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兹罗捏断对手的喉骨,随后穿心的一击燃起蓝幽幽的火焰,抽出手的同时将尸体推倒,自己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四十四,好数字,咳咳,我说,要不要跟我混?我可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那类,杀上符文之地的,说不定就有我一个。不想找那些恶心的家伙报仇么?这种剧情我很愿意成全的。”

    阴火的照定控制下,迄今为止贴身遭遇的最强敌人之魂,半虚半凝的飘在尸体之上。

    “啥?呵,这条件我可答应不了,你境界比我高,没保障我不敢强收……那把你卖给系统不介意吧?为了价更高,先按出售条例处理一下请理解,手法粗糙忍着点。”

    从黑巫师那儿被动承继的禁魂巫术用出,身体熟练运用过心眼被迫看到过,手法真谈不上他下意识抗拒的不熟和粗糙,只是肯定比不上系统进行封镇处理那么强,是以倒也不算说错。

    “喂,要不就看在我这么好说话的份儿上,先透露点什么情报给我?反正你这一去都得全部吐露,还不如先卖给我呢,以后你要是没死,那也算在新处境下有个说得上话的人啊。”

    点点火光规律穿插,禁法仍在继续。友军正往周边追剿,不会有谁能越过他们蹦出来拿他的脑袋。

    “你也不是死士,哪儿有这么高级别的死士,只是运气不好逃不掉了而已,别当自己多有傲骨啊。对你们这些冲杀过来的家伙,我不介意试试另一个恶心家伙的手段。说吧,想在我这儿再呆两天还是三天?我是把话明说在前,我最多弄三天,毕竟这事儿和我兴趣不对口来着。”

    火焰一收,拉兹罗起身,往回迈出的第一步,顺脚踢碎了力量和生机被敌人自己抽干的残躯。

    “诺克萨斯?这个到处动武搞事情显存在的,暴露在外面的情报太多了,还是你出身的暗影岛更神秘些。”

    走了十九步半,拉兹罗身形一顿,接下来就走的稍慢了些。

    “不错不错,继续。不是我贪财,我可是大老板亲自救出来,属于亲兵哦,给系统节省点处理杂务的时间也是应该的。劳务费什么的,只是其次啦。”

    说是这么说,该收的报酬还要收的,系统大哥可别听了这话调低价格啊。

    “这个条件也不能答应,不是我谦虚,是真怕压不住你。战斗上我有点克你,精神层面可就说不准了,再说何必那么累呢,还是交给系统安排好了。”

    被巫师封锁心神,被两教困烤自思,一朝解脱只想着怎么轻松怎么来,这方面的活儿,能不沾就不沾。

    “别诱惑我了,你想留我这儿无非是觉得能争取相对的自由,在此基础上还可能有翻盘的机会,那我凭什么留个祸患?除非你真正认命的把核心开放,让我达成最根本的控制。可同样是生杀彻底不由自己掌控,显然你不太愿意在杀你的人手下憋屈,而宁愿去投靠系统,说不定还能更快向前迈步。那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避无可避时,便会想着卖个好身价留个奔头,我理解的,我就是这么的善解人意。

    “瞧你这架势,得,剩余的我也不问了,留着你自己献上去。但最后有一句话我必须得说啊,我先问了转交,也还是一个概念,源头都在你这儿嘛,都会算作你的配合表现。”

    可惜啊,道理虽简单,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却没那么容易建……嗯,又差点忘了是我杀了他。那算了,不愿多分好处就算了,把心理防线攻破到这儿也差不多了,上交了去养伤。

    “礼貌的问一句,准备好了吗?”

