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宝贵,福守缘在结束了和瑷的谈话之后,并未刻意调整心态便点醒了伊泽瑞尔。

    睡梦中已哭过笑过的探险家,醒转过来后明显平静了许多。

    “谢谢。”

    “不用,我的出发点是为了感谢你的帮忙并确保蔚的朋友圈子安定无患。说的更直白些,若有人以你的父母要挟,很可能会波及到对朋友很仗义的她,我只是在扫除隐患。”

    “不管怎么说。”

    摆手打断:“那就最好别管,谁的时间都不多。”

    一者想早些回返参战,一者得尽快回返解释。

    “好,我最后理一理……以我所知的概括来讲,议会方面三次来人,都仅是走个过场,其他势力也就没在正面有非议。民间的议论倒是不少,但大部分关注的都只是八卦层面,近期内也大概不会上升到带来明显舆论压力的程度。反正,有很多朋友和几方势力的明确力挺,她的生活节奏基本没受影响,仍是全由自己随心安排。总之,过的很好。”

    信里面可没提有三次过场,就一句议会来人简单问询过,言语甚至都算不上警告,她和朋友都挺诧异。说实话,福守缘更诧异,这般亮明旗帜也没惹出风波,比有所问责还要让隔着银河难以触及的他担心,难道是不动则已?一动?

    “你们是怎么确定这三个过场的背后,真的只是过场。”

    “议会里也有我们的人,基本的形势还是能把握住。最关键,系统曾有公告,对近期思想不够统一的问题,要给出足够的时间完成自然转变,应采取平和的宣传策略轻度助推,严禁各方借题发挥互相攻讦。”

    乍一听很有些奇怪,觉得不像是那个冷血残忍的罪魁祸首的一贯作风。可细一想也不奇怪,符文之地拢共就两亿人,非战争减员是不得不避,尊重所有人的姿态也是不得不做。

    “凭你们的直观感受和事件观测等等,皮城是真的在给予蔚最大限度的自决权和庇护?其他各势力有否针对性异动?到何程度?时间红线近还是远?”

    眉头一皱。

    “作为追求自由与进步的皮尔特沃夫城邦,我们给每一位皮城居民提供最大限度的自由生活环境。相信我,没有谁能绕过皮城对蔚不利,皮城自己更不会。”

    “你的城市荣誉感我理解。”

    “你的担忧我也很理解,随着你的风头越来越盛,的确会有人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我敢说只要蔚不自己单人走出皮城,就不会有什么我们镇不住场的恶性事件。”

    斟酌了两秒,想问的还是问了:“算是变相禁足?”

    毫不犹豫的:“不算。事实上,她每天正常出警和坐班,皮城大到她和所有警员们都一样忙碌而充实。”

    “再大,外出办公有所限制了也还是会不爽。”

    “老实说,她以往外出办理的案件也不多。更何况,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出去一趟,陪行人员里抽个小半就能代替她履行职责,你说想出就出,是不是爱之心切的审视标准太严苛了点?”

    “不应该吗?你们和我的视角天然不同,我不介意你觉得我是在挑刺儿,因为我就是恨不得把任何一根可能靠近的刺儿都拔掉。哪怕是隔得很远,哪怕是她自己也都毫不介意从未去想。”

    我,晕,猝不及防的就是一大波狗粮兜头洒过来……

    “好,你这波恩爱秀的我也就忍了,接下来,请好好说话,谈点实实在在的事。”

    “都是实实在在应该考虑应该做的事,是你自己爱秀,才把什么都往秀上想。但没什么,我尊重每个人对事态的无害解读。”

    呵呵呵,你这不是秀的秀,别说无害,我无力解读好了吧。

    “那是否更该尊重各方已经付出的努力?”

