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之地隐于防御圈内的动静瞒不过地球方,地球方的人员火力调整却也就那么无从作假的显露于外。双方自始至终都很明白,这场仗打的就是硬实力,没有什么虚招可玩。

    及至二十二点三十七分,不同于炮火遍空的另一种激烈碰撞,近身搏杀,在接近一半的前沿阵地内越演越烈……

    首先拉开大幕的,是如同炮弹一般从低空弹射飞掠而至的无数敌军,傀儡、魔兽、改造人、召唤生物、精英士兵,清一色的高阶兵种,战力有高有低,但都在C到B阶的范畴!如果他们全数冲入地球方的阵地之内,大部分目标阵地不可能挡得住那可怕的冲击。好在是,层层炮火先行轰灭、击落、打残了大半。

    然而就是那灭之不及的小部分敌军,也时间或长或短的拖住了地球方更多火力和人手,让后续的攻击敢于接踵而至。

    藏身于特殊弹头中的元素系、魂灵系敌军,混在常规炮火之间轰向了地球方阵地。约有百分之七最终通过了火力封锁线,直接进入阵地内,汇同弹射落地后陆续冲入的敌军,持续与地球方内防序列战士展开激战。

    接着,部分A阶乃至S阶的强者加入了弹射序列,瞄准防守力量相对薄弱的十几处阵地冲去,显然是想要在这些阵地中站稳脚跟乃至一战而下。

    对此对全部阵地,不愿人手损伤过大的地球方,都是一个核心指令——能扑灭即扑灭,能坚持即坚持,能增援即增援,不能则果断的且战且退。而依托着后方阵地的支援和掩护,地球方并不担心有序低损乃至无损的撤退会演变成混乱无序损失难料的溃退,现下的事实就是,迄今为止还一次都未曾发生过溃退。

    或者毫不夸张的说,地球方就几乎不可能发生溃退现象,一个个嗷嗷儿叫的烈血战士只恨不得能战到最后一秒多杀他几个,又岂会有溃败上演。若非是系统强令撤退保存力量,士气可用之下反扑必猛必多。

    且这部分战略收缩的才十几处,放到百多万米防线里简直微渺之极,其他大部分的阵地,还是来一波灭一波的现象为常态。只是其间的掩体设施磨损速度不免加快了一些而已。

    其后,掩体还未损去太多,地球方战士们的精神体能却是在连绵不绝的冲击中飞快下降,兵员轮换的频率大大加快。

    换下去的战士,基本都被直接送往战区外。只因无论眼前能够拿到的战果有多么巨大,地球方也始终是以己方战士的生命为重,超出这条线,任何程度的血拼都终归是要拿人命去填,这样的相关提案不会在地球意志那里通过,甚至直接就没人会蠢到提出讨论。

    如此,符文之地以绝大代价加速拿到了一半前沿阵地,期间有部分相对自由的强者陆续匿踪潜逃,然后没能逃开的便硬吃了一波尚未损毁的各设施自爆,最后在炮火中全数化为飞灰。

    至此,弹射暂时停止。一来距离拉大,弹射落地后的兵潮不一定能冲进多少;二是火力掩护不足,炮弹送进的强兵不多,打不出决定性的功效;而这两点,都得等着防御圈的向前扩建去解决。

    于是在炮火的掩护下,明显更为稀疏的炮灰冲击继续吸引着一定火力。

    同时,另一半正处于常规交战中的前沿战线,符文之地显然正做着弹射攻势前的最后准备。而他们也并非是不想仅从一面突破,只是实际作战中却没那么好的事,若放着一边不管,期间的持续消耗完全顶得上甚至会超过加速结束战斗的损耗。况且,地球方不会在一边战事结束之后把机动力量派到另一面吗?有那么好或者说蠢的事吗?没有,不会有。

    所以下一秒,从空中能看到的景象是,偌大一个战场的半圆,突然延伸出了稍有间隔的极多粗线。同样的,没有一个低于C阶。

    ……

    崔斯特·菲特扔出两张卡牌远远引爆了弹头,然后在爆炸冲击波的吹拂下减速降落。

    抽出一张黄牌,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它,因为这个距离点,已足以令他动用逍遥于瓦罗兰之法外的大招直接杀入敌阵之内。

    三色光芒之柱亮起,两千两百米以内的强者气息和光影尽收于崔斯特眼里,那么,命运将指引我去向何方……

    哦?很好,或许该来上一场赌徒的对决。

    只是……依稀感觉无法稳稳拿下,那,还是做一名赢家的好。

    一转念,崔斯特看向了目标左方的阵地,两千一百多米,亦在“命运”笼罩的范围之内。

    洒出漫天卡牌护住自己以防不测,大招二度激活,1.5秒的定点引导开始,黄牌的效力时限将近,但无妨,一转眼就到了……

    “啪!”黄牌命中晕眩了场中领头的一名A+级。

    同一时间落地站稳的崔斯特,紧接着甩出三张三色卡牌,携带着魔力光芒三路前推,中路瞄准了被定住那位大汉。

    “聚!”匆忙上前的一名A级水系散修朝被晕眩的战友用出了外引聚神诀,却未能即刻起到大用。只因为,选择来此,本就是在崔斯特探明了情报的基础上所作的决定。

    “啪!哗!”一张混色卡牌命中另一位前来增援的A级武者,随即散出几十张纸牌遮蔽了他的视线。下一刻,后方飞速追上的两只魔兽将其扑倒,虽立刻被其双拳轰碎,却拖到了后方更多的魔兽和改造人冲来,陷入了鏖战……

    失去了三名主要强者的轰杀牵制,地球方一时之间无法再有效压制住符文之地弹射和炮射来的高阶兵种。无奈,此时方清醒过来缠住崔斯特的法比奥下达了撤退的指令。

    基于原本的强势压制,多出一个撇开大招后仅有A+级游斗战力的崔斯特并不能太过改变力量对比。只是平衡被打破之后,没能及时消灭的敌军一多,力量的对比才真正开始转变,不得不退。

    却也基于这点,地球方是从容有序的且战且退,损伤并不大。但这种瞬间从轻松压制到必须撤离的境遇,让这一处阵地的地球战士们颇感压抑,尤其负责此地内防战事却被率先晕住以致局面改变的法比奥,更是郁怒非常。

    而从过往资料和当下实战中验证了崔斯特并不擅长正面作战只能游斗无法轻逃后,法比奥已经默默发誓要在断后期间拿下这个狡猾恶徒的狗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