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方时时放出的画面取得了预想的成果,符文之地无法再放任一小波人就这么在重重包围之中灭杀或带走赫卡里姆,新一波强力冲击由一群试验型号的祖安怒兽作为主力迅速发起。

    不过,用发起或许不太准确,因为这群普遍以四肢着地背负炼金储液舱和药泵的被改造者,显然已不具备多少神智。这也即是为什么,透过各式机械装置和各色畸形躯体仍能看出些许的人样,却也已被称之为怒兽。

    药泵持续注入炼金药剂,被放出的“怒兽”确如其名的发出着野兽般的惨嗥,奔向了操控着“兽”的“人”所设定的目标。

    奔跑,闪避,停止或继续——

    临近,跃起,爪刃弹出,而后跌落,或将爬起再冲,或能先一步的解脱。

    “居然这么践踏人命,丧心病狂!”

    连身为敌对的立场,都已然看不下去,却不成想,还是属于小看了符文之地某些人的病态。更令人发指的人体生化炸弹,在零星的有“怒兽”突破火力封锁后开始一次次反复上演血腥与残酷。

    由此,地球方本就不大、更没多少纵深的防线,不得不一次次收缩。直到净化和驱散等力量能够及时覆盖,才止住了颓势,进入到能够从容感知并高效点杀生化武器携带者的节奏。

    可即便如此,起初不少的深度感染者回复缓慢的现实,也还是给战士们造成着一定的心理压力。这不止是轮换人手减少的问题,更是让他们在一定时间段内整体行动力大减而做不到快速撤离。

    “可惜了,这下就算干涉者醒来,也似乎没法儿再反冲。”

    “屁话,好好歇你的,扛过了这一波,什么都还有可能。”

    只是这种可能,就不看干涉者的了,得看后边儿的人怎么想怎么安排。

    “看!是夜蝠战车!”

    “还真的是。”

    “哇!后边儿还有,居然有三辆!这是要搞事情啊!”

    基于两家的友好关系,夜蝠团队在战场上的话事人——初代夜蝠侠的第三任以智慧著称的核心助手提蒙·狄拉诺,第一时间就抽调人手并配以造价超高性能超强的夜蝠战车,亲自率队驰援。

    虽然,由于位置太远来得不算早,却赶在这个节骨点儿上也正好是能及时发挥显著作用。而且不得不说的是,锦上添花,总不如雪中送炭更能让人记忆深刻。

    三辆外形为酷炫跑车的夜蝠战车,飞速接近战场后炮架伸展,小巧的弹头即刻发射,带去各种针对性的高效杀伤。然后车体速度不减的分三路冲入了敌阵,大肆轰杀的同时不断硬扛着各类攻击,外加友军的掩护,硬撑到三台车载超级电脑运算完毕、联合架起了此行的底气——大面积定向电磁脉冲。

    旋即,就是成片成片的敌军挣扎倒毙,地球方趁势将阵地再度推展到以三台战车所组的弧线分隔带前,抢回了足够拉扯的纵深。

    随后,耗能过高的电磁脉冲停止,战车绕中停放,变幻展开为半防御形态,接入场上的大部分通讯信号,充当信息总集、交换、处理平台,和临时指挥所,令战斗更有效率的配合进行。

    也基于此,救助伤员的最优先事项井然有序的开始执行。生化感染者们陆续集中到三辆车旁,由夜蝠家族三名专业后勤支援人员凭借车载医疗设备化验检查后控制住病情的异变反复,并迅速临场调试针对性药剂。而由于在场的大部分战士都非为普通体质,更兼有其他各种非常规医疗手段,是以很快的,科技与玄奇力量的结合带来了明显的恢复加速。

    期间,除了提蒙仍留在车内通过信息平台统筹全局,左右两车的驾驶权限持有者瑟尔维亚·布里和比欧拉·阿什力都已是迅速下车亲身参战,展现出精准的枪械操控和灵动的腾挪闪避,以及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各种创新型高精尖武器。

    “不过,不觉得吗?逐夜者配备的武器,怎么说呢,不是差,是好像,没有搅局者那么让人眼花缭乱惊奇赞叹。”

    “废话,一个是远在法兰西的资助性质,一个是同在芝迦歌的同伴性质。通常人们提起来,前者那叫夜蝠群英会成员,后者却叫夜蝠家族成员,区别还不明显?”

    “还算同伴吗?瑟尔维亚可是早就没能用夜蝠少女的代号了。我刚还想着说是不是因为她跟第三任罗宾的亲密关系呢。”

    “怎么不算了,代号而已,谁还能一直都是少女啊。担任过夜蝠少女的,是夜蝠家族一线团队轮替最多的。那么多任转换其他代号的,你听说过谁淡下了打击犯罪的舞台?黑夜蝠、骑猎手、不适者等等,都还活跃在芝迦歌呢。”

    “喂!这些我知道,是你没听懂我意思。我说的没能用代号,可不是一般的情况,你忘了她没当多久?据说,是因为能力和性格什么的被开了,跟其他人不一样。”

    “什么叫被开了,那叫劝退,只是不适合担任一线助手罢了。行了啊,你现在感慨的不就是答案嘛,待遇说明一切。”

    “所以疑惑啊,搅局者自己都在另一个纯女性英雄团队里谈到过的,她最初是有一段时间配合不到位。甚至后来隐晦的承认过那时候拖了不小的后腿,怎么还会下这么大手笔投资?果然还是因为提蒙这个智囊的原因吧。”

    “谁没年轻过啊,那只说明人家有着能被看重的潜质,之后以搅局者的身份参与猛禽小队活动不就是证明?不然你当夜蝠家族是由罗宾做主啊?三代夜蝠侠皆在,轮不到的好吗?”

    “噫,虽然你说的都挺有理有据,但你这语气……”

    “没错,我就是粉她!能力不谈,反正我觉得她比另外几任率真多了!少女嘛,就该有少女的天真烂漫和活力无限啊!凡事都苛求的那么完美干什么?搞得工作之外也苦兮兮的干什么?那样不就该叫夜蝠女更恰当了吗?何必凸显年龄段?所以她是真的不同的,想就去做,不管希望大不大,总之就是要做!跌倒了爬起来笑嘻嘻继续就是了!你也明白了吧,她才是最符合其名的夜蝠少女啊!”

    我明白了什么了我!你丫是少女必胜的扶桑动漫看多了吧!

    “保罗啊,你可是快三十了,这时候觉醒宅魂,总让我感觉很不妙啊。”

    “滚!你特么才中二呢!欣赏蓬勃朝气被你歪成什么了!”

    “哦,这样说的话,倒也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少女了你还这么粉她,看来你中毒还不深,没有在中年痴肥的路上越走越远。”

    你才越走越,咦,等等,这货好像了解的比我还多?

    “你?”

    “发现了吗?是的,轻度怀疑视角和情报收集癖好,坚信世间爱恨皆有起源,任何现象都绝对不是偶然!”

    道理是没错,但你这话这语气,也是意识到自己跑偏了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