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不摧人,冲撞却烈,潘森伤上加伤,冲击波则灭了周遭不少的符文之地战兵,至于外围更多的,是被压陷在地无法动弹。

    于云巅静候、出掌、稳落之传奇宗师,非常不传奇的捡了把小斧头,蹲下身用刃背敲了敲潘森头上仍旧未碎的银盔,然后用刃锋割了簇红绦塞进尽力保全未被摩擦燃尽的裤包,最后砍了砍油光华亮的皮肤发现破不了防,却也挺满意的扔下斧头捡了身儿破破烂烂满带硝烟的上衣搭在肩头,潇洒的走了。

    没两步,人已不见,未知是从云上行,还是就从人们身旁过。可总之,这位名扬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已年近整百的隐世传奇,就那么平平淡淡理所当然的,不见……

    稍顷,潘森从二度晕厥中醒来,还来不及感慨这一招威力绝大耗尽对手精力却又竟不致杀伤的掌法之玄奇,便下意识的起身开始狂奔,数道攻击落下,也仅是以强横的身躯硬扛而丝毫不敢停留。

    到这一刻,他是真的尽数收敛了最初的小觑,只一心想保留住残躯,以待后续。

    而先前被掌势压在两侧的双方强者,此刻正远远互攻着冲前靠近。总的来说,是地球方要稍快些,只因烈阳之术和战争杀法两个体系,光看名头便可猜知一二,其委实是不长于移速,更何况是得跟风雷两系相较。

    但关键在于,潘森已将身躯打磨至半神边缘,远超在场的双方所有人,其拼命催发的加速秘法迅猛之极。虽仍不及因偏重属性之差异而注定更快的康平钊和印枢,却终归是相对而行,快速的便与来援之人汇合。

    几千米的路途在两方的超速下算不得多远,潘森并不敢停顿,他几番遭劫已伤重之极不宜再战,只能是由着烈阳长老和神殿武士垫后而自己继续冲逃。

    他没跑出多远,两方便已近身交手,刀剑格挡风刃、火盾顶住雷光。紧接着,箭、拳、剑、针、扇、棍、掌,密集压下,倏忽之间便有一人灵巧的越过防线,正是身具风系道法兼武技的康平钊。

    可他只前进了两步,便又飞身而退,甚至喊了声这是什么鬼。

    众人随声望去,顿时也就分向前后退开,符文之地几人转身去支援潘森,地球方几人则继续后退看戏。

    确是一场好戏,一头屎黄色的怪兽勒住潘森的脖颈口鼻,另一头黑乎乎的怪兽缠压着他的胸腔。单从外露的气息看,二者皆疑似SSS-级,却不知为何竟搞的潘森拼命挣扎也难以挣脱。

    唯一能确定的是,众人皆对这两头怪兽心悸不已,那感觉就好像遇到了天敌一样,绝非单纯的实力不及之压迫感。此刻潘森的表现也正能说明这一点,他的抗拒很吃力,而且,其灵魂气息竟在渐渐变弱?

    离远站定,地球方几人细细察看,确认了他们的第一感觉并未出错。哪怕是符文之地几人用出各种手段去攻击拉扯,那两头怪兽也仍不管不顾的死死缠住潘森,被干扰后幅度更大了的动作依稀就是在攫取吸收灵魂粒子。

    “全部改用阳火,和光。”

    潘森竭尽全力才给出的提示,令得烈阳盛放、神光绽射,便听吱吱两声怪叫,那两头怪兽竟被削去了一层外壳,急急的放开了潘森飞速遁逃。随后跟在背上潘森逃跑的几人身边绕着圈颇显不甘,最终却是不敢深入的止了步,转而杀向周边相对低阶的符文之地大军,专挑魂灵较壮实之存在,几乎都是一勒一缠便放倒。死者皆看不出什么外伤,只是身体都已经显得老朽衰败。

    “系统资料已更新,这两货很邪,撤。”

    正肆虐于兵堆之中的两头怪兽,的确不是一般的邪门。在当今北美洲区划下的中美洲,十四到十六世纪曾有一个本土民族阿兹特克人建起的帝国,他们信奉的阿兹特克神系不同于其他仙神体系,新老神灵的更替上位非常的决绝,且一点儿都不粉饰。其中的冥国原初十二死神,过于恶毒,偏魔而不类神,在最初一波的内争中便被全灭,连神魂带神躯都被剁成肉泥不使复活。可他们毕竟是掌握着死亡规则和力量的存在,又属于被暗算自取了灭亡,一身神力并未消磨半点,最终没能完全复活却也混合着身魂之碎肉,衍生出了力量属性相应的十二头冥能怪兽。这份拥有独立灵智但也算是变相延续的生命,失了前身的大部分威能,不具神格不在神级,甚至不达半神层级,却附带着死亡神性,有些情况下比半神更难缠。

    就好比此前,本质也为神级的战争星灵,化身偏近半神,虽在地球这边弱化到SSS级,又被连番重伤,却也不至于对正常SSS-级存在束手无策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但偏偏他魂体受创不小,且与身躯联系不稳,结果便在这两头怪兽被死亡法则永久强化过的针对性攻击下被彻底碾压,吸去了小部分精魄损失惨重,靠着外力相帮才逃过一劫,就算能回到巨神峰之巅重塑灵体,这份损失也够其肉疼个许久。

    再说这会儿被屠戮的低阶兵种,根本组织不起什么较好的灵魂防御,没几个能撑到两击以上。

    直到符文之地派出雷、火、光、暗四系强者上前追杀,这两头对应米克、巴当这两名神职同为使人暴亡之死神的双生冥兽,才意犹未尽的退远,在地球方阵地外逡巡着,显然是还想吸收生魂恢复力量,要知道他们可是从来没吃饱过。

    吃不饱的道理不难想,因为从他们“诞生”那一天起,就已然注定了得潜伏着不敢现世,毕竟神级的前身都被灭了,不到半神的他们又岂敢露面。而后来阿兹特克神族的衰亡倒是令他们想过外出享用世间生魂,却露头没多久就被一帮凶恶的外来牧师和武士撵的四下奔逃。最麻烦的是,这回连躲都不好躲了,这帮总吼着“异端邪神”的死脑筋,一门心思的就要把他们给彻底灭了。无奈,伤亡惨重的他们把自己彻底的封印到冥国碎片形成的小世界中,半点不敢再想出世一事,只等什么时候天地彻底大变再看机缘。

    那之后距今,约摸是三百多年近四百年了吧?阿兹特克冥族后裔的精血穿过了小世界壁垒带来一组讯息,自命名为米克森、巴当斯的两头因前身神职相近而现有力量相近的这组双生冥兽,才在地球意志这尊主宰级的大神之许诺下走出小世界。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最补神魂的异界星灵精魄,至于外在怪异的勒颈、箍胸之手段,那是沿袭了前身的嗜好。

    然后就是饥不择食的对那些都不达进化层次的杂鱼出手,没办法啊,饿了几百年,不对,近千年了,不挑食,是口吃的就行。

    要说也真是爽啊,早就猜这天地大变还会持续,彻底的躲藏封绝气息说不定就因祸得福。出来一看果然,瞧现在这世间,没几个能打的,等我们吸够了魂魄恢复了全力,再突破到半神级,哈哈,那不是天地任我们纵横!哈哈,额,当然,顶上那位大佬应该还是不会理会太多俗事,的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