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少数有资格知道点什么的人,在猜测瑞兹的卷轴中是否还像往常那样封存着两张底牌。

    若无,则他就是明面上能察知的,自行止步于半神阶梯前的符文之地当前最顶层强者之一,不论境界和生命形态,只论战力。

    若携带一枚世界符文,则既可一脚稳稳跨过半神级,又可两步从容退出,且都是非暂时跨过和退出的那等勉强形式,能不伤根本的入死斗榜前五。

    若携带两枚世界符文,则至少两分钟内是当之无愧的最强,没有之一。

    至于第三种情况到底能维持多久,在以往的几百年里都未曾有符文之地强者逼出过更久,或许在往后的战斗中能由对面来验证。

    正自猜测,瑞兹忽的将身背的卷轴抖开,内里,空无一物。

    知道这一幕含义的那少部分人,心下也只能说是佩服,间或有几句骂他其实是傻的话,那也是带着酸溜溜的口气。

    都很清楚接受通灵了的世界符文提供力量的利弊,却有几人能真正拒绝它的诱惑?数百年来从头走到尾都没动摇的,无非也就一个瑞兹。其他几名封存者,最长一位也不过坚持了两百年便向当时的神秘指引者也即是隐于幕后的星球意志请辞静修。

    而这几位也都还算好,毕竟是挑选时就预设了门槛几经考验。反之,放眼看看那些最初就忍不住诱惑的,没有谁真正完成了最初幻想的自己能够完全驾驭世界符文的力量化归己身,到最后全是害人害己。

    当然,这里面绝非是几百上千年也出不了一个有大智慧大毅力而从中寻得自身大成就的人,只不过是允其出世对符文之地来说,整体而言弊大于利,才有了星球意志择人为封存者的局面。

    一来,修行的上佳成就绝不是始终静坐便能够摘取,可一旦此等力量层级的存在稍有战端,那就是个大规模的人地皆损。一人之成就再大,那也都弥补不回来。

    二来,除了少数紧系于部族、国民、地域、星球之气机气运和部分依存于本星之实际人、物、山河的修行路子,其他便都是修的自身实在成就。前后两者对生养之的本星,通常来说越往后,自动回馈的差距也就越大。

    具体的说,后者在半神级之前还终归会因着最本质的气机和气运相连而自动反哺星球,越强便越好,却在要跨过半神这一道质变门槛时,多数会由着自身趋近一个神通内生之独立小世界或贴近一方星域乃至大千宇宙之某种玄妙而自然淡化与单个星球及众生的气机牵连。从那以后,自动的回馈会越来越少,星球的继续给予和其主动的获取却不见得会变少,这一增一减,可就得等到身死道消那一刻再返还天地了。而若是修得了长生,这期间的缺额,谁来补?还是星球本身和大多数的普通民众。

    且说到长生,其中一条大路是彻底成就掌控法则之仙神位阶,这时便必须从气机上斩断对一星之主动被动依存事实,以达成自身的独立圆满或彻底的契合融汇一道法则。至此,气运和因缘虽仍然相连,本能性又或者可以说强制性的自动回馈却也就近乎断绝了,身份权属自也是真变了,再要玩儿什么信仰互利的,便纯属滋味不同了的交易了。

    直白点说,未达仙神位阶之前,万物生灵无论如何都脱不开所属家族、所倚国民、所踏山河、所存星球这四个方面的气机、气数之影响,有着星球意志在上的,更是影响力倍增。

    先且不论前四者的影响和自身不管愿不愿意的获取付出,也不论哪种变强之路更佳,单说顶上那一位,即便是执行着平等对待的原则,又有谁能无视了其控制力?会真觉得自己跟其对等?