    我真的只是礼貌的问一句,你说再想想算什么,别耽搁我最享受的养伤时间啊混蛋。

    “三号大哥,收货了,开门啊。”

    地球防卫系统中主要负责华胜盾战区的三号子系统,自我发展出的拟人思维和形象显化是偏向于中年大叔。只是某个困居多年的空虚寂寞冷被放出来后,逮着空就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聊天,从大叔喊成了大哥。

    “叫你小子别收了,我这儿都快装不下了。”

    为应付某人打着同为大老板直属员工的旗号厚颜死缠而专设的一组对话模块,言语风格是亲近中透着无奈。

    “顺手能收的干嘛不收,蚊子肉你看不上,这单论数据还超过我评级的大块肉看不上?没了身体这价值是低了不少,但也更方便把控了呀,哎?不是想压价吧,没地儿装抓紧往外运啊,可不兴拿这个当借口压价!”

    “不是看得上看不上的问题,算了,懒得跟你说两遍。”

    “我没忘了你说的,大战正酣没精力搞这些。所以我不是把控制啊情报啊什么的都先做好了嘛,费不了你多少事儿。”

    “最费事儿的是被你逮着喷口水。放手,没空陪你多扯。”

    早该交割的魂体,被拉兹罗拽在手里一直没放。

    “嘿嘿,价格还没议定呢,再聊会儿。”

    “议个屁,都按规矩来,有什么好聊的。放不放?不放我不收了啊。”

    多次的被缠磨之后,三号子系统的这个特定对话模组里已经写入了不少高优先级的分析、鉴定、决策程序,简单一句话概括其宗旨和功能就是——对付这货,不能客气。

    “唉,三哥越来越霸气了,收不收都敢自己决定了啊,大老板难道是不在战区内?”

    “BOSS的原话是,有那精力不知道多护两个多杀两个?咱家七十亿号苗子,差人?弄些养不熟的还得管心管饭,不累啊?告诉来问的人,原则上不收俘,只给一些特殊的能力少数名额,注意是能力不是强弱。其他想弄来供应自己的,就自己收着,前提是不以此费心费力而借口少战。”

    确实,很多人杀的都快脱力了,正常轮换的人手都紧巴巴的,哪儿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搞活捉。你这处活捉一个,换作早点休息去到别处可能就是多保护两人多杀上两人,更别谈后续还得费心费力的去调教管束,还不如抽这些时间多指点一两个后辈少走弯路。

    不过,俘虏之外有一个早便进行着的收炼魂,有大需求和低耗甚至无耗手段的人很多,不影响作战的这部分自然不禁。

    “行啊三哥,越来越狡猾了。之前怎不这么说?把规矩传达的那么严,得亏我抽魂收魂方便,不然还逼不出你的实话呢。”

    “随你怎么想,总之没有下次了,老老实实的休息,养精蓄锐争取延长参战的时间。制定无损方案的BOSS多看重自己人还昭显的不够清楚么?重点是保护保存自己人啊小子。”

    “谢老哥指点,我也说句实话吧。这货是在撤退中被刻意卡了位才没逃掉,我看了下浅层记忆,入选冲阵也是阴谋气浓厚,典型被上面人算计了要拔掉他这颗同样不是好货的眼中钉,怨气很重。于是,你也知道,我虽不是这么遭的难,可所有人中最让我恶心的却也还就是那帮坐在上边儿瞎几把玩儿心机的废柴。”

    “所以就想看他回去报复,幼稚;拿下才发现把控起来费心想偷懒,没品。就你这样的,确实也只能是看看别人的戏码爽爽了,靠自己,呵呵。”

    “得,居然被三哥吐槽了,还是还不了嘴的那种。”

    “想不被吐槽简单,放手就行。再拖我真走了。”

    “嘿嘿,不拖了,给,三哥慢走,三哥再见!”

    话音刚落,便听砰地一声,一个黑乎乎的瓶子砸中了拉兹罗的额头。

    “再见?先干了这瓶口味‘酸爽’的压箱底药剂再好好想想。钱已经从你功勋里扣除,鉴于你前期有过偷懒的嫌疑,你这次自费疗伤加快归战进度的检讨兼申请,资料库里也已经备了案。再见?我不介意的。”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恍惚间瓶盖裂解,香,太香了,为表诚意,还是先喝了再跟三哥解……

    解,解释个鬼啊!鬼才要跟他再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