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一道道土墙,黑暗的魔力让凯隐的生命力不断在回复又逐步被抽取。同时,地下量比较大的暗、冥、腐气以其身体为中转,缓缓恢复着拉亚斯特的力量。

    “效率太慢,快去宰人给我回复!”

    “闭嘴!周围全是,你想被回炉别累及我!”

    周围全是名义上的友军,偶尔误杀点炮灰没什么,刻意虐杀实力上佳者,那是取死之道。

    “蠢货,不宰人,那蛮子就先宰了你!赶紧的找一个血气充盈没背景的,不然你连善后的机会都没有!”

    大脑飞速地计算着,本性便冷硬决绝的凯隐,终于还是踏出了那一步。

    “噗!砰!”魔镰穿透了血肉,毫不迟滞的移动速度则让生机尚未失去的身躯,沿着镰刀撞向了凯隐。

    冷漠的半眼不去瞧,凯隐专注的选取着道路,顶着这名倒霉蛋继续飞驰。

    “仅此一人,速度。”

    有一便有二,你避不开了。

    “腐化也需要时间,而且,他挣扎的很顽强,或许你想要再给他一刀?”

    对待已注定要饱受折磨的目标,凯隐毫无迟疑的发动了精神误导型能力,斑影。

    “很好,干脆的让人吃惊呢。”

    “这是我的决定,并非你的成果。”

    “呵,还是身体比较诚实呢。”

    话音未落,合击已成。

    “呃啊啊啊啊啊啊!!!”

    “啊~~听听这饱含了一切的呐喊,多么美妙的乐章!穷尽我千年的词汇,亦不能予以描诵!所以更多,给我更多的乐器,再杀一个给我!”

    “嘣!”凯隐挥刀一甩,将挂在刀上的硬壳,狠狠地砸向了后方越追越近的野蛮人。

    呼啸之间,暗沉的刀光掠起,黑色的碎片和晶尘爆开,随即被赤红的火焰所吞噬,连带其中附着的腐朽黑暗。

    “停下你那病态的妄想,你在拉低恶者的格调。”

    “噢,真敢说啊,看来你是迫不及待想要成为乐器了。”

    “在我面前,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傲慢,毕竟你还远远不能侵蚀我,我却能这就把你扔给那个你口中的蛮子。”

    “甩得开,就试试。”

    “如你所愿。”

    黑暗与黑暗的碰撞,一言不合便又一次上演。其结果是,魔镰被砸向泰达米尔,凯隐则被拉亚斯特半强迫着融为暗裔化身状态。

    换言之,两人的互不妥协,再一次的达成了两败俱伤,并不得不一同与借此追上的野蛮人开战。

    “暗!裔!”

    怒而一刀斩开气息变淡的魔镰,泰达米尔身化旋风,卷着火焰与刀光,逼向了身影重合的暗裔杂种!

    “铛!”

    短刀及时抽出抵挡,一击而被推出十米,不喜暗裔化身状态的凯隐,宁愿双战内外!

    “比疯狂,我喜欢!”

    拉亚斯特瞬间聚力操纵了凯隐的左手,镰刀立刻飞回,左右互搏兼战蛮王的三方乱战,从暗地里摆到了明面儿上。

    “哎呀呀,三个疯子,该说有意思呢?还是不像话?”

    “总之我们是来压阵的,泰达米尔既已完成了‘带队’冲击的使命,便送其退场。”

    “嗯哼,不给任何人乱中得利的机会,你这个前辈,还真是小气呢。”

    “找得回大致的自己,我才是他们的前辈,否则,暗裔之数不容增加。”

    乱中推乱,正是暗裔最喜欢的重口味把戏,静中取静,才是他们两人唯一的机会。

    “呀,暗裔树敌不少呢,伦家也一贯是少数派,要跟达利特对上了么,期盼已久诶~”

    “麦缇,这个问题,不能由着你说什么永远加入少数派。”

    “可是,你打不过我哟。”

    “但正如你之所言,这次我也算多数派。”

    “啊嘞,好高兴,我又要失败了。”

    “砰!轰!”

    符文之地的内讧,规模进一步的扩大。

    “呦呦,那个猫耳朵的体质和命运轨迹,很有奇趣呢。”

    “的确……可惜不成气候。”

    “嘛,谁知道呢。”

    ……

    似乎是察觉到了结束的时刻将近,泰达米尔的怒火暴涨更炽,其战斗方式已不能说是不顾生死以伤换伤,而是在强行凑上刀口以伤换时,力争要在短时间内由自己来结束战斗。

    可也由此,凯隐与拉亚斯特之间的争斗,于实际状况上明显有所减缓,且于意念交涉上,也开始有了并未明说的暗自改变。

    狂暴的三连斩未能击破敌体的防御,怒火中烧但心智仍明的泰达米尔,察觉到异样后猛下决心,不再奢求将二者一网打尽。

    风火骤停,泰达米尔一口气将已有的实体怒火全部消耗,以攻击力暂时微降的代价,补回了濒临那条红线的当前生命力。

    紧接着,他努力的,低沉的,喊出了那个名。

    “亚托、克斯。”

    火焰,再度的招摇越境,映红了半边天。

    “梆!”

    一瞬的远离,下一瞬即被拉近,半步不得离。

    “亚托克斯这混蛋,造了个什么怪物!”

    被蛮王单咬着强攻的暗裔魔镰,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与亚托克斯之间的差距,虽然他只承认这是近千年的耽搁所造成。

    “不管好你的泥偶,就别怪我毁了你,最满意的作品!”

    刀与身的同调逐步上涨的暗裔作战单位,开始展现其傲慢成型的底力。

    “死吧,死吧!死吧!!我叫你死啊!!!”

    血溅,骨碎,刀飞。

    “啪!”双手握住镰刀。

    “噢喔~表情很棒呢,是用这个赢得亚托克斯的欢欣么。”

    镰刀擦过手掌,继续划割心脏!

    “我呢,更喜欢演奏落幕的曲调,而像你这款死硬不喊的脸,高潮会来的慢一些。但没事,因为,有了等待,会更刺激!”

    划破,喷射。

    “真的,是这个味道,令人不爽,不爽啊!”

    双瞳起火的前后,泰达米尔的无尽怒火,已带来极限的战力增强并消除了死亡。洞穿心脏的魔镰,在由慢及快的被抽拔!

    “所以呢?三秒?五秒?十秒?音乐,终归会响起!所以安安静静地做你的乐器啊!泰达米尔!”

    “嗤!砰!”刀拔出,血怒溅,人倒飞!

    “你比他,还多了一个恶心的属性,该杀。”

    大刀飞回,倒拖横斩,瞳火已褪的泰达米尔,丝毫不顾及死亡免疫时态已过,反而愈显狂暴。生命力越低怒火越炽攻击力越强,让他彻底将刚打出致命一击的拉亚斯特,死死的压制。

    但稍有些可惜的是,他的敌人还有一个凯隐。

    “转换,暗影刺客。”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