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劫与慎、影子教团与均衡教派这般势不两立的情况,抛开其特殊性去看,类似的对立在符文之地很稀松平常。上升到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比如被诺克萨斯大肆烧杀抢掠的艾欧尼亚,正式停战收回所有失土后近十年过去,也仍是一想起便深觉惨痛。

    从外部大环境上纵览,符文之地作为一个在二十年前可以说主要几方大小势力都处于连绵不断的战斗战争之中的星球,即便有星球意志暗暗插手缓解平息,国家民族的大对立和血海深仇也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忘却,更遑论携手。相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已过去六十多年,撇开冷战僵持和小范围战争,总体来说承平已久的地球,在主要国家之间没什么会短时间内激化到影响大局的新仇旧怨。

    其次,符文之地各国各势力内部的形势也不见得安稳。由于个体武力突出在很大程度上淡化了统治阶层对整个内部形势的总体把控和威慑,一旦个体或家族或组织派系间有点什么冲突,便并不能如地球各国一般有个明显且对大部分人都成立的限度。这一点上不得不说的是,灵气总量衰减让地球修行能力圈衰微到低调隐于主流视线之外,不单是让上下总体实力对比压制明显,也让各方的关联度大大降低减少了联合或碰撞可能,从两个大方面避免了某些大冲突损耗发生。

    总的来说,地球方携手氛围尚可,符文之地则在星球意志完全站到台前来大力梳理缓和后,也勉强压下了影响较大的矛盾冲突,将各方大体的捏合到了一个目标上。但更多更细的方面,却非为一日之功可成,毕竟人心是只能引导而不可能大规模强控,到最后也就上到战场这部分人能基本把握住。通过细致的划分区域,尽量在避免矛盾冲突于战场之上爆发,否则即便能处处及时压下,也总归是一大精力和资源的虚耗。

    所以无论各人的心头是作何想法,仇仇怨怨都几乎没在战场之上猛然爆开过。反倒是各势力处于后方的一些代表出于利益考量附带仇怨针对的人手和资源调配小动作,越过了单纯的仇怨成为符文之地内耗最大的一部分。却也是揣测着踩着线在搞,暂时没大到引来星球意志警告又或插手的地步。

    但眼看着地球方战阵纵深越发的逼近底线,也即是说华胜盾战区范围内的攻防已临近结束,这一来也就昭示着某些个调动的可操纵时间越来越少,而横向阵线的越发漫长却又意味着有限时间内可做手脚的空间越来越广,符文之地有的人便忍不住把小动作搞的越来越大。倒让地球方的统计数据里,战果收益的投产比和时段效率诡异的连连攀升。当然,任谁仔细一想,也都能大致猜到点什么,那自然是闷声发大财的笑纳之,赶在敌方星球意志出手调控前多拿下点“附赠”的战果。

    只可惜,星球意志毕竟是星球意志,平时再是不关注不在意不强求不追究某些细节,其敏感性也始终不低。没等地球方多偷笑上一会儿,符文之地某些现象风气就被狠狠的给打压了下去。甚至直接就到了另一个极端,没有半点勾心斗角阴谋诡计,而这当然是不符合规律不可能持久的,很多人都显然只是在等着这个风头浪尖儿先过去。

    唯一不同的,是高空的战斗。主要由人造人操控战机的情况,是各方公推无甚异议;少数参战的约德尔飞行员和更少的其他各方飞行员,也皆是纯自愿上场;各方没出什么大力不存在什么损失,也就相应的没什么可谋算可争夺。

    且在占空面积越来越广的情况下,短程集中出兵的符文之地战机集群,在不计损失的与需要从或近或远各处空军基地轮调的地球方联合战机编队的战斗中,渐渐的占到了一定上风。尤其是魔法浮空岛的数量增加和缓缓推进,起到了空中补给休整的大作用,极大的固化了空域的稳定占有。

    好在,作战面积的扩大让地面对空力量的打击投入量也得以相应提高,地球方还能够稳稳维持住缠斗牵制的局面,不让空战的稍稍失衡影响到下方的作战。当然,这给空军的作战系统和地勤空勤系统都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在这当口,弦绷得再紧,也必须咬紧牙关绷下去,没人敢松掉这口气。

    然则地球方虽斗志满满毫不泄气,符文之地一方在形势渐好战况明朗的情况下,却也就更是心气儿大盛出手狂放。原本只在稍前沿坐镇接应的SS阶以上强者,开始忍不住申请出战,之后,统筹的次序安排就提上了最新的规划步调。

    同时,符文之地一些战力层级不算顶尖但对于此战来说能力特殊可称一锤定音之人,也统一放进了最新规划去酝酿安排。

    这一点,地球方从种种征兆中察知并提高了警惕,也有选择的向部分防御相对较弱的前沿阵地下达了调高撤离预案等级的指令,要各处负责人相机行事,在应当率部撤离之时丝毫不得犹疑。

    而后,战斗节奏陡然加快的第一击,并非由哪一个顶尖之强敌猛然打出。却是一个不太高也绝不低的S-级人物,借由隐身之能,偷偷摸到地球方一处阵地内掀起了波澜……

    能够随意融入阴影并精通其他不少伪装方式的伊芙琳,至少要A+级感知力才能在近处看破,且稍一远离便又会看之不清。她一路摸到极其深入,才直接一个“痛苦之拥”刺穿了一片的三名高手,造成伤害的同时也减缓了他们的速度,更通过汲取三人的痛苦收获了三面能够直接承受吸收伤害的“痛苦之盾”。然后凭着魔盾硬顶着火力再度连伤了四人,才一个加速往后飞撤,边撤还边放着一列列线型群攻的“憎恨之刺”。

    乍一看,伊芙琳一个人也没杀成,但实际其却最高效的造成了九人受伤,其中有七人是她精挑细选预先瞄好的此处阵地最强的一批人。这部分人一受伤,此处阵地的防守力量便可谓是大损,原本压着符文之地冲击力量的局面瞬间被打破并反向拉开的太多,两侧阵地和后方又都来不及给出足够支援,剩下的人自然也就顶不住源源不断的符文之地弹射大军,只能且战且退的尽力保全比阵地更宝贵的人力资源。

    也因此,伊芙琳的撤离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滞碍,只是远离隐身的她也显然不敢多做停留。仇恨值拉得这么大,不是一个暴露了位置的隐身之能堪可保命的,随便来一个S级就可能收了她的小命,她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撤得更远。而这份谨小慎微,才是她博得“寡妇制造者”这个强力暗杀者头衔的根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