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晕眩中清醒过来的印枢,颇有些羞臊火气,脚下一点,便现电光缠绕,双手一搓,便起无形电场。正式迈步后只一眨眼,便飞速越过了其他追击者杀至潘森右后方。

    渐已显形蓄而不发的雷暴力场猛地一推,一声爆鸣巨响,狂暴的力道让潘森瞬间坠地撞出一个大坑,且被第二重爆开的威能电的差点就没握住圣陨之盾和透星之枪。

    他这才知道自己怕还是因着星灵这个身份而小看了这批勉强抽调过来,境界实力比不上自己的地球之众,对境界不代表实际战力这个道理稍有些忽视了,尤其是不够提防瞬间突破上限的爆发。

    得更谨慎小心了,真要论修行底蕴和手段开发,符文之地那片星域的总体情况,比不上地球这边……

    心念思索并不影响潘森的现实反应,神力运转间先去除麻痹,然后举盾一跃,挡下了部分攻击,同时长枪一抖一扫,逼开了这期间已跟上的三人,突出了重围。

    “铛!嘣!”最早被击退而绕路前方的安东尼厄斯,剑尖划地飞身跃斩,刃锋与圆盾交击溅起火星;旋即双臂一扭,宽厚的刃背拍上了圆盾;以左肩被刺穿的代价,令潘森连顿了两下。

    有了这两下,速度最快的康平钊合扇一砸,扇骨再一颤,重劲与巧力皆具,立时间震伤了潘森的肺腑。

    长枪一摆震开了安东尼厄斯,圆盾后挥一推,将铁扇与长棍挡住并推远,潘森往左前方奔去。

    “叮!铛!咚!”盾牌左支右挡,长枪上下点推,不与近战者纠缠的时段,就必然会遭遇更多远程能力的攻击。

    “嘣!”奋力扯碎缠住右脚的藤蔓,潘森心知避不开下一人,于是先行展盾出枪。

    局部变身的巨掌狂猛拍下,盾颤;另一手稍显灵巧,于中途变掌拨开了长枪继续前拍。

    枪收不住,潘森顺势侧身一引,以盾牌顶住了这一掌。接着,长枪支地飞起一脚,对上了大猩猩的巨掌,借力前翻。

    身在半空,长枪顺拔抡圆,劈断了数道箭矢。余者,以圆盾和身躯硬扛。

    落地,是一小片火海,潘森已顾不上脸面的以盾牌护身,快速翻滚而出。

    起身,长枪向前三连击,将锥形范围内等阶差距极大的几个非进化者击伤逼开。趁火海也稍稍阻挡了后方追兵,他加力前冲。

    “叮叮叮!噗!”大小不一快慢不同的飞针被挡下大半,却终有一小部分嵌入了潘森体内。

    倏忽之间,潘森察觉到了一丝不对,难道是在麻痹自己,准备一击成擒?无需想明,他当即飞退更远,不给出丁点的合围可能。

    可见好战者,并不都是血液冲脑不够清醒。尤其潘森,能作为一个好战分子存活数千年,其骨子里的谨慎决断与狂热战意在事实上是对等的。

    “砰!”顶着圆盾撞碎土墙,潘森打定主意便毫不停留,绕路的选项只在脑中一转便被排除。

    “铛!哗!”一枪荡开银箭,圆盾挂在左臂之上顶散箭支分化之光矢,腾出的左手探取腰间短矛,一口气连发四记,不让身后四人拉近距离。

    “噗噗噗!”双腿和腰腹各中一针,潘森心下一沉,中针处竟在漏失灵魂气息!虽只浅淡的一点,却也是一个极度不妙的信号。

    神力疯狂运转,带动魂息也流转起来不致流失,同时将速度也提到更快。

    “嗤!”以枪格剑透穿而出,一着错则损失沉重,黑幽幽的虚淡飞剑斩过右臂,长枪顿时掉落。

    腿一勾,透星之枪跃回腰间别住,圣陨之盾收近缩小防御范围更偏强顶,潘森的大半心力神力放到了重连被斩断之魂体一事上。

    断狱魔门之镇教杀器斩灵剑,综合SSS级,针对性斩杀灵躯则超越SSS+级逼近地仙层级。偏巧,潘森之灵体与阿特瑞斯之肉身再怎么磨合嵌连,也终究是比之原生原配要逊了一分契合紧密。

    当然,这种差距一般不会被人针对得到,因为在不断的勾连强化之下,灵与身的固合会越来越强稳。这里所比较的,是指若阿特瑞斯也能自主修到SSS+级时的身魂紧密稳固程度。

    只可惜,此次断狱魔门派出的最强者也仅为SS+级,所以虽有其当代门下行走果断借出斩灵剑,却也未竟全功的仅斩断魂体而没能彻底斩断身魂间相互的引力联系,否则其效果就该是手臂那一截儿魂躯直接脱离身体之护连。

    不过单只这一下狠招,就够让潘森心惊加境险了。要知道他可是已经将身躯强化至SSS+级,身魂联系也是这等层级,只不过来了地球这片离本体所在过远的星域导致化身的总体战力下降,身魂本质却并未退化,哪曾想就连灵躯都差点交代。这可不比寄托之肉身被毁能另外附身,丢一截儿灵臂起码也得十年才能补回来。因此哪怕收缩防御会让身躯受到更多更重的伤害,他也必须得先把魂体给弥合重连。

    见此,一众等待时机已久的远程能力者们,自是杀招迭出力求建功;始终追在潘森身后不远的近战能力者们,更是纷纷爆开极限速度要垫实这份机遇。

    然而只在刹那之间,潘森便接上了断躯,灵魂圆融一体后不管不顾的燃烧起身魂,砰的一下就撞开所有攻击跃上天际,接着斜斜的就往符文之地防御圈方向坠去。而在那个方向,尽管心里对潘森有诸多不满,三名烈阳教派的长老却也还是已奔出接应,毕竟再怎么有分歧,战争星灵也是他们最直接的后盾之一。至于潘森降世后逐渐摆脱烈阳教派压制而重兴的战争神殿之人,更是蜂拥而出。

    但是话又说回来,地球方众人谋划已久的作战,难道会连这点状况都预计不到?当然不是!

    天空忽的云散无踪,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时隔七十多年后再度重现,无数人激动的喊出了这一招的名字!

    只是,出乎很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之人意料的,他们看到的宏大之极的这一幕,在满怀慈悲的飞降者演绎而来,却是轻轻渺渺不带半点人间烟火。庄严的巨掌将潘森压回地面,在其身周留下一道深沉的掌印,却实际并未主动伤其分毫。

    很多人这时才恍然,原来这一掌不杀人的说法是真的,否则何至于对外星入侵者也不杀之后快。换言之,正是因为这一招无杀,才会成就有这般的威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