推进的问题,在推进度超过敌占区之前都无需太过担心,毕竟排斥不容的大环境对敌方的身体杀伤和能力限制,可不是说着玩的。只要双方力量投入差距不大上个五倍,地球方都完全不用虚。且若敌方真舍得玩儿这么大,突袭一波也决定不了什么,耗起来更是正中地球方某些人的下怀。

    而如此之规模的战场上,两方的决策团队容不下庸才和错误。或者更准确的说,可能会故意犯点想要的“错”,却不会谁都意识不到常态下的每一步该怎么走。

    所以,这对于地球的一些人来说,就是一次纯纯的战果收割,要说唯一的不满,其实是干涉者的坚持后退。尤其还拿着严格执行地球意志的无损战略为理由妄图反过来说服他们也撤,真是笑话,战争哪有不牺牲就能拿下胜利的。只要系统不跳出来反对,那么他们各自麾下,就都有无数个已做好壮烈准备的人,要去用大无畏的精神为地球拼来更多的战果、奠定未来的胜利根基。

    当然,聚合在这一个声音之下的大多数发不出自己声音易被引控的人到底是作何想,却从来不属于他们在意的范畴。

    真正会在意大部分人也能够发出声音的,多数是被更高更多的音量盖过。少数没被盖过的清晰声响,一个也已算是败退,一个,则是最有底气有底力的做着一些细微调控,希冀着情况不至于需要来一则系统通告。

    且话又说回来,有些人不在意损失,却不代表不希望少损失,只因那都是他们赖之立足的筹码。他们的不在意,大多还是建立在低损高收的前提下的总体偏向于用更少求更多。

    是以,非为他们自己的力量愿意投入进来分摊成本减小损失,他们是很乐意接受。甚至,在局面切实形成碾压了之后,他们也不介意派出更多的力量提高效率并顺带争个好表现——地球意志喜欢无损,他们喜欢收获,这时候已经基本不冲突。

    因此,地球方力量投入不断攀升的这处战场,暂时来说也可以算是皆大欢喜家家满意。

    “你满意吗?对着这欢乐洋溢忘乎所以的阵仗。”

    视线远放到突然怒嚎不断的赤色巨人布莱恩身上,重新投身战斗的福守缘,彻底地不想再战。

    “最远处,刚刚阵亡五人。”

    本就反感这种纯为争抢战果功勋的狂热乱象的朱风翰,脸色顿时垮塌。

    “谁放那个一打起来脑子就会烧坏的蠢货上去的。”

    刀斩更疾,倏而停步。

    “上车。”

    只愣了一瞬,朱风翰便想明白了福守缘要做什么。

    “位置让给随便谁,我和他们都有坐骑。”

    一匹白马招出,更多白马亦现,随之奔腾。

    “提蒙,全速模式准备。”

    “轮休整合进度73%,确认?”

    “确认。”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提蒙很确认自己看到了不一样的杀气。

    “OK,开启气压引导,产生气流调控稳定预计需要十六秒。”

    “我先清一波,联合通讯和指挥,完全交给你了。”

    “尽力。”

    尽力的结果是,围绕在紧急收缩的中心战圈周边的气流,血色氤氲。

    “该你进车了。”

    “好。”

    车门一直打开等候,福守缘一步跨入自己的专属战车,托着一个棋盘的江徐大师早已安坐其中。

    “最后提醒,正式运作后速度提升约三倍,且敌人的袭击可能导致气流蹿道,请务必当心。”

    两侧长长的气流柱和内圈的交互影响,此刻已然令中心战圈里的每一个人感受到了什么叫脚下生风,保持在更高时速里的全新战斗旅途,没人敢大意。

    “倒数准备,三、二、一!”

    “轰!!”空气的大范围爆鸣,带去的是一整个长长的队伍超速前进,和两侧第一道足以绞杀大部分敌人的激烈气旋。

    不到一秒,卷起了无数土石铁块的流动风墙,便几乎处处染上了血色,接着又迅疾散淡。

    也有散不淡的,是始终扑上浇淋在兔子战车的周边,拖出了一条很快便长达两千米的碎骨大道,然后更长,更长,恍惚要无边无际的铺下去。

    “啪嚓!”

    脚踩碎骨,福守缘下了战车,执双刀继续前奔。

    “全员请注意,即将执行减速,预定五秒内降至常态。准备,开始。”

    风速渐弱,血腥不减。

    “集体转入防守反击模式,直到与外部人手完成对接。”

    超速移动之下,他们此刻所身处的地方,已是完完全全的自家地盘儿。

    “那边还没有收缩的意思。”

    朱风翰收了白马不再来回奔袭。

    “战线拉的很长,那些是此前派遣在路上未耗尽的序列,最里面的发兵点,已经没有派兵。”

    “伤亡情况?”

    “我们这里只有几名重伤,那边,阵亡十三人。”

    在越来越多的强者到来、火力升级的情况下,再对比人手不足压力不小的前一阶段也没出现牺牲者……

    “他们还在进军,系统不管?”

    “全部上报为意外,被处理了两人,但确实没要求停止。”

    “处理?”

    “十三人之二。”

    默然,很难说被这般处理的两人,不牵连上更多人。

    “系统给了个可选任务,要来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