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惭愧,今儿又没在12点前写完,先别慌看哈亲们,给我半个小时写完加审修)白昼当空,却居然能看到潘森星座的四颗星熠熠生辉,随后又黯淡下来。与此同时,蜃楼天城之中出现了一道耀眼的流星之光,沿着山脉向下,划破天际。

    这道光呼啸着冲向祠堂,风驰电掣,那群野蛮人颤抖着向自己信仰的神祇祈求。但没用,光焰终究砸向了大地,在对阵双方中间的空地着陆,刹那间天崩地裂。

    那并不是陨落的流星,而是一位披挂着星光的武士。他手中金光闪闪的盾牌与长枪,和传说中的那两件圣器一模一样;他着陆的姿势是武士作战时的蹲伏,单膝着地,抬头注视着这群玷污巨神峰的敌人。

    周围的拉阔尔人这时已认出来,这名从天而降的武士乃是阿特瑞斯,但,又不再是阿特瑞斯。战争星灵注入了他的体内,现在的他既是凡人又是神灵,他是战争之神的肉体化身,他已经成为了潘森本尊。

    他站了起来,眼睛中射出星火之光,他的敌人们意识到,他们命不久矣。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没人是潘森的对手。异族人的血从潘森的盔甲和武器上成股流下,露出了本来的金属光泽,在星光之下熠熠闪耀。而后,他大步走近了仍在肆虐着的冰风暴中,消失了。

    ……

    消息传出,阿特瑞斯的家人为儿子哀悼,并正式举行了葬礼。虽然他登山有去无回时,家人们就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死讯,但直到现在,他们才真正无法抱有一丝的侥幸。因为,潘森星灵已抹杀了他的个性、记忆和情感。不同于其他星灵的做法,历代的战争化身里,仅有一人因特殊原由得以保留过一定的自我意志;其他人,莫不是直接就抹除了一切痕迹,仅留躯壳……

    期间,拉阔尔各村庄能够赶到的人,都去排队参加了阿特瑞斯的悼念仪式。感谢他面对潘森星灵时,自愿踏出那一步,以自己的肉身承载伟岸的战争星灵;祝福他的凡人灵魂得到升华,追随他们的祖先,前往天上的死后世界。

    这份感谢和祝福,都是基于历代众多星灵化身的记述。具体到历代皆以潘森为名的战争星灵化身,出自他口的讲述并不多,基本都是来自其他星灵化身的讲解和有过接触之先辈的见闻所整理汇编的文字记载和口头流传。

    也是基于此,人们心里并不全是感觉有了一个坚实后盾。

    一来,星灵化身并非就刀枪不入,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受限于人类的身体极限,有一个渐渐适应改造变强的过程。尤其在初期,身与灵的磨合还不足时,也可能被杀,只不过相对很难。到后期,亦不敢说就稳妥无敌,当然,单对单几乎可以说是难逢敌手。

    二来,潘森上一次的降世现身,曾主动挑起一场连绵的大战,在烈阳教派长老之间引起过极大争议。此为记忆犹新的明确记载,再往前推,语焉不详的模糊记载中,潘森的到来似乎既是赐福也是诅咒,随他之后接踵而至的,经常是漫长的黑暗时期……而很多人都听闻过,阿特瑞斯遇袭后一力主张主动出击,所以很难说,这是否他被选中、愿献身的一个因由。由此去看,谁也不敢说这会否是战争的前兆。

    三来,从古至今总体去看,星灵的降世其实颇为罕见,一般的频率是,几代人之中才会出现一次,且通常不会在符文之地同时存在一位以上的星灵。可如今,保护者、皎月、战争,竟已出现了三位星灵化身,了解这些的巨神峰周边居民们不禁有些惶恐……到底会是何等的威胁在酝酿?才让需要这么多强大的灵体共同去对抗?

    这一点,在蕾欧娜追击黛安娜而去,却被引到巨神峰之巅承继了烈阳之火灌注和灵体碎片融合而回归后,引发了更多的讨论。

    综上,巨神峰相关地区的子民们,一边憧憬着荣光,一边警惕着威胁。不过当时他们的目光,是放在符文之地和虚空世界之上,直到战争降临,他们看向了地球。

    ……

    很多人只是在看,潘森不止在看,看完后他直直的从天空之上强势坠袭。但地球方众人当然不是曾经那些拿这招没办法的存在,一道道从附近各个阵地飞射的流光,轰起了一阵阵的爆鸣。

    下坠之势生生停顿,潘森目光一扫,一脚点在一枚旋刃之上,腾地一下向上跃起,高度足够后,再度转向下方冲坠。

    随之,各处阵地亦再起流光,且在确定了潘森的目标阵地后,凡是自认能够与其交手之人兼能够暂时离开本身负责之地的,全都性质高昂的冲了过来。

    毕竟,以往在相对和平的地球上,可很少能有这等可以放开手脚跟SSS级强者干仗的机会。更何况,星灵化身是离真灵寄身之星体的距离越远越弱,这家伙原本可是已达到了SSS+接近半神层级,甚至其或许在本质上乃为地球之内已几百年未有新修成者的神级!这又如何能不叫人兴奋,机会难得战果巨大,放过了就太可惜了,无论成败都得全力一试!

    “轰!”重坠的冲撞之烈丝毫不影响即将交战的双方,潘森冲向了一扫而过的最弱一环。

    “铛!铛!”重剑格开飞射的短矛,却不好再有效抵挡借重飞腾之力的长枪重击,SS级重剑战士被击退甚远。

    冲出包围圈并不代表安全,一人挡不住潘森,潘森一人也挡不住众多的远程攻击,除了圆盾挡下一部分,剩余的都只能靠硬扛。后续的变向追击,也一点都不容松懈。

    “砰!”蹬地弹射而至的重拳,作为第一发近身攻击轰在了潘森的圆盾之上,将其推飞了五步。

    看着是推远,实则是停滞,否则若任由潘森自己迈开步伐,那距离可不会只拉开五步。

    “咚!嗞!”这一慢下来,分别是风和雷属性的两人已迅捷追至出手。速度加重力量的一铁扇,打在盾上竟声沉若此,却不见潘森有些许动摇;而比之视线交感更快的掌心雷,窜到身体之上竟闻不到一丝焦糊,却实际令潘森脚下一个踉跄。实在是雷属性攻击一向难防又威能甚大。

    “砰!”心知必须要游走起来的潘森,硬顶着电网的防御打出一个重重的盾击,将能够时时麻痹他身体的雷属性修士短时眩晕。以防被那些速度不快的各色能力者也追上。

    “啪!梆!”铁扇夹着风刃来袭,潘森一一将其挑散;第三名追至者的长棍则用收回的圆盾挡住。

    旋即,潘森飞退极远,却也还并未放弃战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