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意义上在前压阵的诺克萨斯人,围着躺在地上的克烈和龙蜥斯嘎尔,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对于那更不想听的肆意挑拨,也没谁能或者敢于代表回应,有权出声的,都在后方,都还在细细思量,毕竟这事儿在此处一经挑明,中间牵涉的东西就太多了。

    以致,是德玛西亚的两名军官,先一步去扶起了名义上怎么都该由诺克萨斯军方送医的克烈和斯嘎尔,简单的施以急救。可也仅限于此了,在事态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之前,即便是原本对立的他们也不好自作主张的把人送往哪怕是某个完全中立的医疗站。

    而就在这时,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先对此事亮明了态度。

    “两帮磨叽鬼,想恁多,干给人看笑话,那就都别想了,克烈我罩了。”

    此言一出,诺克萨斯和班德尔两方,皆是眉头皱的更深,尤其是前者。因为放下这话的邪恶小法师维迦,别看身为约德尔人所以在名头里夹了个小字,却实际上是符文之地最强大的恶魔,目前来说没有之一。最关键的是,迫使他走上这条路的,正是诺克萨斯以往的暴行。

    说起来,在维迦以邪恶小法师著称于世之前,符文之地大多数人不会将约德尔人与令人惧怕的形象联想在一起。约德尔这个平易近人的迷你民族,虽说勇猛,但通常人们或多或少会认为他们是快乐的种族。他们那高八度的声音,以及天生的可爱外形,会激发出体型较大的民族之人内心深处的某种保护本能,或者至少会让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小孩扮大人的画面。

    可事实上,约德尔人也并非就不会变得邪恶,即使个子不高,也还是能让其他人心底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维迦便是这样一个扭曲的约德尔人。作为黑魔法师以及宇宙能量的腐蚀者期间,他是瓦罗兰最强大的法师之一。获得了超凡邪力之后,更是成为了最强的恶魔,甚至能对星球之心发起攻击,并且他只会越来越强大,攻击生灵和摧毁灵物都会为他提供永久的法术强度增幅……

    孩提时,维迦是一名正常的约德尔人,除了有点小小的不同——他对班德尔城以外的世界充满了强烈的好奇感。这个年轻的约德尔人倾注了大把时间研究瓦罗兰的其他地方,并抓住时机加入了一次与其他城邦之间的商业交易。然而对他和世界来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这场和诺克萨斯商人之间的交易变成了一起非正当买卖,维迦和他的同伴也因此遭到陷害。在当局捉拿了他后,他被常年囚禁于诺克萨斯监狱的高墙之内。

    这样的隔绝对于天性自由烂漫的约德尔人而言是极其危险的,毫无疑问这便是残忍狱卒的目的所在——维迦被慢慢地折磨至疯。他最终越狱成功了,心态却已经扭曲变形。

    在那之后,维迦没有回到族人身边,或回班德尔城,而是跑遍整个大陆,寻求黑暗魔法的力量。因为他那疯狂的意念专注于一件事上,很快他便凭着一己之力成为了一名危险而强大的法师。

    然后,他希望能终止瓦罗兰之上的一切纷争,以所有的城邦都向他俯首称臣的形式。但几番大战下来,他发现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完成这一壮举。于是,他走向了更为极端的变强之路,成为了碾压半神敢战真神的恶魔,却仍是没能功成。只因这一次阻止他的,是正式出面插手的星球意志。

    现在,被困居于浮空离魔岛的维迦,每天有三次出手的机会,是以仍然在一天天变强。明眼人都看得出符文意志仅是在打磨他的心性而并未有杀之的倾向,高居空岛还反而令得其他人不便出手,那还有谁会愿意随便得罪这恶魔?即便这当口他只是从天甩下轻飘飘的一句话,也没有谁会怠慢,尤其与之有仇的诺克萨斯,更不能给他轻易出手的由头。

    “人可以给你,东西就算了。”

    后半句光听着似乎还留有商量余地,但实际那便是诺克萨斯的底线所在。不能随便得罪不代表不能得罪,几百年堆下来的宝贝又正逢战争期间需要以之直接或间接的扩充军备,也就足够成为他们对任何半神开战的理由,若是真神,那倒还可以再考虑一下。

    “等等,地球那边想挑动的可是我们班德尔城,我看还是由我们来接下这桩事的好。东西我们不要,人交给我们管束,磨不去诺克萨斯添油加醋的暴戾贪婪,也至少不能再多出两个魔头。”

    听着这遥遥传来的苍老声音,诺克萨斯的人暗暗的笑了,果然是世事难料啊,谁能想到这事儿到最后成了约德尔人和约德尔人对上呢?班德尔方面这一表态,也就隐隐连带着捎上了散居融入到其他国度城邦的约德尔人。要说顶上那位不让下面纷乱的中立期里哪一方的影响力最能遍及符文之地,那绝非是国力最强的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而是他们约德尔人。因此,闹一闹挺好的。

    “瞎眼鬼,你确定要在我表明了态度之后插一脚!”

    “小屁孩儿,这事儿就该归我们约德尔人管,你想管,那先问问你老爹还能不能把你的名字算在约德尔人里边儿。”

    够无赖,一句话里前后左右全是坑,回答只要沾边儿,那就都不对。

    “你的言语让我很是反胃!作为一名正经的魔鬼,没空跟你啰嗦了!”

    话音未落,克烈和斯嘎尔开始浮空,与此同时,动用了一次出手机会的邪恶小法师,没忘了顺带轰毁周边的灵物转化黑暗魔力。至于那些物品有归属也算个问题?没顺手宰了他们就是仁慈了。

    “嘿!想看焰火吗!”冲天而起的焰火相当绚丽!但人们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聚焦到了那个大嗓门儿的小姑娘身上。她乘着炮筒飞来,欢快的冲向了克烈和龙蜥,然后一脚一个,把二者从天上给踩了下来,准确的说,是救了下来。

    “哈哈!这次派对的开场非常完美!班德尔炮手漂亮就位!”

    永远欢乐洋溢的麦林炮手崔丝塔娜朝天再开一炮,借着后坐力率先降落到地面,随即左一记勾脚右一手递炮,让克烈和斯嘎尔也平稳的落地。

    紧随其后,班德尔两大王牌特种部队之一,麦林突击队的三名队员奔守到克烈和龙蜥身边,刀枪对准天上浮空岛,但也显然没忘了对周边的诺克萨斯人保持警惕。

    “无耻的老鬼!派这个叽叽喳喳的小丫头来捣乱,以为我就不会再出手吗!我可是魔鬼!不许笑!”

    “哈哈哈!场面正在升温,来吧大魔鬼!胜者从不逃避!我不会跟璐璐姐告状的!绝对不会!”

    次奥,你嗓门儿能再大点儿吗?我都看见皮克斯的身影了!

    “魔法!它在召唤我!”

    恩?所有人都是一愣。

    “是时候精进修行了!”

    哈?啊?这就完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