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波对吉格斯陡然推送出的火炮进行的即时拦截,是按照星际战场第三战时其表现制定,打掉了外围的部分诱弹头。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第二波,仍是如此。这倒不是地球方看不出异样,实际从红色的大范围云状气团形态和灵能波动便可当即知晓,吉格斯这尖端火炮更多的是采用了魔法力量构建。地球方自然会有相应的拦截机制调整,却也需要有个准备时间,且其外围的护航弹头显然还是使用原计划的火力配置去消除为最佳。

    第三波,依旧未变。除了同上的原因,还有一点是,“科学的地狱火炮”原先采取的便是抛射推送,比高平射慢了不少。且在现下更偏魔法形态少了很多固体炸药成分后,轻飘飘的根本加不出度,抛物线不得不调整的更高,以致花费时间更长,所需的护航和拦截火力也就相对更多。结果自然不可能于短时间内便见分晓,双方都有足够的时间去期待和应变。

    第四波,些许灵性不低的水火风元素召唤生物缩于特制弹头内打向红云。在稍前一些的弹头炸开几处不大的封锁漏洞后,三系元素生物灵活的钻入其中。飞靠近后,元素生物们的天赋能力6续使出,水元素攻击和少许红云产生了抵消效应,火元素攻击引起了爆炸但未能扩散,风元素攻击搅乱了部分看起来分散但实际却是粘连颇紧的红云。这一幕幕,为地球方得出进一步判断获取了第一手准确资料,其后,元素哨兵们在敌方召唤生物的围剿下纷纷自爆,将前述现象更大程度上的重演。

    第五波,换为光暗土三系元素召唤生物,光元素攻击切割去一定范围,暗元素攻击腐蚀掉等量红云,土元素攻击却被包裹烧焦。这一回,一是继续消磨,二是扩大信息量。总体效果略低于上波,但至此已足够地球方得出相对精准的结论。

    这红云,显然是火系魔法聚敛的能量粒子网,少量固体炸药成分被其包裹于内部,整体呈惰性,不易被引爆。在当前情况下最佳的扑灭方案,是以集束程度较高的光系攻击予以切割,辅之以水系攻击抵消。选择理由很简单,光系和水系攻击相对来说,更不易被敌方防御手段拦截。

    于是在后续的第六、七、八这三波中,“魔法的地狱火炮”被切割掉落三分之一,抵消四分之一,其他方式前后磨去五分之一,还剩六十分之十三。

    然后便再没有第九波,体积大幅缩减的红云与无人阵地进行了亲密接触,造成了一波直径为三十四米的总平米的爆炸,大体也就是714o平方米的标准足球场面积的一半。其威力较大的内环爆炸区摧毁了4处无法撤出的固定设施,威力稍小的外环爆炸区摧毁了3处、严重炸损了1处、轻度波及了5处,被推平削低的掩体约有平均3米的程度。

    怎么算,地球方损失都不大,这主要是得益于机动型火力的大量配置,只要提前获知消息,撤出免损还是能够较为迅的做到。当然,这也是交战范围太广不可能修筑太多固定火力点,所以说,什么事儿的利弊,都只是相对而言。

    同理,若不是战场太大不好面面顾全,符文之地也没这个机会派人放大招。要知道,此前可都是地球方放大招玩儿的。

    而在确定敌方出招情况后,地球方的针对反制也就迅到来。像艾希、金克丝那样凭人力和单体武器加多人辅助,不可能于短期内再射的,地球方先没急着管;优先要处理的,是像吉格斯这种借助大型推送装置可重复运用的固定标靶。

    专程前来对应阵地的,就一个人,且手段是极其的针对。你用炮我也用炮,你用科技推送魔法,我只用人力轰出道术。

    附近众人一愣神间,便见刚刚站定的长相斯文之来者毫不啰嗦的深吸一口气,胸前开始亮起黄色光晕。接着,光晕变光团,维持在半径一米多点,越来越凝实。

    最后,那人只猛地双手一推,那光团便迅疾消失,一恍神间,一道流光划过战场,直奔敌方阵地。

    旋即,“轰”的一声巨响!连推送装置带前凸的防御圈,就那么没了,对,是彻底的没了……

    此术名为,人间大炮。

    ……

    吉格斯很惜命,启动全部激活程序后,没等火炮正式推送他就飞撤离了。当反击到来,离消失边缘才十多米的他,冷汗涔涔的同时不禁想着,如果她像金克丝那般多呆哪怕只两秒,或者没在赶路途中使用“定点爆破”击退自己,这会儿怕是不死也半残了。

    想到这里,他颇为些急切的想看看其他人的情况。而他习惯性的先往左边转头的这一眼,便看见了同样被毁的最近一处阵地上,一向吹嘘自己单论身体强度堪比ss+的奥金列茨,s+级综合实力确为七人之的他,就剩半边金属化的躯体,明晃晃的躺在地上了。

    金系强化者,最终死于飞剑……够讽刺。

    收起唏嘘继续远望,左边还有金克丝和艾希。前者那儿的阵地正在被导弹轰击,但既然才毁去一半,人肯定没事。后者,就更稀奇了,示好还真有用了?居然还没轮到攻击那处。

    那不用说,右边绝对都在被攻击之列。

    转过头一看,右侧离的最近一处,小黄毛正一个“奥术跃迁”位移跑路。可笑,他的大招射程是七处人选中最长,防御也最难,所以他是站的最远啊,况且还有个蓄力过程,对面的针对打击才刚刚出而已。这样也跑的这么急,难怪常常自嘲只是靠捡到恕瑞玛遗迹中的飞升者护符混了个“英雄”名号,很有自知自明嘛。

    只是满脸嘲讽的吉格斯却也忘了,他连最后射都没等就跑了的事实,跟站远离的伊泽瑞尔比起来,也就是半斤八两。

    甚至认真说起来,蓄出长程能量波起攻击的探险家,理智的思考下也怎么都得最快遁走。毕竟波动传播的度,那可是快,慢一丝儿都指不定会被最终追上,而若地球方明摆着会以针锋相对的形式来还击也还不抓紧的跑,那才是真傻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