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是劫数,是自己的,也将带给他人。

    这是劫从小心的抱着师傅的首级走出寺庙,到冷酷的将之扔给候在寺外的慎,再到最后说出那一句话的整个过程中,所闪过定下的此生之名的含义。

    “杀光所有人。”

    话落,他的左右手分别从两个师弟的心口处拔出,血淋淋的,很湿热。

    “铛!”刀刃相交。

    “你毫发无伤。”

    确实一目了然,但那又怎样,无论是多么不信,总归,是我抱着师傅的首级出来。

    “他老了,太老了,简直老朽。”

    “六刀。”

    双刃出击,慎在六斩之时便伤了就算以往的战例中也要十多招才会伤到的大师兄。再一次的证明,禁忌只是对于普通层次而言,更遑论暮光之眼的破妄和精微调控还正好将其克制,哪怕是偷袭,也绝不可能无伤击杀!

    “他觉得他很了解我,取的名字很有深意,可惜,到了最突然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

    人们以为劫在说他突然出手弑师,但其实他说的是,师傅毁身化魔斩心的那一刻,他看到的,最真实的自己,最真实的孽与劫,最真实的罪与恶。然后,在握住两个关系挺亲近的师弟砰砰跳着的心脏时,那感觉,并不难过,甚至现在想来,还不错。

    “师傅最后为何留手,你已是这般的魔性昭然!”

    是的,不管怎么说,也没有人相信已可随时转化为奥术能量之躯(SS级)的武道大师,会在一击之下就完全丧失反击之力。

    “我说了,他老了,剩点不多的力气还想着感化我……感觉不到这儿还残留着他的心念气息么。”

    燃烧了魔性之后刻意留在表层的微光,以真掩真,实在惑人,算的太死。

    “几十年的养育和最后的宽恕救赎,竟也丝毫无用么!”

    魔影昭昭,哪有半点悔悟!

    “铛!!”力道更强了呢。

    “有,当时很痛,痛的甚至都落了泪。只是都喊出来了,也就舒服很多。不过,你何曾见过我痛苦落泪?所以是真的很痛。”

    是真的痛,但也是,真的讽。

    “铛!!!”

    伤痕已累累,言语已尽碎,唯剩刀兵。

    “认清了事态,就交出封印之盒,换三息逃命的时间。”

    此处主要用以静修的寺庙,修为有成的人都基本派去了各地巡游或执行具体任务,除了师傅坐镇并特意召回了慎,其他并没有什么强力的战斗人员。而这帮可怜的蠢货,岂会想到这是那个平日里慈眉善目的老头要把你们当做筹码给我杀呢。

    噢,或许师傅觉得我起码在今天还不会转变的那么快沉沦的那么深,但瞧啊,杀人是会上瘾的。

    “今天,是我要把你们全部留下。”

    “现在伤亡比例还不凸显,有点奢望也可以,但师弟,凭着魂刃和法阵加持才稍占上风,接下来这招,你们怎么接?”

    烈风忽至,所有交战之人的动作都慢了下来,热寂领域最能从外部滞碍法阵运转,另外对原暗和阴影之力都比较克制,但其对黑暗和魔影之力是更为克制,却为何?

    “何需疑惑,原先我可没想到老头已腐朽到那么容易对付,自然要准备周全才敢来索要盒子,这样的演练,已达七次之多。”

    强行适应么。

    “你们先撤,我拖住他们。”

    都清楚慎可以寻机从灵域撤离,均衡教徒们对此并无疑义。

    “们?师弟你这大话,很刺耳。”

    魂刃骤亮,慎的右手掌和心口要害皆化为了半奥术能量形态,威能大涨的同时更代表着无惧拼命。

    魔影再增,两个影分身配合着劫同步斩击并掷出手里剑,却三打一也没能截住往右侧飞去的慎,攻击都落在了带着一阵强大束缚力的残影上。

    钢刀斩身,魂刃灭神,瞬间秒杀了两人的慎,将魂刃往后一摆展开了一个防御结界,挡住了追击而来的劫,钢刀再斩一人。

    旋即,慎回身一招魂刃,拖动逼杀绕追的劫,同时钢刀递上,不给他冲出自己攻击范围的机会。

    “我拦不住你,你拦得住我?”

    刀身直穿,却是影躯,而与存留稍久的影分身互换位置的劫,绕路杀奔了边战边退的年轻师弟们。

    “叮,铛!”

    双腿也小幅度奥术能量化的慎,以爆发性的加速拦在了劫的身前缠斗。

    “说了你挡不住我!禁奥义!瞬狱影杀阵!”

    瞬间消失的劫,转眼便突进到十米开外,影咒标记了一位因断后而离得最近的师弟,随即剑刃连斩。

    根本不理会劫留在原地的影分身,也并不去追,慎闭目凝神,双手合十。

    “嗡!”看到目标身上浮现出厚厚的数层云盾,劫丝毫不恼,反倒很有些兴趣,这一记“秘奥义!慈悲度魂落”能否挡住三秒后的印记叠加之伤害爆发?尤其,慎刚刚用过强制吸引攻击的影缚和抵消攻击的结界,他无法有效阻挡自己往印记中继续添加伤害增强二度的爆发。

    “噼啪!”随着一阵能量旋涡噼啪升腾,慎和悬浮的魂刃也从原地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正需要他保护的师弟身旁。

    “铛!”这次是连腰腹也半能量化,慎的战力再度加强。

    “持续大面积能量化,太勉强了,看来今天说不定能把你也了结掉。”

    “你可以试试。”

    “有这些累赘在,的确可以试试。”

    “砰!”慎的心神被师弟将影咒逼至手臂爆开所稍稍偏转。

    “嗤!”劫的影刺趁机插入了慎的心口,直如水火相遇,蒸起一大片能量气雾。

    “师兄!”

    飞快的退身摆脱影刺并以钢刀架接,然后慎猛地便是一脚,将忍不住回转扑来的师弟向外踢飞。

    “还不快走!”

    “师兄!”

    “走!”

    能量全速运转,心脉迅速复原,代价是腰腹的能量化消退。

    “铛!”劫步步紧逼,他第一次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从也许有机会杀掉慎这个可能呈现出来,他便克制不住的兴奋之极!他很清楚自己对慎是不一样的,但他更清楚的是,从始至终,他都不会拒绝杀戮!甚至于,如果是慎,那瞬间的感觉一定会是最棒!

    “你很想杀我。”

    “每次平手,都加深一分。”

    “那你藏的很好。”

    “不,是现在回想起来,自然而然有不同的感受。”

    “你的变并不自然,我的不变也不见得自然,但至少这一秒,我是慎,劫压不倒,孽不沾身。”

    慎,慎言慎微慎密慎取,谨慎守慎。

    一步一划阵,好一个取微守慎,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升入灵域,果然是能够慢慢剖杀享受的人选……

    “传令下去,全员返转庙里休整,从今往后,这里就是影子教团的一处训练场所。你们只需记住一条,完善你的法术,然后杀光所有拒绝拥抱影子的均衡教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