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世间,没有人能够随心所欲,为恶不行,为善不行,不为也不行。但在某些情况下,为恶这一项,比后两者要显得能放开手脚很多,内外条件的滞碍力也少了许多……

    昼伏夜出第六回,蒙多被几个“同行”骗到了某个“病患”满满的地方,各种控制手段迭出的,开始了一边治愈别人一边被人治愈的忙碌日子。蒙多觉得,除了病人隔几天就有点眼熟外,倒也没什么不满的,至于在他身上割肉取骨什么的,那痒痒挠的很舒服。

    当然,他肯定是不喜常居一处的,所以高薪聘请他过来任主治医师的几位院长,示意他可以随时换个分院上班。

    期间最远的一次,是跟一位后来加入的新院长去到一个叫诺克萨斯的地方,那趟好几次工作到手脚发软,各种新鲜,各种舒爽。

    其后,是满怀期待的新星球,蒙多越来越高明的医术要分享到异世界去了,想想就开心的得断只手臂来庆祝。

    不过,这回派了什么新搭档,不用检查就知道他患了一种叫迟到的病,蒙多应该给他治治。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当奇丑无比的搭档到来时,蒙多很热情的跳起就是一刀。

    “先吃一片看疗效!”

    效果很不好,巨大的切肉刀砍在更是庞然的厚实表皮上,竟然切不进去。蒙多抬手就是更锋利的划拉手法。

    “病情很严重,但蒙多有经验!”

    “嘭!”身形比蒙多更庞大的蛤蟆水怪塔姆?肯奇,一舌头就将蒙多给远远掀飞。

    “你的舌头需要做手术切割!”

    “啪!”返身冲来的蒙多,其手里的切肉刀被击落,人也几个踉跄。

    正了正头顶的绅士小帽,塔姆首度开口:“嘿伙计,再来一口就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忍不住把你给吃掉。”

    作为一名既对鲜味有标准又对数量有需求的美食家,塔姆重点培养进化的长舌会在每一击中都本能附带一次对一切可食之物的味道调整,一般三次过后就会很合塔姆的口味。同时,几度进化之唾液的粘附,会不断增大塔姆禁锢击晕和一口吞下目标的成功几率。

    “你的肠胃更需要做手术么?蒙多很愿意效劳。”

    “砰!”一直保持沉默的“见习医生”一掌搭在蒙多胸前,止住了他的再度前冲,或者说没头脑的送死。

    “蒙多医生,塔姆先生是你的搭档,不是你的病人。这趟还要靠他带你前去医治无穷多的病人,这点我可没法办到。”

    附带了精神暗示的言语,配合一掌压下的激素分泌,很快的安抚下了蒙多逮着人就想治疗一把的澎湃激情。

    “那就快快出发,蒙多已经很久没有行医了。”

    摆平了头脑简单的蒙多,“见习医生”看向很多意义上都要比这傻缺更为凶残的河流之王。

    “塔姆先生,也请稍稍克制一下您的食欲,前方有很多的各色新鲜美味,不差这一块带毒的大肉。”

    本就习惯耐心诱骗培养目标之美味程度的塔姆,在不算太饿的前提下,是可以很彬彬有礼的。事实上他通过各条河道游览符文之地的期间,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假意给予帮助实则是在调味的培养“食材”上。一般吃人都是有契约前提在的,因此他自认比之那些粗糙食人的家伙有吃相有讲究的多了。

    “诚如你所言,我想我没必要在这块下等材料身上多耗时间,前方,有太多值得我关注的美味。”

    说完,他一口吞下了蒙多,跳上了弹射台。

    没有人感到惊异,吃和吞,在塔姆这儿是有区别的。

    “快些,我已经等不及了,这娃娃也等不及了。”

    很显眼的,塔姆的肚子正在翻腾。

    “有一句话我必须啰嗦,请务必带回蒙多。”

    “放心,我看这小子比看你们顺眼多了。”

    呵,恶行恶相的臭味相投么,走你的吧,我还看你们恶心呢,两个早就该死了的绝恶杂种。

    “嘣!”塔姆被弹上了高空。

    “哗!”下落点是一条直通目标阵地的深河。

    毫不停留的,塔姆全速潜航。

    也几乎同时,大河寸寸凝冰,又层层破碎。

    旋即,一位大半身躯都为金属机械的半生化人飞射猛坠,一脚震碎出一条直往冰河深处而去的圆洞,接着右拳下砸摊开,声波炮装置延展,一道白噪音波瞄准向下。

    “轰!”冰河炸裂!塔姆再也无法继续潜行,避开了集中区域的音波冲击迅速升腾。

    “啊,呸!”战端一起,塔姆可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受累,他鼓动腹部,猛地将蒙多吐向那称号为“钢骨”的SS级猛男,此人虽未在过往战场显露威能,却在此前的战斗中被注意列入到符文之地资料库强力评定,还是让那不会痛的家伙顶在前边儿遭罪的好。

    “嘭!”憋了许久的蒙多一出来,便本能的借着喷吐的力道旋转撞向举拳前冲的铁皮病患,准备先来个人工麻醉,结果,被一记左直拳给狠狠击飞。

    趁此,塔姆巨舌一扬,习惯性的就要施以偷袭,却中途变道,挡下了左侧一记力道浑沉的重拳。

    下一秒,旋步上前的晏居一记手刀戳出,捅穿了以蒙多之巨力配以刀锋都砍不破的厚实表皮。

    来不及诧异,塔姆双腿一曲迅疾飞退,却不想晏居脚下一点,竟也丝毫不差的飞身跟上,左手五指连弹四下,将塔姆的巨舌点出了四道细细的血洞。

    相比已在战场上活跃过的“钢骨”瓦伦丁?斯图尔特,单看气息只S+级的“点金手”晏居的细致情报还未在符文之地资料库中列载分析。否则塔姆就该知道一旦被这般的武道强者拉近距离,便只能够硬攻硬防。尤其晏居最擅聚力凝力,以点破面以点带面,短距离的腾挪爆发极强,比本就在这方面非常强势的内家武道高手平均水准还要高出一截儿。

    而在以连连受创为代价知晓了第一手情报后,塔姆却也无从拿出更好的应对。只因它虽在进化程度上可称SS+级,超出了晏居一整阶,却因嗜好美食而历年来都主要进化巨舌的功能性兼具攻防,另外则仅有表皮的防御性可以稍稍称道,至于此刻最需要的招架手速和腾挪移速,看那相对来说的小胳膊小短腿,真是不提也罢。

    再看蒙多,全身上下被砸的坑坑洼洼,就踏马只会傻笑傻嚎,指望不上不说,还踏马耽搁我跑路。

    “啪!”口水四溅,巨舌鞭笞加喷洒粘液五次,才总算稍稍禁锢迟滞了一下晏居,却也不敢去吞,只飞身跃向还在傻战的蒙多,一口吞下就跑。

    “轰!”左臂上携载的微型导弹毫不吝啬的发出,通过在事故中被替换成量子计算机的大脑飞速一算,自知拦之不住的瓦伦丁,很理性的只抓住机会多造成些伤害。

    但显然晏居还没有放弃击杀的打算,挣脱粘地粘液后他一个爆射前冲,双手成爪扣向塔姆,狠狠的剜下了两大块血肉,却可惜,还是给那恶心的怪兽逃入了河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