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主动及时来援的顶尖强者和中坚武力越来越多,符文之地一波波失败冲击里能够看到较大成功可能的波次越来越少,战局的大概趋势由此砥定。

    其后,符文之地虽未停下对干涉者的围杀,却也不再像起初那般不计成本的持续加大投入,而只是保持微弱的压迫力,等待着小概率事件的或许到来。

    相应的,地球某些观望中的势力,如梦初醒般的开始大幅提升战力投放,为战果收割的速度,“贡献”他们的力量。

    于是早便从临近阵地出发拉成长串的机动增援部队,发现不少的熟悉身影,就那么突然的抢在了他们前面抵达战场,导致他们的重火力,还得向更远方去倾洒。

    顾不上埋怨,增援解危局变成拼速抢功勋,可就不是打嘴仗的时候了。不用谁开解,因为人人都在积极作战奋勇争先。

    唯一表现“消极”的,是他们来“救”的目标干涉者。但谁管他呢,“增援标示地”没几个具体是那里的,有人故意迟滞他的归路也都当看不见。反正,只要不死的有疑点就行了不是吗?

    现下应当着眼的,是扩大战果,是收割功勋,是先到先得的各色战利品,而不是他所谓的退后休整。啊,他或许累了,可看样子更像是怕了,一整个地球被迫给他撑腰呢,怕什么呀。

    什么?为我们的安全着想?哈哈哈,你这么粉他,去问问看能不能把他的功勋分出来点啊,那我可以不上去啊。毕竟再怎么样,也的确还是有危险可能呢……

    “够了。”

    “呦,冲我嚷什么呀,免费让你能倾听大众心声,这可是难得的优待。”

    刀光潋滟,不见波澜。

    “每个人每个阶段掌握的信息和认知的方式不同,有不同的想法和行动很正常。在心里边放开思维的缰绳,也很正常。”

    “常有不代表正确,类似你这种所谓理解人之差异性的放任乃至放纵,也是某些不正观念沉积日久根深蒂固的缘由之一。”

    “有些积弊不是一天能够扫除,更不在这一刻。”

    “哪一刻都必须端正心态。你现在已经是有能力参与解决这些问题的人,别再左一个理解右一个理解的帮别人找借口,你需要更积极主动一点。”

    卷动气流螺旋钻退,展开结界接续断骨。

    “很正经的语气和道理,我接受。”

    “耶呵,这好像是你第一次明确的表态听劝嘛,当然,以前也只是嘴上说着不要。哼,看来得偶尔让你感受下不好的事态,你才能更清晰的体会到姐姐对你的好啊。”

    “我看到更多的,是好的事态,是靠着自发的理性的一批人,事态才稳定到能包容一些不同的思想和行动。所以,比以前更明白了想推动事态,有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互相理解支持的重要性。或许要统合太多意见会很难,但只要抓住办妥了核心的事项,那么事态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嘛,虽然还是有点不愿操持过多统率事务的意思,但至少是自己说出了要团结一批人在身边的话,很好。”

    “并没有说要拉过一批人在身边,更谈不上统率,我自己从心底里便不愿被人辖制,自也就没有足够的资格去支使别人。”

    “不对不对,统率的资格不是你这么算的,或者说,那样的纠结只在于中层指挥,你嘛,不喜欢被辖制就站到最高好了。不一定要是太多人中的最高,但有一个相处合宜的团队互帮互助不好吗?不喜欢支使别人,那就平时都商量着来呗,然后关键时刻的拍板,很多人是愿意,大部分人更说白了就是需要一个值得托付的领袖人物才能更好的前进。这一点上,你,不能否认你的适合性。”

    “你也不能否认,会有更多人能比我做的更好。因此,有一批互不统属的盟友以及更近一些的合作伙伴,就是最理想的状态。”

    横刀一圈再入战团,周围有着自己理智判断和信念坚持的人,不少。

    “的确是有不少,可惜远称不上多,才会都累瘫在你周围,这即是你所谓的理想状态?难道不是还想着把冲地太远的更多人一并聚拢直接带回?只是说了没用才停下的不是吗?”

    放眼望去,身周尽皆战立或奔行者,但这并不代表累瘫这个词的形容不够恰当。事实上,被中心战圈之外的某些人故意漏放进来的敌军,让他们不能再撑也必须硬撑。零星几个躺进夜蝠战车和其他装甲车里的人,也都趴在窗前注视着战况,随时准备再度出战。

    “准确的说,是相信着你,才不再跟他们说什么,不然,我会直接请你或瑷姐帮我瞬移。”

    “哼,诚挚的赞美当然是满分,但,这并不能抹消你试图改变他们的浮躁却最终失败的事实。”

    “还谈不上最终失败,一件事情的发生、过程和结果,都会持续发挥它不容抹消的影响力,或许有部分还在发酵,或许会迟到的很久很久,可却绝对、永远不会缺席。”

    “遣词造句和道理无误我给九分,剩一分我这么告诉你,自身不获取足够的话语权,这件事前前后后能够揭示的很多东西,就会在各方的掩盖下渐消于无形。”

    “话只是这么说,也不一定就要凭这一件事完成点什么,只要这部分在场的人能看清点内外的东西,就不错。”

    “切,能进不进即为退,从这上面讲,你很怠惰啊小子。”

    “谢谢,懒散度日恰好是我的人生宗旨。”

    “少扯,不该有的怠惰和可以有的慵懒可差得太远。”

    “好吧……其实我是有点明白你以前为什么那么扯了,因为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不扯怎么回?”

    “臭小子!承认自己无话可说就好好的想想该怎么办,别胡乱攀咬着转移话题。”

    “哦,居然没接着咆哮。”

    “嘁,我忍,赶快说你改不改。”

    “前面的表态也算合你意的进步了,逼得太紧了不好。”

    “休想蒙混过关。”

    “那也好歹要酝酿,嗯,正改着。”

    “继续砍人也叫改?一个人再能打,能影响的也没团队多。”

    “是杀敌,是形势所迫,是大概不敢说,能改变更多。”

    此处战场的整体形势已越来越好,甚至有几处战线十分凸前的大规模牵制灭杀敌军。偏唯独中心战圈,虽真心来援者源源不断,却由于这样那样的外部原因而及不上替换下阵疗伤休整的数量。

    因此,不愿进不能退的福守缘,可放言的改变,不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