    只有是在自身可以对其无所求了,很多人才会真正觉得大家对等了。或许强弱的变化与前一秒的差距并不大,但毕竟有了一丝主动权在手,这个时候再主动说感恩、说不爽、说双赢合作,个中滋味才真的不一样。

    综上,必然能够促进星球和众生共同发展壮大的,是半神级以下生灵;半神以上,短期来看是增加了星球的资源负担,长期的益处则得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另外还得看人心变化。

    但有难处有变数就不发展了吗?不可能。半神以上存在,才是一个星球稳立于无垠星空之中的坚实底蕴和通天支柱,大力的培养扶持必不可少,问题只在于如何避开难处减少变数。

    由下往上的,重境界更重修心,让动辄天翻地覆的那等争斗少一些,较为平缓的蕴养出脚踏实地步步稳行的强者。此中自然也就要撇开无需什么境界便能发挥出超绝力量的世界符文。当然,平缓是相对星球意志的视角和时间观念而言,放到实际当中,那可也是一场场规模不算小、时间跨度不算短的恩怨情仇、部落冲突、家国争战。毕竟,单靠静坐修行和纯练功法可修不出几个真正的强者,还得是有一场场生死磨练方能成就。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着星球意志坐镇的符文之地和地球,都非是什么少了争斗的大环境。一来自是想着在有限烈度下蕴生出一批批强者;二却则是自然规律不好逆阻,星球意志也不行,其本身亦受众生之念影响左右,不然也出不了什么世界级大战。

    再说透点,那是人心矛盾纠葛一团牵引了气机气数酿成杀劫,亦可称发展步伐的新旧气象更替之必要过场,必须来一场场刀兵和思想上的大战才能理顺,不致有更大隐患并迎来更快发展。又所谓堵不如疏、顺势而为,遇上这种大劫大变,连星球意志亦只能是在其中明着暗着出力缓解,不好早早亲自下场全力拨引。因为在那种阶段里,连他们那等层级也都看不清究竟如何前行才是最好,只宜且行且看。

    如此,以漫长岁月的积累,社会向前发展的同时,总归是出了不少的半神乃至神级。前者可笑纳,后者却不能在本土星球内停留太多过久,大多都给转到了周边星域中,也即是成就了部分星灵,和几个所谓天上神国。

    到这里又把话给说回来,若没有至强的星球意志在中间一手托一方、一手压一方,这些转出符文之地的存在,未尝不想以教派信仰的形式,统治原为一族现觉有分的普通民众。这一点无分相对独立还是绝对独立之属,皆有以此获取更多力量更多话语权的心思。甚至要往远了延伸的话,敢说有几个没窥伺着那至高的宝座?

    便也因此,哪怕越独立越是相对的容易成为真正的强者,一个星球内也不可能无限度的培养出不可控型的强者,而要取决于星球意志有多强,能控住多大局面,然后才是并不宽裕的资源如何分配以获取最大化的收益。

    最后,所谓的不可控,终归是相对的。在星球外安插多少可直接号令的嫡系,在星球内安置多少可绝对掌控的嫡系,其中主要观念能达成一致的有多少,掌握好这个火候,也就相对的可以妥善引导那些非嫡系力量了。

    以上的这些考究,放到星球间开战前后也还是大致没变。

    比如,在战备期间几经运算都是一个无法靠现有实力战败地球的结论,符文之地星球意志便在十年前悄然开放了一条通过世界符文接触获取力量的小捷径,将两枚未曾通灵和一枚于某场远古之战中被抹去灵智的世界符文赐予了三名气机牵连者,而其中愿意走依托星球民众之路子的,占两人。

    又比如那些陆续解禁的已通灵世界符文,更是全都与符文之地的生衰牵连至深,想要从中获取力量者,自然也就与符文之地深深的牵连在一起。

    也就因为这一点,自认已为符文之地勤恳奉献数百年的瑞兹,不愿通过世界符文最快攀上巅峰。而哪怕他是目前最适合的快速晋级人选,星球意志也确实念在了他的数百年功劳上,并未强求他立刻踏入半神直奔真神,允准他寻求独立的大成就。所以,才有了他卷轴空空的这一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