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族领,方晓雯注定不能像一般人那样与谁细致长谈修行之事,谏议者审慎的迅完成,其他多数时间是她在指点又或巡视鼓舞将要参战的三千多族中勇士。?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从战区外到龙脉的这漫长战线,三千多苗裔勇士在右侧占了一段不算短的阵地,比其他非国度势力要长了不少,比如与之守望相对的左侧阵地,便是由两个门派和一个家族势力协同防守。而除了这些各有特殊火力辅助枪炮的小阵地之外,便当然是各国分划承担的综合火力阵地占主体。

    随着战区内的炮火轰鸣越贴近外围,大封锁线和龙脉战线处于前端的战士们,不时的会起身探望。但更多的,是遵从指示平复激动存养精神体能。第三道大防线还有万多米纵深,防线后还有两万米缓冲,还远未到激动的时候,他们不会允许自己尚未接战便因心力折损而被调走。

    只是这般的临战等待也真的颇费心神,及至此刻,很多的士兵已被轮调到离战线稍远的营地歇息休养。他们大多埋头就睡,努力的积攒着重上战场的精神头儿……

    第三道大防线内,正在纵深一万米处长达11932oo米的阵线上奋战的勇士们,压力与激亢并存,精神体能消耗的极快。其次是后方漫长阵地里的中远程火力操纵射者,压力稍小,激亢却不小,不如此也应付不来频率极快几无大口喘息之机的激烈战斗。

    虽然战线的越来越长让符文之地无法再保持全线出兵,哪怕是此前的稀疏出兵当幌子都不行,那样更亏。却也相应的,地球方各阵地的中远程火力配置占比不得不逐层提高,以覆盖打击间隔越来越宽的各阵地空隙。

    换句话说,地球方在总的面积杀伤上仍保持着收割效率也即整体不断扩大,却在单处阵地的近防力量上,稍稍的减弱了些。

    而在符文之地不顾损耗系数越来越高也要保持总量倍增缩短推进时间的态势下,单处阵地突破加快的现象也就更为凸显。但也没奈何,保持总体的大平衡还能灵活抽调少许火力支援形势危急的单个阵地;反之则某几处能多坚挺一小会儿也没多大意义,周边没了照应,一样得先就随着整体节奏后撤。

    由此再去看逼的总体火力一直占优的地球方持续微调前沿火力配置的整体战况,除了最前沿密集交火区域的战线越拉越长需要处于前端能够最及时反应的火力做出改变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敌方的总体火力建设步调也渐渐跟了上来。

    占去了11.3354万平方千米的战区,符文之地的导弹炮火力量给地球方的压力越显见大。总量上自是仍拼不过,却占了个由内而外的攻击面积大防守面积小的便宜。当然,相应的也就是被打击面积集中而需打击面积分散的劣势。地球方的战果收割自然也就越见丰硕。

    总之,符文之地求得了时间压缩,地球收获了战果翻倍。前者付出了海量的投入,后者付出了预定的割舍。没有谁愁苦多深,也没有谁欢喜多大。

    当然了,以某话唠Boss的习惯,肯定是先温言让地球众人理顺心态保持积极,然后自己转头就会跟瑷嘟哝两句没有意义的废话。因为她知道瑷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她什么,事实也正是如此,倒给某人省了一顿“训练”。

    ……

    “机械增强体和药汞增强体的每波屯兵量又加大了,弹射台新修规模也在扩大,一会儿来不及撤的器械会更多了,烦。”

    源自祖安大力研的炼金药物型人体改造增强,相对水晶能源型改造要廉价些,却不见得就会稍弱,反而在初始直接形成的战力上比之更考究个体逐步掌握掘的水晶能源型改造要快要强。唯一的不足是对人体负担伤害极大,前路渺茫。

    可在当下出现的这些改造增强体,显然也还只是炮灰,配合掩护更强者进行快突破作战的高阶炮灰。那么这唯一的不足也就不是什么不足,因为他们本就要死,于是改造的更显粗糙了一些、彻底了一些、量大了一些。

    “继续降低常规士兵占比吧。”

    从早先符文之地开始于防御圈内积攒强者和强力兵种,地球方也就同步开始减少前线的常规士兵占比,越往前留的越少。以防止敌方的强硬突袭造成己方较大规模的损伤。

    与之相应的,心态过关的近战系能力者逐步填充进去,要在敌方的突袭之下以最快的反应和攻伐将来犯者迅葬送。

    “嗯,连同递进增补,都已经通过系统传达了。”

    必须补而不能提前降低总体火力,是以某些原可以撤到后方继续使用的火力器械也就只能继续顶在前沿,这个占比在逐渐增大。仅有部分难造、贵重的设备,依旧按原计划原份额在较为危险的时刻提前转往后方阵地。

    “那个治疗者撤了,看来真是快了。”

    大半力量用作攻击,则自身防御必然削弱,提前撤走敏感人物是题中应有之义。

    “呵呵,放来引完仇恨,也终归是舍不得这么早就放弃。不过他也真是够小心,一会儿我们得看顾那么多人,杀个把人的事儿,才不至于那么着急。”

    瑷的表述则不同:“筹码还是筹码,他没有舍不得,是不想在这个时间点稍稍分心。”

    “嗯哼,一句话把你绕进来了吧,这下还不是跟我一样吐槽了那家伙的无情运算。”

    “便又如何。”

    “不如何,小小绕一下,无需说教吧。”

    说也可不说也可,放在此刻,自然是没心思去说。

    “眼看将留更多的血,想来你比我难受些。”

    没错,作为与众生联系颇深的地球意志,再是嘻嘻哈哈,也掩盖不住内里的关切隐痛。

    “打到现在无甚损伤,你我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阵痛,是战争不可避免的过程……不要再多想了,作为士气的最核心源头,你这时候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空的确是想过,这最后七八千米也都干脆让了,不在现下便与敌军硬碰。可谁都知道这不行,这是以最低损伤消灭敌方强者的最佳时机,所以即便是她,也不能动摇无法动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