    “当然,外部环境基本可以确定没问题,回去后请你代我向皮城方面表示谢意。然后,我想详细了解下她近期的生活和工作。”

    总算,告一段落,你这声谢来的可真不容易,跟你以往的性格传言根本就不搭好吗?我要投诉这些搞情报的,显然没把一个男人的平常状态和恋爱状态清晰的区分开,没看见暴力蔚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吗?没脑子。

    “生活上我知道的不多,总结一句话就是,你所知道的凯特琳和其他闺蜜一个个的来送关怀,一个个的都挺舍不得走,欢乐是无需怀疑。唯一或许有点可虑的,是你也知道的那什么,凯特琳一天到晚看的那叫一个紧。所以,你介意她们睡一块儿吗?”

    显然,话到一半时探险家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在高涨,简而言之即是,八卦之魂正熊熊燃烧。于是,话题有点歪了。

    “可虑这个词用的不对,我是很放心的不介意……顺便,你可以把这话带给她们。”

    “她,们?”

    斜睨了急不可耐就想这边添油那边加醋的混账一眼,福守缘忍住了一巴掌拍下去的冲动。

    “不作死就不会死,需要更细致的意译吗?”

    浑身一僵,伊泽瑞尔顿时收敛了信马由缰的头脑风暴。

    “额呵呵,不用,我接着说工作。执法官大人非常敬业,这方面传出的消息不少。”

    “不慌,信上说的最多就是工作的事,我问,你帮忙印证。”

    “那有的保密级高,我可能不知道。”

    “嗯,我会问公诸于众且稍有些知名度的。以你好奇心爆棚的八卦劲头,不至于遗漏太多吧?”

    怎么好像在挖坑一样?

    “空口无凭,先问吧。”

    “好。五天前她和凯特琳破获了一起海克斯枪械盗窃案,有四号匪徒开枪拘捕,我猜她不是跟在防暴队的盾墙后,而是直接先冲进去了,对吗?”

    汗,这种印证……可别怪我,我想你也明白,在他面前是瞒不住什么的。

    “防弹衣和铁拳都有着装才出的警,没受伤。”

    “三天前,绕开凯特琳跟另一名上司商量,增加出勤率少坐办公室,到底为什么没成?”

    “这,是印证?她怎么说的你还没说。”

    “先听你说不行?”

    额……

    “大概,也许,是嗓门儿太大气势太强,把人给吓着了?其实我觉得啊,老杰森的岁数是真的大了,气血供应不足来着,平时一不小心也会歪在哪儿,并不完全就是外部刺激的原因。”

    “我倾向于你的判断,可她提到这事儿时很自责,认为自己需要深刻检讨并谨记改正。所以我觉得,我们都有必要提醒她,有些事不要矫枉过正。”

    “啊对,我回去一定把意见带到!”

    完,蛋,看样子又要进入不是秀的秀恩爱阶段了。

    “两天前,有个家伙送审后叫嚣着到处投诉她?”

    “那个,是说她暴力问讯,其实也就拍桌子吓唬了两下,比起以前……哈哈,后来那货多了项诬陷罪。”

    “没什么不好说的,我倒是觉得,这是看她脾气变好了,反而就有的人敢在嘴上叫嚷了。”

    该不会更乐意听见说是真的暴力问讯吧?

    “对这种人,执法环节上要文明,但听说他被保释了,那一般的民事纠纷,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对吧?”

    哟哟,原来你是这样版本的老好人,这才是加分项啊!

    “嘿嘿,你这话很合我胃口,这种没本事犯了错还妄图说点自以为漂亮的话撑场面的,就是欠收拾!你放心!这种人绝对不允许他还在那儿瞎蹦跶,回去就收拾他!”

    “虽然有本身就很不爽别人秀存在感的因素,却也不得不说,你这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

    很有种微妙的不爽……

    “哈哈哈,我就是这么够朋友,你继续。”

    “好,六天前……”

    喂,你不是吧,时间轴怎么还倒转回去了?你,自己说的时间宝贵省下来,哦,就成了你一点点抠细节的时间富足,我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