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无焦距的看着一处处战斗,曾经肉身死亡灵魂沉寂十数年的塞恩,于重生之后变得只知砍杀不分敌我。而该问题的症结在于灵魂受损导致心智残缺,基本是无从解决。所以每次诺克萨斯要放出这个大杀器,都会派遣精修心灵控制的召唤师贴身指引,并在需要作战时直接附身。

    利里·达克威尔是统治了诺克萨斯数百年之久但后来消失了的伯纳姆·达克威尔大将军的亲侄孙。是三年前塞恩被斯维因找到并完成重生放出后,达克威尔家族专门挑选出来重点修行心灵感应和控制的人,为的就是将过往极受大将军看重的塞恩掌握在达克威尔家族的手里。这一点,在诺克萨斯尚未有人明确表示过反对。

    外无干扰,内具支持,按说利里应该沉下心好好沟通掌握住塞恩这个强力的人形兵器,但实际却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里面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最初,是利里被确定为掌握塞恩的人选时,当代族长曾隐晦的暗示,塞恩另有真名,而他的姓是达克威尔。那时他还不太明白这层故隐代表了什么,是基于血脉联系更好沟通,还是说不让彻底磨平其恢复灵智的机会?族长并未多言。

    其后,利里修行有成,断断续续正式接触到了塞恩。血脉的联系果然让沟通附体都比较顺畅,但隐隐的,过于接近的血脉和精神波动,让他受到的心灵反向影响也较之其他召唤师更强。同时他也发现了,塞恩的精神意志极其强悍,抹去其灵智根本就是个笑话,努力把持着不被影响到偏近乃至同化的程度,才是他该担心的。

    而如果说以上都还算可以及时抽身的小问题,那么当某一天,利里从塞恩混乱狂暴的意识海中看到某些记忆片段,里面涉及到的不少隐秘,就彻底的让他稳不下心思了……

    “利里阁下的目光所及,似乎不在战场之上。这就由不得人不好奇了,当下还有什么比这场战斗更牵动人心呢?”

    回神望向在此前负责控制塞恩的鲍登,利里面无异色,心下却忍不住在想,难道他也发现了什么?这不是没可能,他可是在第一任人选自觉心力不足后,各方公推继任的心灵能力大师,是三任人选当中境界最高者。

    “鲍登大师的意有所指,似乎很肯定不在于战场。我很好奇,大师的具体所指是什么?”

    鲍登微笑着摇摇头:“战场之外有什么是什么不重要,此刻我诺克萨斯的勇士们正在前线浴血,我们还是把关注投向他们,虔诚的为之祈祷与祝福吧。”

    既然鲍登不想多言,利里自也不会平白去过多探问,毕竟言多必失。他的眼神转向漫布前线的诺克萨斯精英士兵,说起来,这批被投放战场的士兵,也与塞恩在某些方面有着关联,同出于二十年前启动的一个说不好对错的庞大研究项目。

    “自从揭示了他们的出身以压低民众和其他战士对于他们成为炮灰的议论和怨忿,还有几人把他们当荣耀的军士?”

    “对战俘、罪民、奴隶及其后代执行魔改,总好过令子民们早早上阵。若说不人道,就请这等人先去弹压一下某些自诩进步的地方直接推动的悖逆人伦的人造人工程。何况这么些年没让他们囿于身份而拿足了军功享够了荣誉,还要怎样呢?”

    摇了摇头,利里引领着塞恩走向了弹射台。

    “不怎么样,民众都接受了,似我们这等作为他们眼中的实际推动者既得利益者,又能怎么样。”

    缓步跟进,鲍登并不诧异于利里的隐隐不满,他不是不满调派人手冲锋陷阵,因为战争终要有人流血牺牲。他是不满帝国上下在这些“炮灰”的身份曝光后,所表现出来的敬畏减淡乃至丧失。

    “征服者享有一切,强者领驭一切,这是我诺克萨斯几百年来的主流思想,没有什么怎么样。”

    “不管谁人怎么样,总之我想多带回几人,准备吧。”

    准备不止弹射装置一处,更有传令前方大军让出一条通道以供塞恩落地后发起强力冲锋。

    “我很赞同你的这个念想和做法,祝你成功。”

    “嘣!”塞恩飞射而出的瞬间,躺于护卫圈中发动心神附体的利里彻底阖上双眼。

    二者合一的新塞恩稳稳落地,快走几步之后迅速调整发动了极为强力的冲锋技能“蛮横冲撞”。从腹部的灵魂熔炉中传来的魔能动力混合强横肉躯的斗能动力,推动着塞恩快速狂猛的冲向了目标阵地。沿途刮起的狂风,吹灭了不少灵智低下避之未及的骷髅兵,吹开了地球方的拦截火力,却丝毫未曾吹拂到被血灵护盾罩住全身的塞恩。

    一转眼,塞恩已冲入阵地连连撞毁六处掩体设施,才在变身巨力形态飞速赶到的基妮特?桑蒂?维诺拉的飞石加锤击之下停住,而两者的碰撞所产生的冲击波,直接崩毁了周边足足四处掩体。

    旋即,烟尘未散的冲击区域里,拳与拳与斧的交击声不断的传至周边。后续跟进的人立刻发力吹散烟尘,因为他们都知道拥有变身之能前的基妮特是一名律师,后来虽有了极其强大的力量,也还是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律师职业上而并不太擅长战斗,所以他们必须抓紧给予支援。

    烟尘散开后,果然基妮特稍处下风,这还幸亏是她听劝的带上了一把巨锤,若然像以前一样只凭双拳去战斗,恐怕会更被压制。毕竟塞恩乃被敌方称为“亡灵战神”,在生前便是一员猛将,死后重生更是附加了一个强大的灵魂熔炉增添战力,又有不断磨合的召唤师附身协助,其战斗力之强不难想象。尤其是在另一方不擅战斗的对比下,就更显其战斗本能和经验上的压制力。

    好在有了外围的支援后,于纯力量上远超塞恩的基妮特,也渐渐稳住了阵脚习惯了战斗的节奏,唯一还需要小心的,只是那灵魂熔炉催发出的邪异能量波。作为仅有力量属性超强并由此附带较高速度的单属性变异者,她能催发的外部能量冲击形式就只有简单的拳脚风压,不小心不行。

    但也正因为专精力量一项,这巨力方显得尤为强大,塞恩身上乃是钉死嵌合的铠甲,也被她一拳一个窟窿的崩碎。

    不过八秒多的时间,不擅战斗的基妮特却也就在友军的辅助下由纯粹招架转为攻守各半再到强攻强压,打的塞恩满身都是窟窿,最后不得不催发一道血灵护盾强行打出一记重击眩晕从而获得转身飞逃的时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