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黑光点飞溅,所过之处,空间被摧残的紊乱不堪。正处其间的罡煞被瑷给及时收回,符文之地却没谁能在至强两者掀起的无穷风暴中插手,皇冠、血柱、骨矛、巨像,通通都被波及粉碎。

    期间,符文之地星球意志有三次于硬碰小退后试图对外出手,皆因空陡然提速击其本源而不得不罢手先护自身。但显然,他现下还并不太担心自己的目标达不到,反复的估测也都是在算着如何减少可能付出的代价。其最核心的依据是,空有旧伤在身,以往的单独交手,一直是他处于上风,今天虽暂时不显,最终之结果也定然不会例外。

    “黑狗狂的可笑,吠两声听听?”

    从未自报名号的符文之地星球意志,是过去在宇宙中开战被空从观战星灵那儿间接查探到了其名——伏,然后就被拆开取了右半和灵光之色盖上一个耻辱的名号,是哪怕他割舍了情绪模块也能够立即认定的耻辱。

    他没有因此就转性出声,但所有运算程序都在告知他应该怎么回应,是以他换上了运用最熟稔的武器,刀转短矛疾刺,拳敛时光碎握,攻取现在伏杀未来。

    相应的,空既然出言挑衅,自不会没有预案,剑转长枪狠扎,拳起时砂挥毫,攻防当下掩杀未来。

    简单的穿透擦碰之分,是简单不了的无数次已发生而未呈现,当时空终于从混乱中回复基本的平静,蓝光逸散黑光如漏。

    “不拼力量拼玄境,你还差得远呢。”

    无可计数的已发生未发生中,空多胜了超过一百次,定格了最终一幕,于时间之力的细微掌控上,强的有点出乎了伏的计算。

    “不独是时间,世间诸多细微的奥妙,纯计算可悟不到,你瘸着一条腿走路,就永远矮我一截。当然,你可以当我这句话只是忽悠你冒险而堕混沌,现在只说今天这一战,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非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所谓分隔后的纯粹运算,可不是就完全无心了,能“忽悠”一点是一点。

    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道理并非虚假,仅针对这条黑狗可说是无益。纯运算模板,不靠感觉来辅助判断的确是有其优势,却也正因如此,其判断基础仅为对已有现实的分析整理,那么这种带有一定“忽悠”成分的事实摆出去,他也就只会按着事实分析,而无法判定其中的主观推动力和必然之中的偶然、偶然之中的必然。

    简单的说,伏在最初便留下后门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驾驭意念能量潮的冲击,说明其有一定自信或侥幸依据。空现在正做的,就是用她的成功给他全方位展示新的依据,放大过往依据,令其运算模块中清晰刻下这种事是能成的相关数据和衍生运算。一点一点的,哪天他的预期运算是自己也有望能成了,他就必然会想尝试。这个时候,空就会视情况决定,是否通过订立契约给其尝试机会。

    一般而言,其运算达到预期值所需的时间,以其本身能力算,不可能太快。再辅以战斗牵制,空便能有足够的恢复时间,在那之前先将其重伤,令其计划无限酝酿无限搁浅。这样的相对无限中,地球和符文之地的持续战斗会令后者大幅减员甚至少到直接危及星球意志的存在,就又变相加大了其暂时放弃决战之念而收缩防御优先尝试进化的可能。

    如此一步步将其在合适的时间逼入冒险后,其最可能的不成,就是慢性自杀渐陷混乱。若一切按计划走,那时候的空就该有了妥善处置他的力量,即便有大的变数,也至少能保住地球众生。

    反之,他要真是走狗屎运的成了,打不打得过先两说,最起码是变的能接纳更多人存在,不至于对地球几十亿人非要赶尽杀绝。

    综上,无论将来的局势如何发展,这一系列谋划总归是能让局面对地球众生有利。要说唯一的缺憾,不是看着远了点,而是通篇之基础为空的随时可牺牲自身利益甚至生命去把控关键。

    惜命和拼命,一两次可能被避开决不出太大差距,于这般长远的拉锯中,还能次次都躲开?躲就不需要付出代价?没那么便宜,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具体到这一次的交战,严格来说还不算拼命,因为场合不对。真放开了打,地球难免受损,地球意志会第一时间联合发动地球和众生之力强行灭杀敌之化身驱逐真身,自身亦受更大损伤,等于两边都是毫无意义的白打一场。所以,这一次准确的说是有所限定下的竭尽全力。那么,空的吊打宣言,可知与拼命劲头无关,而只在于她所说的三要素。

    天时,是黑狗的开路之举乃为限时,过了这村没这店,想干就不能管那吃不吃亏,不干更是铁定吃亏;而空则并非必须在这一战中破去召唤战场,主动权很明了,放平心态把握时机就行,便宜已经在占,后续能否更多都影响不大。

    地利,是本就为主场还孜孜不倦的改造战区内外环境,对伏的压制为三项要素中最大最明显。以往的空需要有瑷在旁压阵才能确保不会被黑狗金蝉脱壳随手杀伤地球大众,现在则一个人也能大体制衡住。由此获得更大行动空间的瑷,能做的事可就太多,比如独立护着地球大众以彻底解放空的战力;又或者趁伏被牵制而击破太空战场;最关键的,是其威胁程度直线上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一记致命合击,令伏不敢轻出全力。

    人和,是相较起来近若咫尺的七十亿人与远隔银河的两亿人,刨除不敢接收的大部分意念能量,可用的小部分助力换个概念看,亦是差距大到于当下来说如虎添翼。

    所以,想拖到空先因旧伤顶不住给机会,以伏仅仅从以往相对较弱时的空那儿得到的同等存在战斗经验来说,很难。

    于是,逐渐从实时数据更新测算中修正了相关认知的伏,迅速调整了战略战术。不再顾虑瑷的存在,直接火力全开,用快节奏和力量优势强拼消耗,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主动先以伤换伤,拼一个常态受伤和伤上加伤的负荷程度之差异。

    而这等层级的快,已经不是速度多快的概念,而是一个交手间便为无限时间和无限空间里的无数次交手,快到一念慢即无限慢,快到瑷根本来不及在这一击之中给予空任何帮助。

    外界看来一触即分的一次看不懂输赢的碰撞,空赢得更多的交锋回合,却输了强行硬拼的总体消耗,不得不寻机拉开距离,放弃了近身战而给瑷腾出开火的空间。

    下一秒,金线如游龙,扎穿了黑芒,切割了时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