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写完了,因为设定多而几度审视修改……先发上来避免连更记录被断,不慌看哈亲们,稍后就搞好)

    物体的质量足够大时,其引力场会表现的极为明显。而黑洞的可怕似乎谁都会从书本上牢牢记下偶尔谈及,真正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地球引力却很少有人去在意聊到过……

    但无论星球生灵是否知晓有否感受,当一颗星球正式蕴生了自我意识,其引力场所吸引的物质中,便会单独分出一份沾染(模糊分散)或凝聚(波动类同而融合)了众生意念的能量粒子或波段,接触到星球意志的表层信息接收端口。

    而这,是最初的一道分水岭。

    选择完全吸收融汇众生之意念最快变强,星球意志仅有几项初生即具之理念的虽不弱却不够坚定的白纸式自我,会被渐渐影响、同化、覆盖,陷入一段思维行事混乱的时期。这个时间,可能是漫长到星球毁灭;可能是短暂到内争导致星球萧条意志沉寂;也可能是不论长短,但最终衍生出几个“声音”最大的代表性“人格”举起各自“王座”,磋商着行使最终意志,内耗仍未避免,混乱之祸根仍在,却总归留下了未来向好衍变的可能。

    需知道,这非为世俗意义上的美好民主,一个众生好他就好、众生衰他亦衰的“人”,不是什么集体概念,而更偏向个体概念,不会对自己的手脚使坏,一心想着“身体健康”。完全不需要以内耗甚至乱来的代价为它套上走向自灭或衰弱的枷锁,而应充分解放其眼光和领导力,促进最健康最优化型发展的到来。

    因此,以上可称通常情况下的最坏发展,以下则一般来说是好的方面大过坏的方面。

    选择挑拣式接受融合部分众生之意念较快变强,则在必然架起一道过滤分隔线的基础上又分两种。

    一是选定某个方向,只吸收相近意念力量,驾驭得住便保留了较纯的自我,驾驭不住则也能某种程度上保持住最初想要的自我。正反都有些取巧,可也不代表隐患尽去,只因相近终非相同,在基数过大的情况下,隐患多少会有,不过相较其他,算是乱象衍生概率最低的一条道路……

    二是循序渐进的挑出当下能驾驭的思维情感去体验挑战,不止保留自我,更要完善自我。只是这种形式的难度太大,众生的意念变化很难把握操控,生灵越多越难,说不定哪天一个突然的意念大浪掀起,便一切归于混乱。最重要的是,即便一步步顶住了,实际在长期的接触中也多半不能完全不受影响和改变,而混乱的根子一旦扎下,便极难根除。

    此二者,若单从情感上去论,人们或许会因为理念相近更欣赏前者,或许会因敬佩强者、向往自由、追求完美更欣赏后者。却只要加上理性眼光,后者被抵制的概率也就无限上升,因为谁都更愿意跟清醒的人打交道,哪怕彼此理念不同,也好过跟一个只是曾经敬佩过的疯子一起下地狱……

    最后,是完全拒绝吸收融合众生之意念最慢变强,在重重过滤机制上再添一道排除直接影响的隔绝层,只剩气机气运牵连而无法彻底隔开的间接影响,因着体量过大,在漫长的岁月里,以水磨功夫持续不断地施加影响。

    这份影响力放大来说,是指星球众生各自逸散后被吸引而又渐渐汇聚凝合的精神意念和各色能量浸染,无限的加深其集体意念潮对星球意志的辐射影响。而具体到星球意志将自己分隔为两份的间接影响情况,所谓意志共同体便仅涉及外在的资讯统合体,其意念同化和带动力会被过滤多次后化为影响力无限趋小但也仍旧在体量基础下极其庞然的信息流,再度大减的通过分隔层传达到最核心,交由星球意志研判,并带去不同程度的影响力。能否化解,并非永远是一个定数,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且在这一种看似仅有间接影响力的道路上,实际却又因保有清醒期间可以随时建设过滤和隔绝体系,所以包含了选择前面三条路受过直接影响而半道转入此选的,情况就比较多比较复杂。

