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对王的相关小因素调整里,由着惯性,先前便已被几度调动过的福守缘,第一个就被“清”出了战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没错,很彻底的调到了战区之外,抗议什么的,全然被无视。

    哦,也有过解释,不想闹出什么投鼠忌器的狗血剧情,所以能够提前避免的,就坚决的予以规避。只不过这份声明……是采取了某些粗暴举措之后才施施然的予以告之。

    对此,单手捂胸躺于车内的福守缘,不能不理解为空是在故意拿捏时间差,然后自己的进一步询问,又被这个故意找茬儿的无良小鬼几句话撩拨的火起,最后就被她“找”到了一个十分牵强的施暴由头……

    相较之下,后续调整就没有额外事故了,各国核心政要,各家各派的领和潜力高绝者,都被相继调到了战区之外。其中自是包括了玉京的陈香、吴越秀,苗家的方晓雯。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有钱有势的权贵并不在此列,各家各派的各级能力者亦然。这一方面是空有自信护住一定数量的人;一方面也是因为身份不一样,说不好听点,他们的牺牲不会影响到地球现下的运转或未来的局面,符文之地星球意志不会花大代价刻意针对他们。

    也是基于此,大部分普通战士的命运不会遭遇不可抗力,毕竟空和瑷加起来,是强于唯一敌手。甚至,在极度排斥敌对星球意志的地球主场,敌人若敢降临,空瑷两人是绝对能够将之吊打。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敌方花费大代价,也未必能取得什么效果。

    且实际上,若非为了保证万全,空可不一定能压住甩出诱饵勾下敌人暴打一顿的念想。比如某个使劲儿装老成的小鬼头,就是一个很好的饵料嘛,反正也不会死,再残点就再残点呗,想想就挺期待的呢,可惜,瑷不让……

    说到瑷,本来的计划是先守在龙脉,等正式开打再瞬间传送。可后来有了诸多民众加入战区,空一个人可就不一定护得周全了。瑷也就只好给龙脉多施加了一层针对性防护,然后提前来到更可能爆顶端对决的战场区域。这也算是一个相关小调整。

    除了以上这些,战区内外环境因素的频繁把控调整,就比较繁复了。而虽然已经足够吊打,却也没谁会嫌主场优势更大……

    做好一系列准备之后,空和瑷并没有盼着这一切都用上,敌人若是不来,那自然是最省事儿省心。就包括前面有过相反想法的暴力萝莉,在能够确保吸引视线的诱饵离远后,也终归是迅的转变观念,不希望生终极碰撞。毕竟再怎么有信心,也比不上完全不给意外生的机会更稳当。

    可,即便是敌方星球意志不会以受伤为代价降临搞事,高端强者集群却铁定是会来。十万米的纵深,敌方绝不会在有机会的情况下任由地球方拖延时间拖大消耗。

    而相关的预兆,在福守缘等人还没远离时,就已经颇为明显。

    比如相对集中的向几个区域加大炮火施压,将掩体设施更快磨损的同时,顺带把对应区域的防御范围更快的向前建设推展,不一会儿便有了七个明显凸出的防御圈。

    接着,第一波的远程大威力法术打击就来了。

    第一波里第一个有动静的,是符文之地一个冰原地带上的弗雷尔卓德部族之女王,寒冰射手艾希。她放出了一个猎鹰之灵,飞向前方对应的阵地,获得沿途视野。最有意思的是,她这样的举动,很难否认是没有提醒并给出地球方相应区域人员做出防御或躲避准备时间的意图。

    虽然实际上也不用她提醒,七个凸前防御圈,目标很明显。

    但总之,她这一举动,既顺了自己的心意,也切切实实的让地球方对其的观感不至于瞬间拨到恨不得立刻杀之的程度。

    剩下该恨的,是她的大招“魔法水晶箭”,真的强。

    以符文之地的传奇武器“阿瓦罗萨的冰弓”蓄力射出的巨大寒冰之箭,是飞行时间越长,最终威力越强,对人有击杀晕眩之效,对物有穿毁冻结之效。

    早先便从星际战场知晓这一特性的地球方众人,附近阵地的中远程炮火立刻抽调出一部分轰击冰箭,对应阵地的几名强者也果断用出远程能力试图将其半道击毁。

    如果单是以战场节奏来说明显在慢悠悠放水的巨大冰箭,地球方的拦截定能奏效。可惜,在巨大冰箭的周边,同步飞着极多的大大小小快慢不一的魔法冰箭,借助冰霜之气的互相增强,一层层的拦下了各色打击。

    见到这一幕,艾希摇了摇头,收起仍在震颤的冰弓,往后方退去了。别的先不说,再不走,有否危险可没谁打包票。她不会傻到认为自己释放的那点善意,能足够她保命。

    艾希离开后不久,外层冰箭便差不多耗尽。然而,被艾希之外的法师人为推动加并附上其他增益效果的水晶冰箭,其飞的越久威力越强的特性已让其无可阻挡。起码,临时能够抽调赶到的炮火不行;漫长的防线里分下来的相应几名地球方强者,也不可能以常规手段挡下,而动用非常规手段,那就不符合总体作战要求了。

    就在几人犹豫之际,系统给出了让他们放下多余顾虑的台阶,明确要求他们不能冲动,应留待后续做持续贡献。

    于是,他们也跟着其他战士简单的避到了两旁,之所以说简单就避开,是因为这道冰箭虽然可称巨大,却也得看以什么为参照。

    若以常规观念去看,那是够大的,可放到横向绵延六十五万米的战场,那也不过才是缓缓增加到直径接近三米,毁也只是相对而言微不足道的一条线上的固定设施。顶多对士气有些影响,但真要较这个劲,己方大范围全灭敌方多少次了,什么壮观场景没见过?这个小意思……

    话是这么说,一开始这样的自我宽慰也算有效。可及至巨大冰箭从身边掠过,一路横推各式建筑直达一千三百米之深,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是禁不住的目瞪口呆……

    尼玛!原来那些被一遍遍震撼的敌人是这种感受么?什么狗屁设身处地的感同身受!不自己实地感受一遍,根本就天差地别!

    这还只是直线型小范围的一千三百米,此前那几千米大范围杀伤到底是有多狠,大概只有敌人心里最清楚了。我们,应该是不会遭遇的吧?系统可是明确说过到了这战斗的后期,没那等可能了,且我方之前的尝试,也明明白白的揭示了这一点。还好,还好……那种未知的感受,真不想感受。

    哎对了,光顾着自己这儿,还不知道其他几处怎么样了,赶紧看看……
最近阅读