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毫无滞碍的点头当中,悟慢清晰的感知到了索拉卡的进一步认可,结合易的关系,他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能听到众星意志的争取奥秘,却,听的微惊。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有的人在无数种可能中修得了自己的唯一,有的人,生来便是唯一。前一条路,或许在最后大成之前有太多不确定,连一日或半日前的自己可能都未曾想过那么远,却胜在通常不会有额外的不可抗力关注乃至插手干扰。而后一条路,是几乎就注定了要引来友善的不友善的,以其当时的目光根本看不清楚的层面,来指引提携和阻挠败坏;终能成就者,反是凤毛麟角,比前一条路低了太多。如此……全明白了么。”

    总是与世人一般,脱不开羡慕与不解的悟慢,忽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才总是夭折的多,原来不止是自己懈怠与傲慢,了?”

    又是一道“星之灌注”出手,这需要以自身生命力为引的特殊治愈方式频繁动,让不再具备永生神性的索拉卡变得颇为虚弱。她缓了三息,才在仍然极为庞大的生命本源稀释下,结合高等星能粒子快的补充恢复了当前生命运转所需的半数生命力,然后接着治疗伤员并回应悟慢。

    “重点培养对应重点打击,很正常不是么。”

    脑海中闪过极多疑惑,比如若以此去看,当年那点忤逆,就抵消了唯一?岂不让暗中之人笑弯了腰?又或者其中还有……

    林林总总的思绪,最后只浓缩为一句。

    “自那以后,你甩脱了唯一?”

    “未曾,只或许让她们看出我达不到她们想要的程度,大致,与心性心境有很大关系。”

    “可当年,你已然是永生之人!”

    唔?嗯,一不小心打击到终极追求了。

    “最初令我踏入永生领域的,仅是她们赐予的众星魔法。现在我的寿数,仅是你们瓦斯塔亚各族群的中上程度。少年,你把长寿和永生看的太强了,实际大多数时候,那并不代表心性实力强绝。唯独对那些凭自己的力量推动进化,最终升华生命形态之人,方符合这等关联。”

    身为长寿种族的一员,同时清楚的听闻过长老们讨论瓦斯塔亚各分支的疑似永生之人,悟慢也仍旧耐不住惊诧。因为,索拉卡在实力大降的现在,也仍是稳定在ss+!她绝不是那种空有岁月而无境界之属。

    “你的本身境界,没有人曾质疑过。”

    “境界归境界,心性归心性。小猴子你记住,世间一切事物从大处着眼皆非唯一,唯一只在细处、在变化,修为境界亦不例外。大多数类同的甚至根本就相通的力量形式,能称唯一?力之唯一,只在于心。”

    生命本源力极充沛的索拉卡,生命力的补充极快,却禁不住她行动迅疾的到处施救,于是又一次的稍缓歇息。

    这一停顿,耐不住的悟慢接过话头续上自己的理解,以方便自己可以在索拉卡恢复后,听到没把握的新内容。

    “单以此而言,人人皆是独一无二,可在共性遮掩下,何等样的特殊,才能入了星球意志的法眼?”

    “对他或众生有益的,比如我,是能够直接给予目标不生排斥反应的生命力。往小了说,我能持续救人,往大了说,她们希望我能在关键时刻给她们补充生命力。后者尤其需要我生命形态进化到足够高,否则单有量而无质,对她们那等层次的意义便不大。”

    思虑一转,悟慢很直白的问:“你觉得我能有哪方面潜力?或者,就潜力稍低也找准一个方向去尝试可行么?”

    “你的天分都在战斗上,靠顺其自然是多半不会显现出星球意志需要的功能型。硬找一个方向也悬,每种能够激掌握的能力都有其本身规律,想以心力印照引导其改变结构和功能,很难很磨时间很考心性。而你所求不过战力,花这么大代价去做一件不直接加战力还不一定成的事,成了也得看别人如何处理给好处,不觉得舍本逐末?”

    听完没到两秒,悟慢便放下了这事:“不论强弱,偏重功能,我是没戏了。你看咱家大师如何?”

    “他已达身心合一之境,试试倒也不能说不行,但真论起来,那属于浪费他才能。”

    “嗯哼,彻底没戏了。”

    看得出,悟慢的失望指数不小。

    “你不求靠山不求关注,为什么这般上心?”

    “咱家大师跟你关系很好,我也就直说了,他特别想重兴无极剑道,可这战争期间,谁家都勒紧了裤腰带,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最高意志能出大力帮忙了。”

    “你倒是挺能操心,我看他自己对传承者数量并不强求,他更重质量。”

    点头又摇头:“他是重质量,可是在这样一个万众踊跃修行的时代,我们有义务把无极剑道这样一条上佳的修行路推荐给大众,不能落在其他修行宗门之后。”

    “办是肯定要办,所以就想尽量办到最好,理解。”

    “谢谢……然后你呢?医学院和众星魔法院比我们更需要各类资源,你不会准备光靠挣功勋兑换吧。”

    “不能么?我每天救那么多人,比你们伤人拿到的多几十倍,两间学院还开得起。”

    索拉卡救过之人的数量,仅这六个多小时便过三百,那还是在后方的时候有很多人不用送她那儿,这会儿一来到前线,频率翻了近十倍。

    “能能能,现在最牛的就是你们医疗人员了,而你又是其中最牛的。”

    “我只是占了能力之便。”

    “医疗贡献榜上前五位,哪个不是主要靠能力,动手术挺累,用药是间接,还是能力强。”

    “能力消耗其实更快,我是占着底子厚,塔里克有星灵附体能量充足,娑娜是弹琴的相对消耗小,娜美是方便从河流活水中直接抽取水之精,阿利斯塔是祭品供应足。其他的,便都是限于消耗排在常规医疗人员后面,比如这些我们熟悉的名字,莫德凯撒、洛、奈德丽、基兰等等。”

    “再是排后边儿,也比我们多,哎对啊,问完就该去玩耍了,不打扰医神大人了。”

    说着,他停下了跟随的步伐。

    “你的保命手腕还是比较强,我也就不多管了,自己当心。”

    一挠头,悟慢嘿嘿笑着:“只要不是太重的伤势,嘿嘿。”

    懒得搭理这皮猴,在“救赎”的度加成下,索拉卡迅的朝着下一位伤患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