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调了十几年的冒险和战斗装备,希维尔暂时并没有主动大变的想法,她最终什么也没有从先祖那儿取走。?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唯一放包里带走的,是阿兹尔硬塞的一个远光镜。先祖希望她能偶尔想起了就用这个镜子照向帝都看一看,看一看除了召唤的沙兵外,仅有太阳圆盘陪伴的孤独帝王。

    对此,希维尔无法拒绝。从那以后,她每天都会早晚看一次,让能够感应到的先祖聊有慰藉。

    此外,她已经习惯了用这个能照显任何有太阳光之地的镜子,作为平日间最佳的探查手段。是以在当下的六处(奥金列茨已亡)互相观望的熟人间,也唯有希维尔是不用借助间隔距离不等的固定瞭望台。

    自己这块儿没有波澜后,希维尔第一个看的,是动静最大的右方阵地。

    天降巨石,挡无可挡,倒霉的埃德蒙,根本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堵回后面去了。原因也并不让人诧异,七处阵地前凸,有一处遇到就在对应阵地附近能快赶到的地球方高手,概率算小的了。

    且真要说起来,埃德蒙所在阵地被提前毁去,也算间接给他留了条命。当然,这也是介于落石攻击不好在瞬间突破符文之地防御圈迅秒一人,那自是要优先封堵攻击。否则,真正倒霉的奥金列茨就是例子,在出手僵直的那一刻被锁定瞬秒,要说不是刻意在等,没谁会傻到相信。

    而其实奥金列茨也真的是太倒霉,其他五处阵地都没碰上来的那么快或者恰巧就不远的,偏偏他遇到了个御使飞剑的,那赶来的度自然是不用说。

    更不巧的,是他很相信自己的躯体强度和实力。所以对每个攻击团队都配备的防御型强者,尤其最强的近身守护那一位熟人巨魔之王特朗德尔,就他嘻嘻哈哈的让人们都不用靠的太近。还开玩笑说巨魔的体味他受不了。

    结果,如奔雷一般的飞剑来袭之时,特朗德尔只来得及冲前挥棒击偏了一点飞剑的轨迹,给难得臭味相投的好友保留了半具失去生机的躯体。

    然后,特朗德尔眼睁睁的看着稍稍慢下来的金色飞剑,转了个弯儿绕过其他人的攻击,灵活高的奔回了对面阵地。

    他不是不想拦,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拦不住,ss级强化金属之躯被一剑削去一半并催灭其中的金属性魔力,一半身躯彻底的崩毁。自己这综合也才s+级的近战系真敢纠缠,绝对讨不来好。

    况且,由于人手所限,本身是攻守兼备的埃德蒙,搭配的是偏攻击性的自己,规划的是进行摧毁性的防御。若说要硬扛,自己还不如能够金属化的埃德蒙呢。

    反之,其他六处负责主攻而必然吸引地球方仇恨的六人,攻强守弱,才真正搭配的是防御专家。

    就比如说刚刚这样的情况,跟在艾希身边的布隆,一个“挺身而出”跃前,一个“坚不可摧”举盾,两个已经模式化锤炼到近乎本能的动作,加密库门板也就是布隆的盾极度坚实,想必是能挡下最具冲击杀伤力的第一击,后续也能凭盾牌继续周旋。否则,换别个没有能比肩金色飞剑材质的武器或防具的修为境界出者,都不敢说能一直护得周全。

    这一点,就即便是换个ss级的境界上远的,没好的硬件儿也不一定能有效应对材质锋锐度极快的御剑术。要不怎么说剑修的攻击力是通常而言的同阶最高,越个一两级作战毫不稀奇呢。

    基于这几点,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根从冰霜女巫丽桑卓的宝库里得到的,由永不消融的极冰所铸造的巨棒,特朗德尔终究是没挥着它去纠缠金色飞剑。毕竟不消融不代表不会被刺穿,而这可是他现今主要依赖的寒冰魔力之源头。一旦出现磨损,可怕的老板绝不会轻易帮他修复,那代价一定很沉重。

    所以,战场上有这么多能人,这对手就交给别人好了,我又何必拿着看家宝贝去冒险呢。

    我现在真正该做的,是通过瞭望台记清楚这个可怕敌人的样貌特征,免得下次撞到了还傻乎乎的靠近不跑。这可是瞬间就能分出生死的主儿,还是有多远避多远吧。

    ……

    同样是通过瞭望台,不少人都看出了那头粗鄙兼狡猾的巨魔又在偷奸耍滑了。不然的话,该阵地中所有人合力,多半能困住几秒那金色飞剑,后方的强者便自然会迅上前进行压制。若是运气够好赶上了,一把材质评级至少ss、综合评级起码ss-的纯金系飞剑可就到手了。

    相应的,失了这样一件宝贝,战力乃至修行都主要就靠飞剑的纯剑修的相关评级绝对会掉,至于掉多狠,就要看他手里备用的飞剑够不够好了。而一般来讲,这等材质品阶的飞剑,以地球的现状来看可不多。

    再结合着一名特殊的s+级强者丧生,符文之地的很多人是越想越肉疼,于是纷纷毫不避忌的盯视着巨魔特朗德尔。这分钟,没人愿意在中间加上“之王”两个字,因为他不配。

    ……

    呵呵呵,好歹我看着关系还不错的份儿上也尽力了,后面他都死了还要我怎样。你们这帮只会嘴上逞能的口水侠,一个比一个见宝眼开的贪婪鬼守财奴!换你们在这儿,恐怕见机不对,连第一下都不会使多大力!

    再说了,这金系的飞剑,我自己是用不上,你们当中能高效利用的也少,最后多半还得回炉取材料重新打造合适的装备,那我累死累活打下来给谁?先就极可能会被更强的后来者抢去!其次很可能会被老板直接给剥削去当藏品!最后才顶多换点儿品质绝对高不到哪儿去的冰系相关材料!那我踏马要多傻才会干这绝对亏本的买卖!

    特朗德尔也是越想越气,被盯视的久了,他估摸着自己再呆下去就要忍不住竖中指,甚至朝天来一冰柱了!那时的可能状况,将很不符合他一向的脸厚心黑策略——就算混不到好人缘儿,也不能混成人人鄙视。

    所以曹了个去的,老子,老子忍了!我特么进洞行了吧!大家都特么眼不见心不烦!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