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方方说出对星球意志的猜疑,是因为娜美很清楚最高意志不会在意这点“小事”,无论是她的态度,亦或一个族群的生命。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且这一点,符文之地的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她相信索拉卡能够理解,她希望众星之子能给予她们鲛人族一定的帮助支持。

    “你的担忧不是没可能,但那仅限于事态出星球意志掌控,而不会是他主动将谁作为筹码推入绝境。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你要明白,在符文之地那片星域,没有几件事会出他的掌控。”

    鱼尾一晃,娜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诸多星灵本体?难道不是和我们的星球意志同级?”

    “当然不是,大部分星灵的依托,乃是一个没有生灵存在的荒凉星球,特殊一点的也就是烈阳、皎月这等被外界生灵每天关注乃至寄托心灵的星体,又或者像冠以战争、启示、保护等寓意寄托的星体和星座。那么,听出点什么来了吗?”

    娜美更加惊诧了:“生灵的关注、寄念、信仰会让星灵更强?是我们成就了最特殊最强的那一批?”

    “大体没错,然后你反过来看,他们只间接获得了可能会变化的一小部分,星球意志却始终直接加固定的享有着包括但不限于感念在内的绝大部分助推因素,孰强孰弱还用想么?”

    无可否认的,娜美对最高意志的怨念消减了许多,只因有把握的去做某一件事和没把握的尝试,区别极大。但事关重大,她必须更谨慎的深入比较和确定。

    先符文之地也有从信仰寄托中蕴生并决定强弱的存在,比如祖安的风暴之怒迦娜,便是那里的人们常年祈祷航海中能够风平浪静而蕴生的指引护佑之神。不过她曾因一条运河的建成而被人遗忘渐渐消弱到连青鸟形态都维持不住,后来生大灾变让她再次被记起并呼唤才又重新强大起来,不太符合某些星灵没有生灵关注亦亘古恒强的表现。

    所以,娜美的最终参照是弗雷尔卓德从古至今的守护者,寒冰魔法的化身,冰晶凤凰艾维尼亚。自从有了北方冰原,她就诞生并守护着那片大地,以凤凰涅槃的形式一代代存在,并未听闻过也实际看不出必须靠信仰维持威能。由此再看,她占着守护这条与星灵们战争、启示等类似的感念寄托之处,寒冰也被恐惧又或推崇着,倒颇为符合星灵概念。

    于是,由不得娜美不心惊,弗雷尔卓德虽大,却也才只是一颗星球的一小块6地,便有如此强势的对应守护灵。那么在漫漫无垠的星空当中,那些占据一整个星球乃至几个星球的星灵,该多强?

    “终究都是能以星为名的存在,他们的强已不是我所能揣测,即便相对最高意志要弱,又能弱到哪儿去?咱们只有一位,他们可是很多,而且,虚空之地也有自己的生灵。”

    确实是难以揣测,我若不是曾有着众星的提点,单凭当初由外力推动踏入半神领域的眼光,也恐怕并不能够准确的估量。

    “若站在他们的角度看,强弱是天差地别。所以他们只能自称为星灵又或者是神,却不能被称呼为星球意志。这大概,又得从起源和存在形式上去讲了。简单说,星灵是一个强大的生物,形式多为灵体,需要寄托实物,在星空中寄身星球、在星球内附身强躯。反之,星球意志只会由生灵繁盛的星球在某种未知的条件下蕴生,成形即可勾连众生意志心念并受其影响左右,至此可称为众生意志共同体,成长变强的上限是,无限。”

    这回娜美是真的惊呆了,而当她稍稍回神,她很快想到了虚空世界这个充斥着奇奇怪怪的凶恶生物的空间?还是星球?又或者说是另一个维度的世界?

    “能说说虚空世界吗?”

    “虚空生物大多都思想混乱,所以其主体星球的意志共同体也是偏向混乱,又有星空中其他存在封隔,也就偶尔通过空间裂缝过来一两个,总体不足为惧。”

    思及混迹在符文之地的几个虚空生物,都是靠着吞噬吸收越变越强,真的不足为惧么?

    “为什么最高意志不把科加斯、卡兹克、维克兹、克格莫这四个已成气候的虚空恶兽清除?还有为祸恕瑞玛沙漠卡里克塞峡谷已数千年的虚空遁地兽雷克塞,和她数量越来越庞大的族群艾克塞。这些在他眼里不足为惧,或许还将其当做磨刀石和警醒,可普通民众承受不起这么大的灾难!”

    “星球意志的具体考量我不清楚,但科加斯等四兽,对他来说确实是蝼蚁。至于艾克塞,一般的战士就能灭杀,而雷克塞,几千年也都那样困守在一条峡谷未变多强,岂知不是他的限制?”

    不满仍充斥心头,但娜美知道不该和同样无奈的索拉卡纠缠这个问题。

    “就算是,那光这样也并不够……另外,起码他该帮帮被虚空力量侵蚀而苦苦支撑自身意志清醒的卡萨丁和马尔扎哈吧,却也没听说帮过忙。”

    “没听过不代表没有,虚空力量曾侵蚀的人那么多,现存的就他们两个,焉知里面没有他插手的痕迹?”

    有点儿纳闷了,索拉卡这一直逐条的帮着星球意志说话,倒显得两人的观念越有异了,这还怎么好开口求助。不行,得转换角度直白点探清立场了。

    “你似乎很理解星球意志的诸多做法?理解不支持,还是理解加支持?”

    “一定程度的理解不支持。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其实这事儿很简单,你有许多不满,那我自然不能火上浇油;待你的不满消减的差不多,我也就可以表现我的不满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么,他那种纯计算的无情模式不说大错特错也是相对不符合世情,没几个人会思想跑偏的。

    “谢谢你的提醒宽慰,那,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闻言,索拉卡度停步,侧身微笑。

    “别客气,说吧。”

    “日月运转会周期性的引海洋潮汐,我想,这方面的知识能力,你的掌握程度仅比蕾欧娜和戴安娜稍低吧?”

    索拉卡点了点头,微笑着示意娜美继续。

    “那能否,请你传授一点探查、影响引潮力的方法?你知道,最近由于日月星灵化身的出现,引潮力稍稍的生了些改变,我们以往的观测经验和推论,有时候派不上用场了。”

    “可以,但有一点,潮汐对多数强者没有致命攻击力,对普通人和沿海城市来说却威能太大无法抗拒,因此你必须保证掌握相关知识能力者不会用其伤害他人,任何时候都不能。”

    “请放心,我们也只是想通过掌握规律和微调能力来保证外出族人的安全,攻防手段我们不缺。”

    “那好,等战后我会将相关知识系统的整理成册。”

    感激的注视着毫无其他条件和思考的索拉卡,娜美郑重的行礼致意。

    “谢谢。”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