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上是在场全部人当中肉躯最强者,战争星灵附体的潘森,此刻高高的跃上了天空。不带感情波动的双眼一扫,巨神峰参战者尽收眼底,较为显眼的,有烈阳,有皎月,有虚空,后者中,虚空行者正带伤回逃……

    居高临下者在看着很多人,很多人也正抬目观望着他,其中来自巨神峰烈阳教派和拉阔尔族的人,大概是心绪最复杂的。前者是因为上一代战争星灵降世现身曾在教派长老之间引起极大的争议;后者是因为,每一代的潘森,都会有一个曾经的名字,而这一代的潘森,曾经的拉阔尔族名字,是真的只是曾经了……

    高耸入云的巨神峰主峰不时的会有异世界怪物从山顶的迷雾中杀下,主峰周围层峦叠嶂,山区环境极其严酷。但这些,都远不及在这里生活的民族之血脉中流淌的坚毅,很多人心甘情愿的生活在这份艰苦当中,仅仅依靠着高山上的植被和珍贵的牲畜,用莫大的忍耐力顽强地生存在这里。

    拉阔尔部族,作为巨神峰核心山区最大的一个人类部族,对自己的要求不止是生存在这里,更还都自幼习武,备战世界之末日。“拉阔尔”的意思是“最后太阳的民族”,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之前曾经存在过多个文明,但都遭遇灭顶之灾。族中代代相传,如果这个世界的太阳再被消灭,就不会再有下一个文明,所以这个世界的武士必须准备好对抗那些想要熄灭烈阳之火的敌人。

    对于这般成长的拉阔尔人而言,战斗是虔诚信仰之举,是供奉着烈阳的光辉。所有的人,都能毫不留情、心狠手快的杀戮,尤其是对山顶迷雾散去后呈现出的凶猛野兽、骇人灵体、无眼怪胎。

    阿特瑞斯是一名出生于巨神峰山脚一个拉阔尔村庄的普通人,名字来源于一颗星星,这颗星在夜空中与其他三颗组成武士星座,拉阔尔文化称之为潘森星座。

    少年时期,阿特瑞斯并不是巨神峰少年武士中最快最强的,也不是刀枪剑戟兵器技法最精湛的,但他的耐受力是同龄人之中最出名的,他具有着永不言败的决心和毅力。每天破晓以前,其他人还在睡梦中时,他就会起床沿着巨神峰崎岖的山路晨跑;每天入夜以后,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场,双手因训练兵器而如同灌铅。

    这份努力让阿特瑞斯逐渐成为同期最强者派拉斯的对手。出身于声名显赫的武士家族的派拉斯,技法高超,身强体壮,而且很有人缘。似乎是注定会成就非凡的一生,他的同龄人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在竞技场上打败他。只有阿特瑞斯不服输,每次都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打,浑身淤青、血迹斑斑,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来。此举赢得了年迈教官的欣赏,但却让派拉斯产生了敌意,他将阿特瑞斯的不服输看成是对自己的轻视。

    此后,阿特瑞斯遭到了伙伴们的疏远,甚至经常会被派拉斯和他的追随者们殴打。但他将这一切用自己的隐忍和坚毅扛了下来,对家里人严格保密,因为他知道,告诉家人只会给他们带来痛苦。

    忍耐着,默默的锤炼着,阿特瑞斯和派拉斯迎来了命运激荡的开端,少年武士们和教官外出进行初冬巡逻。行军一天以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拉阔尔哨所,但看到的只有冒着青烟的废墟,雪地被鲜血染红,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领队者立刻下令撤退,但太迟了,敌人已经扑了上来。

    从覆盖的白雪下猛然跃出的,是一群身覆毛皮和重铠的蛮族,战斧闪着寒光,眼神充斥凶杀。

    相对的,少年武士们全都尚未完成训练,带队长官也都是年迈体衰早过了鼎盛之年,即便如此,他们每个人倒下之前也都会杀掉若干名敌人。无奈敌方人多势众,拉阔尔人接二连三的倒下。

    最有韧性的阿特瑞斯和攻防最强的派拉斯背靠着背作战,最后的拉阔尔人依然矗立。可两个人都已伤的不轻,他们知道这场战斗或许只片刻就会结束,更知道必须有人回去村子发出警报。

    长枪刺入一个野蛮人的喉咙,与此同时,派拉斯砍倒了其边上的两个,在敌人的包围圈上打出了一个短暂的豁口。阿特瑞斯让派拉斯先走,而当时已没有时间争论,阿特瑞斯已经向敌人发起了一往无前的冲锋。

    派拉斯逃出去了,阿特瑞斯心满意足的奋力苦战,但随着一柄战斧切进他的胸膛,他最终还是倒下,陷入了昏迷……

    当阿特瑞斯醒来,出乎他的意料,他看到的并不是天上的死后世界,而依然还是他倒下的地方。太阳已经落到群山之下,他的身体盖上了一层新落下的雪。

    浑身麻木、意识模糊,一股强韧的心气儿撑着阿特瑞斯艰难地用双手撑起身躯,站了起来。他在倒下的拉阔尔同胞中穿行,然而无人生还。更糟的是,派拉斯倒在不远处,后背嵌着一柄飞斧。他们的村子并没有得到警报。

    踉跄地爬到派拉斯身边,还好,曾经的对手还活着,但伤势很严重。阿特瑞斯将战友扛在自己肩上,开始向家的方向跋涉。来时一天,回返用了三天,到了村子外围,他终于允许自己瘫倒……

    醒来时,阿特瑞斯并不算诧异的发现派拉斯正守着自己,得知各个村落并没有遭到袭击,他松了一口气。但随后的消息让他感到震惊,拉阔尔族人和烈阳教派的长老全都没有派出精锐,没有追踪并杀掉那些入侵者;相反,他们决定留在原地,抵御任何可能发生的袭击。

    看出他的不满,派拉斯岔开了话题……

    随后的几个月里,阿特瑞斯和派拉斯成为了亲密的朋友,曾经的抵触全都一笔勾销,他们带着全新的目标和活力投身训练之中。

    而在这段时间里,阿特瑞斯对主导巨神峰大小事务的烈阳教派的不满与日俱增。他认为,保护拉阔尔族最好的方式是主动出击,寻找并消灭那些对他们有威胁的潜在敌人。但烈阳教派武士力量的新首领,曾与他隶属同一个部族的蕾欧娜,却倡导另一种防御性的保护方式,阿特瑞斯将之视为是软弱和被动的表现。

    由此,阿特瑞斯将目光转向了巨神峰之巅。

    和所有的拉阔尔少年一样,阿特瑞斯和派拉斯是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伟大的英雄爬上了巨神峰之巅,然后被赐予了神力。这对好友一起通过了拉阔尔武士的残酷试炼仪式,随即开始进行最虔诚的训练,准备着勇攀高峰。

    与其他攀登者不一样,由于烈阳教派看上去是真的不打算主动出击,阿特瑞斯极端的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神力,从而亲自寻找并消灭拉阔尔族的敌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