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荒诞不经的反转,实际自有其必然性。饱经苦难而走上极端的邪恶小法师维迦可以对天下任何势力嚣张用狠,却终归是出生成长于班德尔城,那里给他的,全是静时可供回想的美好曾经。

    何况,他的极端仅是力量和部分思想上的极端,可不是什么断情绝性,心里当然能有一份乍看出人意料、实则合乎情理的考究。

    然后,话唠小炮层出不穷的欢乐自嗨是真的厉害,更厉害的,是如今唯一可称朋友的仙灵女巫璐璐也要到了。精灵伙伴皮克斯不小心冒头却没见正主璐璐,显然她又在琢磨什么奇思妙想,为免当众失掉更多的一名大恶魔该有的气派,还是先走一步为妙……不得不说,班德尔方面迅速派出这两位,脉络掐的很准。

    至此,仙灵女巫飞上浮空岛去找维迦践行最近积累下来难以找到合适对象施展实验的有趣想法且不提,哼着歌的崔丝塔娜和三名麦林突击队员自顾自的拖着背着龙蜥和克烈离开的动静,才更加的惹人注目。

    谁都明白,这事儿还不算完。在克烈重伤昏迷的当下,没人会去在意他不切实际的贪心,可一旦他醒来伤愈,一定会吵嚷着要拿回他所有的财富。劝是肯定劝不住的,完全强制收押又不符合约德尔人的一贯风格,所以最可能是班德尔方面受不住他天天嗡嗡嗡,最后达成一个折中方案,任克烈去拿回他已经搬到诺克萨斯境外的物品。但显然诺克萨斯也不会大方放过这部分物资,两边一定会起冲突摩擦,这当口没有明说,潜台词也就是要看各自手腕了。

    具体的,班德尔方面不会多管,只要克烈不死就行。可若他们嫌麻烦或者出于别的考量而连一点制约都不对克烈施加,那他肯定还会忍不住潜入诺克萨斯境内搞事情。这就又存在了更大的矛盾冲突可能,事态最终会如何发展,只能说大致上有一个双方心知肚明隐有默契的可控范围,细节上则谁也说不准。

    基于此,崔丝塔娜和璐璐的明暗搅局,最头疼的反而是诺克萨斯一方。因为克烈要是给维迦带走,后者可没那么好说话的会听任前者言语骚扰,更不会浪费自己每天不多的出手机会送他下岛上岛还护着他,无形中也就消弭了很多矛盾。顶多也就是偶尔想起来挑走或摧毁点“属于”克烈的物品,却由于其自身受限,应付起来绝不至于吃力。

    又或者,她们别那么快出现,让维迦和班德尔方面多对峙争锋上片刻,按前者的心性,指不定就会发生点什么,且至少也是能消磨点两边的香火情,让一方更孤立,让一方失强援。虽然这等关联在大多数时候仅仅是隐于台面之下,可谁敢说不会在某个关键时刻起到决定性作用?对志在霸业的诺克萨斯而言,只恨不得所有明面和潜在的对手,都是互不掺和的才好。

    相对的,班德尔方面所求就少了很多,需要考虑的,也就少了很多。尽可能的顺其自然的前提下,克烈能改改性子那自是最好,若不能,他们也不是下不了决心从某个时刻开始限制住他的出入,甚至,不会太挂心他非要烧昏了头自取灭亡的行径。期间,跟维迦跟诺克萨斯,能不冲突就不冲突,实在有情况,自身不弱外援多多的约德尔人也没怕过谁让过步。

    当然,那些都是之后的事了,现下,无论哪方的注意力都很快转回到战争形势之中。一小块区域的内部纷争,丝毫都不影响整场大战的形势演变。地球方第三道大防线,在一到两波的冲击之下,彻底成为了历史,符文之地的大军,冲进了华胜盾战区范围的最后一道战线。可这并不完全就是喜讯,其中也凸显出了新的问题。

    正如地球方限于最后这道战线过长过广而并未布设过多阵地,主要通过机动形式布设炮火力量向前推进构建防御圈的符文之地,就更是受限于此而无法及时将攻防火力覆盖到全部区域。

    而同样受限下的不同是,地球方是主动保持在有限空间所能容纳的最大火力总量之下投产比最优化的线上浮动,仍在火力密度上占优,且犹有余力随时可加,只是考虑到投入了也终究会被损毁,得算着值不值再看着办。

    反之,符文之地是不计代价的想尽快立足,却不管后续的时间里怎么去统筹抽调,也无法从总量上有效覆盖更广袤的边缘区域。毕竟地球作为稍占地利的防御方,都得计算着斟酌好这等大投入,作为消耗远超的攻击方,又如何能撑?

    甭管这实地降临的第一战是多么重要,打到现在的主体交锋部分——炮弹导弹和相应发射装置,是靠着资源堆积出来,一战超量甚至打完?不现实不理智。

    尤其对于符文之地而言,还多了分不敢,因为他们的重工业建设只在皮尔特沃夫和祖安两地算是成规模,跟地球打科技武力上的消耗,没这个家底儿。当下的勉强持平,不过是靠着提前了近二十年的针对性生产积蓄,打一发少一发,现造的速度那是拍马也赶不上地球。

    之所以,在这样的对比下符文之地也还敢开战,却是基于个人武力在未来战争中的决定性作用会越来越明显。事实上,这一次战斗之中就已经凸显非常了,而科技武力则仅需保持在不被碾压的状态即可。

    偏偏,有星球意志的洞察力在,两个星球的科技水平便确确实实拉不开明显差距,非此一战,之后亦然。因此最终的比拼只能是决定于能够产生丰富差异化的个人武力,在此之前便是用二十年的弹药积蓄疯狂投入强撑。兜兜转转的也就还是回到那句话,以资源换时间。

    从暂时的效果上来看,符文之地的这项既定策略没有出现大的偏差,可当下的总体推进速度也终是渐趋变缓。只因除了总量底气外,符文之地还受限于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有限空间环境所能容纳的空间通道数量和规模。

    横跨米国一个特区两个州部分领土的12.56万平方千米,怎么说都不算小,可也不过能开辟最多七十二个中型又或二十四个大型空间通道,否则就会引起局部空间崩塌。

    是以原先开在中心地带的空间通道,早已逐步撤消,以在战线前端新建。然而不管新的位置如何更有利于出兵运物,其流通总量上也终归是恒定,也就越来越跟不上战线的扩大所需。

    为此,符文之地开始更多的采用法阵和纯人力临场召唤兵员,以尽量保证弹药战车和攻防体系建设物资的运输不至脱节。可也仅止于此了,兵员和弹药投放虽不曾明显的脱节,却也再不能富有余力的加大某处攻势而助力于前线尽快推进和巩固防御圈。

    于是,最后的2.6376万平方千米之战,注定了不会在短时间内便结束。注定了,要炸开更多烟火,要染出更深血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