    第一类,是在隔绝之前不做丁点尝试沾染,能保完整自我或包括但不限于取特定理念倾向或纯理性的特殊型自我成长期比较长。然而,一点都不体验导致的认知度不够,反过来也就致使其更难在漫长抵抗期或集中爆发期扛住持续增强的间接影响。即使是最极端的割舍感性使用纯理性计算模式也拖不了太久(以星球的漫长生命而言),毕竟毫无基础的死物都能聚合为活物后蕴生出意识情感,更遑论是基础仍在又有无数情绪诱因每时每刻如潮来袭……

    第二类,是简单的尝试,竖起分隔后一般能将已受影响慢慢化归己用,比前者多坚挺一段儿。

    第三类,是大致的尝试,觉得自己当前虽顶不住,日后却有可能成功,就在建设分隔体系的时候留了后门。于是不仅平日里所受间接影响要较其他非此即彼的选择更难挡,还给分离体系留下了一个相对易破的点,说不好哪天就是一场提前的灾难。也因此,符文之地星球意志在发现地球前的漫长时间段里,一直将智慧种族的数量控制在五千万以下,偶尔还会因人多而暗暗挑动战争消减人口。这也是空鄙视他的一个大的理由。

    第四类,是全盘尝试而较早及时的竖起分隔,成功驾驭的概率比其他选择都要高,但同时,失败崩乱的概率也相应的居高不下。

    第五类,是深度尝试但发现抵挡不了时还不算太晚建起分隔,说不准能不能在需要加补过滤和分隔力量的每个周期里,顶得住已受较深的直接影响加不会停息的间接影响而不失清醒和决断。至于突然境界猛涨翻身驾驭,概率很低。

    第六类,是发现抵挡不了也继续硬撑,濒临失败了才强行建起一段隔绝,多半顶不住混乱侵心,过滤和隔绝不是被从外部冲垮,就是被从内部崩解。

    第七类,是已然混乱却又因某些特殊契机回复清醒。最多的,是伴随着星球生灵衰灭而衰变到一定程度后的回光返照,若星球文明还有重新崛起的机会,多一次经验自然多一丝超脱可能。其次,是被内因或外力引发变动,最好的能直接摆脱枷锁向着更好的自我成就前进;最坏的,是对星球意志最坏但对众生不一定的,被新的坚定意志所替代。

    第八类,是卸去压力先求自身。底子超强的星球意志,若单是寻到可能的途径脱离星球自主存在不再死死背负众生和星球命运,之后的成就不可能小。虽不能断绝气运因缘之联系,也大多数比一般的星球意志要自由且命长。最著名的,是曾经一个大界域还未正式定型便已蕴生的意识。他在悟道神游时遭逢劫数也可以说机缘,成就了另一位当时的先天灵根后来的大能,带着一块大地胎膜化为其共生灵宝,经无穷岁月还尽因缘,化形得道。

    第九类,是真正意义上的扛着重担亦迈出了至强超脱的一步!纵观宇宙历数古今,仅有五例,无一不是厉害的没边儿。五者相较而居下的一位也是开创了一个星际帝国;排第四的带领大军巡狩宇宙吞噬星辰;居中者亲手打造了一支血脉相连的强大神族;次席那位化身无数不死不灭,为宇宙开辟以来所有时空界域之大能中可争最强之前

    ()

    综上可知,地球意志与符文之地意志的区别极为巨大,由此衍伸的地球与符文之地的生存冲突,也就凸显了出来。若地球获胜,尚可能不对符文之地生灵赶尽杀绝;反之,欲要分身甚至主体进驻地球的符文之地意志,则容不下地球生灵尤其是人类的大量存在来反向同化他。此战,无可缓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